第164章 章 颜照此人

    周明怕李承允被颜玉秀利用,忙着传信提醒。

    滕王李世冀,也生怕自己留在李承允身边的小厮小西,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小西传了书信,写了两件事:

    一是李承允意外雪夜迷路,借宿借到了颜家,与颜家兄妹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二是颜家颜玉秀,一力推动李承允惩治了庄头。

    而除了拿人时小北花力气最多外,其他事情上,李承允都是让小西陪着丁三做的。

    小北是周明送给李承允的,这事在靖王和刘氏那边都过了明路,可自己安排的这个小西,身份是卖身到王府的小厮。

    小西的身份,若引起刘氏母子警惕,进而追查的话,滕王怕自己留在明州的人会受损。

    再说,那田庄庄主是刘氏的人,李世冀原本的打算,是让李承允在那庄头手底下九死一生时,让小西出手救人,彻底将李承允给收服。

    现在颜玉秀横插一杠,打乱了他的计划,让他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过是几个孩子的胡闹,何必为这种小事恼怒。”他的智囊席先生见李世冀脸色阴沉,在边上劝道,“反正那李承允逃过了这一次,也逃不过下一次。他这次动手,若是把刘氏母子激怒了,反而更会置身险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爷,您不是说,当务之急,是快点找到先帝遗诏吗?”边上的幕僚也连忙跟着开口。

    结果弄巧成拙,他一提先帝遗诏,更让李世冀恼怒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,转头问道,“遗诏在哪里这事,颜庆洪那一家子身上,还没查出来?”

    负责此事的人,真想打死刚才开口的,这不是将火引到自己身上吗?可李世冀问了,他不敢不说话,“回禀王爷,软的硬的都试过了,那颜庆洪一家,可能是真不知道有遗诏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颜庆洪那儿子不知道也算了,颜庆洪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颜庆洪说自己跟着颜焘到东屏村时,年纪还小,而且颜焘对他也不信任,什么事都没告诉他。他说,要真有遗诏,可能给颜庆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颜庆山家的东西都被他拿走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,王氏死的时候,让颜玉栋四个带了银钱东西去王家村投奔他们舅舅,可能东西被他们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冀想了想,“让小西找机会,将颜玉栋家再搜搜,只要有任何不该他们家出现的东西,都带回来,要是有机会,再带个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李世冀迫切地要拿到先帝遗诏,那是他父皇为他登基安排的伏笔。

    他如今三十多岁正当盛年,正是该有一番作为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王爷,京里的消息,说圣上已经知道您将颜庆洪一家带到蜀中的事了。我们是不是先缓缓,免得太过引人瞩目?”席先生是李世冀刚到蜀中时,就跟着他的。

    王爷这么多年一直稳扎稳打,逐步在蜀中培养势力,可这几年,他觉得王爷有点急躁了。

    “席先生,本王是怕我们的好圣上忽然归天,那就太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勋这几年据说纵欲过度,精气神越来越差了,万一哪天就死在女人肚子上,岂不是遗憾?

    李世勋要是死了,自己就是继位也得奉他为先帝,若是不敬就会受人诟病。

    他逼死了自己的母妃,杀母之仇,怎么能等他死后再算呢?

    “王爷,先帝那道遗旨写了什么?若是知道,不如让席先生仿写?”那个管审问颜庆洪一家的人,看到席先生,冒出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知道父皇留下那道遗旨,是让皇兄将皇位还给本王的,具体的,却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当年他也才十多岁,父皇就要病重不治了,临终跟他说已经写了一道圣旨,交给翰林待诏颜照,让他待李世冀成年之后将圣旨拿出,逼李世勋退位。

    席先生对这圣旨来历是知道的,只能感慨,先帝还真是痴情,答应贵妃要让他们的爱子登基,看李世冀压不住朝局只能传位给李世勋时,还不惜留下一道遗旨,以保爱子将来继位。

    “王爷,那颜照只是个小翰林,会不会将圣旨给毁了?”有幕僚觉得颜照那官位,未必就真忠心可靠。

    “不会,颜照这人名声不显,官职不高,没人注意。但这人却是个书呆子,有股子书生迂腐之气。”李世冀想到父皇当年的评价,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可惜颜照怎么死了?不然他一定会自己将圣旨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父皇留下那些话就驾崩了,母妃为了保他只能自尽殉葬,他带着人来到蜀中。开始几年只敢隐忍,然后一点点积蓄实力。

    蜀中这块封地,别人都以为是李世勋选的,其实,要是按李世勋的性子,真要是他来分封,肯定将自己封到蛮荒之地去。幸好,父皇早就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唯一没算计到的,就是颜照死了,他找了十几年,终于找到了当年颜焘一路遣散的一个仆人,然后顺着那个老仆,找到了建昌县东屏村。

    颜照的儿子颜庆洪,居然是这么一家人,让他实在失望。

    倒是他哥哥颜焘这一支,几个孩子倒是聪明,希望他们不要再坏自己好事,那留着他们,权当是给颜照的恩典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要是一直找不到的话……”席先生担心这么拖下去,会不会不利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那皇兄现在不敢轻易对付我,谁让他没儿子呢,哈哈!”李世冀想到这就觉得好笑,堂堂帝王,后宫佳丽三千,居然连个屁都生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李世勋要是忽然要杀自己,宗室们只会认为他这是滥杀,要是人人自危了,那他的皇位就更不稳了。

    他若是想杀自己,必定会希望拿到自己的罪证,比如说谋反的证据,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师出有名,李世勋是这样,自己也是这样,不过,若是实在找不到遗旨,就得从人上下功夫了。

    “席先生,那个颜锦程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懦弱无用!”席先生一点没客气给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人先生教导一下,也许将来能有用处呢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