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章 名师是故人

    转眼到了元宵节,迎龙灯,看灯会,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今年有两个村子做了龙灯,一个村子是布龙,一个村子是板龙,到时两条龙都会从东屏村的桥头舞过,到云昌镇外的空地去分龙肉。

    因为颜家作坊的出名,今年这两个村子都给家里送来了龙帖。

    所谓龙帖,是用红纸写明本村龙头元宵节某时会到贵处拜年,由扎龙的村里派两个人分送,收到龙帖的都是附近有名的富裕兴旺之家。

    如果这家人接下了龙帖,当天这龙就会舞到你家门口来,然后主人家得准备放炮仗迎龙,给红包利市,当然利市多少不限,只看主人家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有些小气的人家,会不接龙帖,那也不会伤和气,大家嘻嘻哈哈一乐,权当多了一桩谈资。

    玉秀早就猜着今年龙帖会下到自己家,几个人已经商量过了,所以来者不拒,两张龙帖都收到了。

    玉梁还看热闹不嫌事大,告诉他们自己家里晚了要到镇上看灯,让两条龙早点舞过来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他促狭,两龙相遇,可要龙争虎斗的。他是想要两条龙斗上一番呢。

    周明和李承允都没见过这民间舞龙,听说了下龙帖的热闹,都说元宵节要来看,顺便等玉栋他们送走两条龙后,他们可以坐马车,跟在龙尾后,直接到云昌镇看花灯。

    为了凑热闹,周明和李承允还特地让丁三爷送了拜帖过来。

    丁三爷与玉栋玉秀早就熟悉了,想着李承允对颜玉秀的关注,每次见到玉栋和玉秀,他都是格外殷勤有礼的,“我家公子和周世子,从来都没见过南方这边的舞龙舞狮,都说十五一早就要过来等着。您这不用特意准备什么地方,反正都是乐呵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栋点头答应了,幸好周明和李承允没要求腾地方,上门舞龙,村里人肯定都会在附近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玉秀拿了一个荷包出来,“三爷,新年上门,这个利市包您拿着,讨个口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颜娘子,祝大郎君和小郎君今年一举高中、独占鳌头!”丁三爷很会凑趣,一听玉秀说讨口彩,说着半文半白的吉利话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道谢,几人往外送丁三爷。

    “三爷,到时候您也去镇上看灯吗?”玉梁在边上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,我跟着伺候公子的先生呢,对了,你们还没见过我家公子的先生吧?”

    李承允的先生,是跟着周明来到田庄的。

    田庄离东屏村还有些路,玉栋几个都没见过,加上最近事情多,也没去问过。

    丁三爷这么提起,玉秀连忙接话,装着打听的样子,“大公子有先生啦?是哪里的名儒啊?”

    “说起大公子的先生,那可真是有名,就是名满天下的唐赫章唐先生。说来也巧,成王府和唐先生竟然相识,托人送书信过去后,唐先生答应来明州看看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说起唐赫章,倒是话多了,“这可真是缘分啊。到了明州,唐先生去府城的一家酒楼喝茶,那茶据说只有这一带有,反正也不知是如何好喝法,唐先生说要是天天能喝到这种好茶,留在江南也值得啊。当然啦,我们大公子资质又好,唐先生哪有不肯收的理儿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,做了李承允的先生?

    前世,唐赫章的关门弟子是谢惠灵,如今,李承允也做了他的学生?

    玉秀想到在明州街头,玉栋救下谢惠灵时,周明也在场,难道是周明找谢惠灵从中说和?

    丁三爷又说起这唐赫章是如何名动天下,锦绣文章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年前跟着李秀才读书,也听过唐赫章的名字,听丁三爷提起唐赫章,听得很用心。

    玉秀面上赞叹地听着,手脚却感觉有点发凉。

    又是一桩和前世不一样的事情!

    前世,自己托赖唐赫章过了几年清心如意的日子,却也因为他那一句“美姿容,艳色殊”,被登徒子们追捧。

    丁三爷说完之后告辞,玉秀就有些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,怎么了?是不是病还没全好啊?”玉栋看玉秀脸色有点不好,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只是想着这样有名的大儒,竟然就在王府田庄里,这世上的事,可真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到底是大公子才能请到这样的先生,要是小四也能跟着求学就好了。”玉栋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刚才乍一听到唐赫章要来,就想到前世自己的身份是他的姨娘,生了尴尬和惧意。却忘了如今可不是前世,现在,她还是颜玉秀,不是什么云湘君,更不是唐府姨娘妾室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玉栋的话,玉秀心中一动,让玉梁跟着唐赫章求学?

    玉秀一直觉得玉梁年纪小,如今还有几分欢脱,希望找个饱学又端方的人让他言传身教一下,跟着唐赫章好吗?

    唐赫章前世得了风流才子的名声,还从金尚书手中讨要了自己。

    但玉秀住在唐府内院,并不觉得唐赫章是风流之人。他对妻子很长情,唐府正院中,所有布置都留着唐夫人去世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要说他不风流,他一把年纪出入秦楼楚馆,写过**词艳曲。遇到文会等还喜欢带着自己出门招摇。或者,这算是真名士自风流?

    当年玉秀一直没想明白,她在唐府后院过得怡然自得,从不多问多打听。

    不过,唐赫章是名闻天下的大儒,被几大书院争相邀请。

    他治学严谨,文采的确很好,是个饱学之士。

    人品上,唐赫章不古板迂腐,但是忠君爱国,讲究圣人之道,称得上深明大义,是个端方之人。

    再说,要是玉梁能跟着他求学,不说学问如何,这名头可是一等一的。何况谢惠灵将来可是帝师,玉梁要是拜在唐赫章门下,不就是帝师的师弟了?

    她越想越心动,刚才那点尴尬和惧意丢开,盘算如何才能说动唐赫章,收下玉梁。对于唐赫章的喜好,她还是知道几分的。等过了元宵节,就想法子求见唐赫章,想来李承允应该愿意帮着引荐说话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