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章 丰足年

    李承允和小西,先后收到了信。

    小西看完之后,伺候李承允更加恭谨但也更加沉寂。

    周明的信里,提到年后会来东屏村探望,同时提醒李承允谨慎行事,不要莫名与人交好。

    这后一条,明显是针对李承允所说的玉秀合作之议。

    李承允觉得有点不太痛快,但他知道周明对自己没有恶意,想着年后他过来后,一定要跟他说清楚颜家兄妹没有害自己。

    再想到接到王府书信,让他回府过年,他心里觉得有点憋闷,看看天气还好,待在田庄实在无趣,让丁三准备马车,去东屏村颜家逛逛。

    小北看李承允前脚收到周明书信,后脚又要去东屏村,纠结半天还是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这田庄里冷冰冰的,他也挺喜欢到颜家的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这些事,她正笑眯眯地招待来家的钱掌柜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是腊月中,很快要过年了,钱掌柜送来了五味茶楼干股的分红――除了近百两,散碎银子,还有一张一万两的银票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少东家想亲自来拜会一下颜郎君和颜娘子的,只是其他生意还未料理清楚,实在来不了,还是吩咐我将分红送来。”钱掌柜这一次的姿态摆得更低。

    玉秀手里拿着茶楼的分红,他是五味茶楼的大掌柜,那玉秀就等于是他东家了。

    “有劳钱掌柜了,我们能得这些银子,都是拜掌柜的所赐。”玉秀说得很有礼,也是实话。要不是钱掌柜慧眼识才,找到东屏村来,就没有后续的种种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还得谢谢娘子呢,要不是娘子,我还做不上大掌柜呢。对了,东家说,想年后往北边再开几家茶楼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柜放心吧,到时茶必定供得上的,只是,为了茶楼声誉,以后所有五味茶楼的茶,都会打上两宜茶坊的标签。”

    “行,行,娘子放心吧,这点小事,压根就不是事。”钱掌柜一听玉秀只不过打算在茶上打个名头,一口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大家都有好处的事。两宜茶坊名头响了,五味茶楼自然跟着客者如云。

    两人谈妥了一些事,钱掌柜也不多留了,年终岁尾,都赶着回家过年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玉秀送走钱掌柜,高兴地对着银票大大亲了一口,有钱能使鬼推磨,她得帮哥哥定副好点的弓箭,还有弄几个靶子,让哥哥更能好好练骑射。

    心情一好,走路都带风,到底是一笔巨款,她高兴地将玉栋几个都叫进屋里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玉秀拿起钱掌柜给的银票晃了晃,“哥,这下我们可是财主啦。”

    玉栋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银票,难道他刚才射箭花了眼?他揉揉眼睛仔细再看,真是一万两啊。

    “秀秀,怎么会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茶楼专门卖我们家的茶,生意好啊。有了这些银子,明年我们再将作坊扩大点。”玉秀坐下来跟大家商量,“我们的作坊不能叫颜家作坊了,我们还得请几个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没多少事,我们自己管就够了。”玉栋一听请人,反对道。

    请人就要花钱,他们几个自己看着,还能少请两个人工呢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是农,以后你和小四要是考上了,你们就是仕。家里开个作坊,要是还叫颜家作坊,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玉秀考虑地长远,玉栋想想也有道理,不再反驳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么多银子,我们过年是不是要吃好点?”玉梁考虑很实际的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腊月二十,很快就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少了你吃的啊!”玉秀捏了捏玉梁那明显圆了一圈的脸,大方许诺,“不只有好吃的,还有好玩的。哥,我们二十四去赶集吧?都去!”

    一听可以赶集,玉梁更是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手里有钱,自然要过一个丰足年。

    玉栋拿笔,其他四人坐在边上,一点点记下要采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首先就得买一个猪头、一只鸭和一只鸡。

    东屏村这边过年,猪头是必不可少的,祭祖拜佛都得用。

    所以一到腊月,猪头价格就见涨。

    “猪头我上次到镇上时已经定了一个,等这次赶集时去买来就是了。”玉栋很老成地说。他现在做事越来越有成算。

    “哥,你越来越有当家人的架势了。”玉秀夸了一句,惹得玉淑和玉梁嘻嘻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除了荤菜,素菜是不用买的,家里反正地里种了,其他还得买的就是各类干果蜜饯、瓜子花生。

    玉栋一样样记下来,“炮仗要买多少?”过年总得放几个炮仗。

    “哥,还要买花炮,我们家门口放一个,作坊门口也放一个,要最大的。”玉梁对花炮可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以前玉栋也喜欢,现在他觉得自己是当家人了,就不能想着玩了,就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太大的也不好,我们买三串一千响的小挂鞭,过年的时候作坊门口和家门口都放一串,再留一串正月放。再买是个大炮仗,花炮我们就买一个吧?”玉秀觉得大花炮有点费,“小四,不如到时给你买几个小炮,让你丢着玩。”

    玉梁听说大花炮只买一个有点失望,可一听给他额外买小炮,又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秀秀,淑儿,你们得买个新花绳。”玉栋想起颜庆山在世时,每年过年都要给两个妹妹买些头绳头花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哥,不要啦,我的花绳还是很新。”玉淑想起今年买过几朵头花了。

    玉秀本来也想说不要,可再一想,她要是不买,玉淑肯定不肯买的,“淑儿,我们一人买一朵吧?”

    玉淑听玉秀说要买,不说不要了,想起过年的春联,“我们还得买春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买写好的,我们买几张大红纸,让哥和小四写。”玉秀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大门的对子让哥写,斗福我来写。”玉梁挺有自知之明的,对联他还写不好,写几个斗福还行。

    说起春联,颜庆江觉得人家家里的红灯笼好看,要买一对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间,玉栋已经写满了一张纸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