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章 送礼回礼

    周明察觉自己失态,看玉秀生恼,连忙正了正脸色,“对了,你要买的那块地,买好了。”他说着掏出地契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秀接过地契一看,果然是砚山那边的山地,额外还有山脚下的地。

    可再一看那价格,她怀疑自己眼睛花了,将纸往窗户边凑近点再看,“是我眼花了吗?这地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“一万八千两啊,不过我说过,超出一千九百两的银子,我帮你出了!”周明觉得自己这么大方,有些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一万八千两!

    玉秀要不是够沉稳,下意识都会压住嗓门,就要尖叫了!

    前世沈莛才花了一千八百两的山头地,周明这个成王世子,居然花了十倍?她辛辛苦苦做一年,也没一万六千两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贵?”虽然不要自己额外花银子,玉秀还是忍不住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管事说,砚山这块地,南山这边是山地便宜,北山坡那块全是良田,得有几百亩宽呢,还有山脚下一圈田地,也一并买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你见过买一座山还分北山一个价钱,南山一个价钱吗?玉秀很想大吼,这成王府管事,拿自家的主子当白痴啊!

    周明看着挺精明的,居然被人这么骗?

    玉秀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,刚才他提点自己政事,还挺像那么回事的,这一下子,只觉这人从神摔成泥团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地契上,都标注了数量呢,山头田地一千亩,山脚田地两百亩,以山溪为界……”玉秀那鄙视的眼神太明显,周明觉得应该澄清一下。

    “如此,多谢世子爷了。”玉秀将那纸折好,吸气,再吸气,算了,糟蹋的不是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可看看周明那一身穿衣打扮,估计那一身没超过两百两吧,她还是好心说道,“世子爷,您家的管事,最好请一些熟悉农事的,王府买地也让这位管事买吗?”

    “成王府有御赐的田庄,从来不额外买田地。那是给我娘管铺子的掌柜,我让他去办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没买卖过啊,难怪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家那个管事说这么多田地,你要是要找佃户租种的话,他可以荐几个庄头人选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断然摇头,“不用麻烦了,等我哥和弟弟考完童试,我们过去那边看看。”万一推荐的庄头和那管事一样,她可没有一万多两银子随便填补。

    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何况自己还一直有求于人呢!玉秀让玉栋送周明离开时,还送了一匣子礼物。

    周明回到王府田庄,洛安照例打开那匣子一看,又是几盒胭脂水粉!

    “爷,这些,送给谁啊?”京城里谢惠灵送的,都送到内院去了,这边可送给谁好?

    周明觉得,颜玉秀是故意的!自己明明说的是“茶和胭脂水粉不错”,为什么只送胭脂水粉,没送点茶?这摆明了是取笑自己娘娘腔嘛!

    他气得就想跳脚,又坐下了,自己养气功夫可没这么差,“你去挑几把结实耐用的菜刀,送过去当回礼!”他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洛安傻眼,谁见过拿菜刀当回礼的?

    “那个,世子爷,我们府里回礼也有定例,要不,小的去拿笔墨纸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菜刀,两把!”周明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洛安不敢再说了,只好哭笑不得地退出来,他们带的东西里可没这样回礼,他还得骑马到镇上买。这正月还是冷,骑马来回跑一趟,他要冻死了。

    洛安嘴里碎碎念地离开院子,碰上小北推着李承允过来,“大公子,您来啦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出门?”

    “是,世子爷收了颜家的礼,命小的去镇上买回礼。”他没说是去买菜刀。

    李承允想想如今正月十二了,马上就要元宵观灯了,“那你顺便帮我买几盏漂亮精巧的灯,送给颜家兄妹去。”

    洛安答应一声,支了银子出发。

    李承允让小北推自己到周明所住的院落。

    这个田庄只有两进,后院除了靠近前院的几间客房外,还有一套主院和一套客院,李承允住了主院,周明住了客院。

    随着丁三夫妻俩管了庄子后,这庄子里清净多了,说起来,这都是玉秀对自己的帮助。自己还没送过他们礼物呢,趁元宵节送他们几盏花灯把玩也不错。

    李承允想着,进了客院,客院里周明带来的随从看到是李承允,往房里禀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来啦,快进来!”周明笑着迎出来,走在轮椅边上,将人迎到房里。

    洛平送上一壶茶水后安静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明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炭盆,还是有点冷。

    李承允原本就腿上放着一个火笼,两只手抱着捂,到房里也没放下。

    小北帮他把火笼里的炭火弄旺些,看没别的事,跟洛平一起退到房门外守着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汤婆子不用,非要捧这个,听说你里里外外已经烧破几件外袍了。”周明看李承允还捧着火笼,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承允笑着也不反驳,看到桌上放了一个锦盒。

    周明咳了一声,若无其事地上前收起礼盒往内室放,盒子开合之间,传出了淡雅的香气。

    李承允好笑地问,“这是什么东西,这么香?你不是最讨厌这种有香气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天去颜家了?”

    周明暗恨颜玉秀挑的好礼,嘴里只好说道,“是啊,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盒子里,是露华香吗?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去颜家时,经常在他们家闻到。你买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周明明白为何他会一口猜出是什么了,他经常在他们家闻到?想起李承允说的玉秀提议合作的话,他心里,忽然有点不是滋味,自己今天对颜玉秀也提点了,她怎么不提议跟自己合作?

    “不是买的,是他们送的。我拿回来才知道是女人用的东西,颜玉秀真是不懂人情世故,送我这个。”周明嘴里报怨着,带着点亲昵宠溺的语气,这些话,好像一下子就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不禁古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