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章 授受不亲

    玉秀手抓不住,从马上摔了下来,那马“咴”一声叫唤,发力狂奔而走。

    玉秀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散架了一样,可那个抓走玉梁的黑衣人还骑马往前,她抬脚跑起来。

    前面官道上行走的两辆马车停下来,有两个骑马的人拦到黑衣人面前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那两人身形有些熟悉,只是头晕眼花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那两个骑马的人和黑衣人打起来,玉秀看到黑衣人被一脚踢下马,叫了一声“小四”,又往前跑过去。

    那两个骑马的人,一人正拿刀指着黑衣人,一人从那匹马上抱下玉梁,玉秀呼哧呼哧跑到那马车后,“小四,你怎么样?你醒醒啊?别吓我啊!”

    “他没事,只是被打晕了。”一个熟悉的嗓音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,把他给我。”玉秀压根没有心思抬头去看什么人,只一把将玉梁抱回来,打量身上有没有伤口。

    她有心抱玉梁,但她自己还发着烧,双手无力,那人一松手,玉梁就往地上掉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那人连忙帮着接住,伸手抱住玉梁,却看到一个影子往自己压过来,他连忙伸手拉住,原来是玉秀撑不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眼看她要倒在地上的碎石上,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,用上力托住了她胳膊,揽住她肩,“洛安,快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这人,正是远道而来的周明!

    周明一手抱住玉梁,一手揽住玉秀,站在官道上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洛安正坐在马车车辕上,看到自家世子爷的窘境,连忙跑过来接过玉梁,低头一看,“咦,这不是颜娘子和颜玉梁吗?”

    周明空出一只手后,揽住玉秀的那只手终于能松动了,听到洛安的话,他低头一看,好像是颜玉秀!

    “颜玉秀,你醒醒!”他摇了两下玉秀没动,头往后仰,原本披散的头发向后滑开,露出了遮盖着的脸。

    她双目微闭,脸颊通红,唇色有点发白。他伸手一探,额头还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从京城快马加鞭赶往东屏村时,路上周明想了种种见到颜玉秀后,如何查事情的法子。

    要从人嘴里知道事情,最快的法子是动刑……到底那么小的丫头,动刑太过了!还是得套话,先套个近乎,慢慢套话,可颜玉秀太过狡诈了!若是直接问……自己和他们兄妹又不熟,直接问人家肯定不会说啊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,结果就是靖王府中那个梳着丫髻、一身素纹衣裙的颜玉秀,不停地在他脑子里脚步雀跃地跳着走着,脸上还带着发了横财时的小得意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对颜玉秀好像有种熟悉,就像曾经见过一样,而且总觉得她应该是一身骄傲、锦衣华服、恍如明珠仙子才对,现在这副狼狈相,跟她不相称,还一副垂死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周明不由心中一慌,弯腰将人抱上第一辆马车,“洛安,你骑马去镇上请大夫。洛平,你送先生先去王府田庄,将那人也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人的身手不错,颜家未必有关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洛安看自家世子爷那一气呵成的动作,硬是将到嘴的话吞了回去,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,将手里抱着的玉梁也送到第一辆马车里,赶紧骑马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周明将玉秀又往里挪了挪,幸好马车里铺着厚厚的毡子,也不会冷。他不由念叨着,“怎么搞得怎么狼狈?”

    看玉秀脚上,只穿了一双白袜,袜边上正有红色弥漫,可能脚被路上的碎石扎伤了。冬日里伤口容易凝结,可要是碰上脏东西伤口烂起来,也够呛的,得快点上药才行。

    他自小跟着成王在北地军营磨砺,处理外伤很在行,马车里也备着金疮药。

    所以,周明连忙脱下玉秀的袜子,找干净的纱布给她把血擦了,倒上金疮药。

    等所有事做完,他看着手里托着的那只莹白**,傻眼了。刚才,好像,自己脱了一个女子的袜子,还给她上药了?

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!脑中滑过这六个字,他像被烫到了一样,连忙松开手里握着的**,又连忙伸手一探重新托住,再慢慢放下。

    路边远远传来吵嚷声,车夫在外面禀告,“世子爷,那边有人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俊脸微红,拿起袜子给玉秀重新套上,心虚地看了躺在边上的玉梁一眼,幸好,两人都昏睡着。

    周明咳了一声,正了正脸色,掀开车帘跳下马车,一双手下意识地反背身后,好像想掩盖什么罪证一样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让洛平送您去田庄歇息吧。”他走到第二辆马车边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全凭世子安排吧。”马车里一个老者的声音,也没露面。

    洛平抓起那个黑衣人扔到马上,跟在马车后往田庄走去。

    玉栋、武大勇等人跑过来,后面还跟了几个村民,看到站在路边一身箭袖棉服的周明,众人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玉栋最先认出人,“周世子,您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武大勇也认出来是明州见过一面的那个高手,叫了一声“大侠”。

    周明听到大侠这称呼,嘴角抽了抽,看向玉栋说,“你弟弟和妹妹都没事,正在马车里。两人都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没有受伤啊?”玉栋听说人在马车上,也顾不得失礼,直接跳上马车去看里面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两人都没事,你弟弟是被打晕了,过会就会醒的。你妹妹有外伤,又病着,得快点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世子,我这就去请大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让洛安去请镇上的大夫了,先让他们两个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跟着玉栋也想跳上马车去看看,被周明一把拉住胳膊,“颜娘子也躺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奇怪地看着他,他当然知道啊,所以才急着想看看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男女授受不亲!”周明义正言辞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江湖中人,不拘小节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颜娘子不是江湖人,是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没话反驳了,嘀咕了一句,“不让我上马车就不上,你脸红什么!”

    周明继续背着手,只当没听见这话,他能说他感觉有点心虚么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