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章 没胡子的好汉

    李承允来到颜家时,玉栋正收起采买单子。

    玉梁看到他,热情地邀请,“大公子,过年你来我家吃饭吧?”

    东屏村这边,过年这天,会邀请同族之人、还有平时交好的人家,到家里吃团圆饭,以示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李承允摇摇头,“我过年得回府城去,明天就动身,今天是来告辞的。要等年后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对这消息并不意外,毕竟李承允又不是离王府很远,春节这种大日子,肯定会让他回家的,“大公子保重!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李承允常来,玉梁听说他要回明州府,有点失望,“那你可得早点回来,元宵我们这的花灯和舞龙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要赶回来看灯的。”李承允高兴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几人正在说话,院门被拍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谁来了。”玉栋收好纸笔,去打开院门。

    院门外,站着一个很熟悉的身材精瘦的少年,带着皮帽子,围着围脖,遮盖了下巴等处。

    说熟悉是因为身形熟悉,说陌生是因为那张脸有点陌生。

    玉栋看着这人,有些犹豫地叫了一声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啦。”那人应了一声骄傲地抬头,然后想到什么赶紧低头,这一抬之间,露出下巴一片红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,你不贴胡子啦?”玉梁惊讶地叫了一声,一个贴字让武大勇连声咳起来。

    玉淑也笑着说,“武大哥,你原来长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这些日子时不时就来家里,就连胆小腼腆的玉淑,都敢和她随意说笑了。

    “淑儿,小四,来,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啦。”武大勇聪明地转移话题,举了举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是什么?”玉梁听到吃的从屋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四,给,这是北边送来的肉脯。淑儿,这是你爱吃的松子糖。”武大勇往玉淑这边扔过来,目光不经意间,还挑衅地看了李承允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小白脸,仗着靖王府大公子的身份,这些日子老是跑到秀秀家来。尤其听到村里人夸他什么没架子、长得好,他这心里抓心挠肝地难受。

    “秀秀,给,给你买的。”他熟络地走进屋子里,又将一包姜丝糖递给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接过糖,意外地直瞪瞪打量着他,都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武大勇看玉秀一直看着自己,咳了一声想低头,随后想起什么,连忙又抬头摆出一副大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贴胡子的武大勇,原来长了一张清秀的娃娃脸,一笑还有一个酒窝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夸奖,“武大哥,你没了胡子更好看,以后别养胡子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养字,让武大勇听得很舒服,秀秀就是温柔可人,看这说话用词,多让人舒服啊。

    其实,他挺心疼那把胡子的,江湖好汉,谁不是一把胡子彰显气概啊。可眼看着秀秀对那小白脸越来越客气,他心里不踏实了,万一秀秀受小白脸蛊惑怎么办?

    听到玉秀这句夸奖,他觉得自己太英明了,算了,去掉胡子,我也是英雄好汉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啊?”武大勇自在点了,在屋里找椅子一坐,问道。

    玉梁将李承允要离开田庄回府城过年的事说了,武大勇乐得笑出一口白牙,“过年就应该回家嘛,大公子,你是今天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一早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啊……其实今天天气不错,还有太阳,坐马车上路最舒服了。”武大勇真想让他马上走。

    他这淡淡的敌意,李承允自然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也没生气,武大勇这人坦率直爽,就像阳光一样,他那点敌意,更像是小狗护住肉骨头的感觉。其实并没有太大恶意,也不会暗地里害人,反而让人觉得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李承允很喜欢与他说话结交。

    短短时日,他的心境和在王府时比,已经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听到武大勇的话,他毫不在意,反而和武大勇说起路上安排来。

    武大勇听他说连府城大街都没去过,炫耀起来,叽里呱啦介绍了一堆自己到府城时吃的玩的,把大家听得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玉淑帮他倒了碗水,“武大哥,喝口水再说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接过碗,一仰头,一口就喝完了,“这么说没意思,师弟,等我们去府城考武举的时候,让秀秀、淑儿、小四还有小叔都去,我带你们好好逛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武举?师兄,我们连童试还没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的身手,童试必定是一举考过的啊。”武大勇毫不谦虚地说,“明天秋天就去考武举了。对了,我今天来有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得意地掏出一张纸,“我爹终于答应我应考童试了。这童试得找个武秀才写荐书,我爹找了一个,我让那人帮你也写了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,你是不是为了考试,让你爹把胡子拔了?”

    “去,怎么可能嘛,我一张口,我爹马上就答应了。”武大勇吹了一句,下意识摸摸膝盖,为了让他爹答应,他可是使足了苦肉计,跪了一个多时辰啊。

    玉栋接过那张荐书,仔细看了一眼,高兴地说,“谢谢师兄,我还在想找谁帮我写这荐书呢。”

    要应童子试,不论文武,按照规矩,得找个先科秀才写荐书,然后再找村里里正村老等联名具保才能入场考试。

    玉栋要写保书容易,找金福清、金满堂等帮忙签名就是了,可他跟其他武秀才没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武举人在十里八乡人头熟威望高,他想找人给儿子写个荐书那就方便了。也亏武大勇时时记着他,连荐书都帮他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武大勇听玉栋感激,高兴地头仰得更高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也知道荐书的重要,再看玉秀也是满脸笑容,心里闪过一丝黯淡,可惜,自己却是帮不到她什么。

    玉秀高兴地跟武大勇说,“武大哥,这可真是多谢你了,我们一定得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啊,玉栋可是我师弟。不过,秀秀,你上次给小四和玉栋做的虎头香囊很好看。”武大勇眼馋好久了,马上暗示地讨要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给武大哥也做几个。”玉秀笑着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武大勇更乐得手舞足蹈,坐不住,拖着玉栋要去院子里比武射箭,屋里几个马上出去看热闹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