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章 元宵灯会

    丁三爷刚才说唐赫章今晚也想去看花灯。

    玉秀打着让玉梁拜入唐赫章名下的主意后,给玉梁就要重新收拾了,按着唐赫章的喜好,给玉梁换了衣裳。幸好她年前趁着空闲多做了几套,不至于没合适衣衫。

    这么一忙碌,就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今年元宵节天气好,傍晚时分,红彤彤的太阳挂在西山,还不肯下去。

    玉秀忙着将家中几只鸡喂好关进了鸡笼里,又把蓝妞给赶到灶间那边去,小黄的牛栏也得把门关严实。

    舞龙的上门后,万一声响太大,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,就太失体统了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太阳完全落下,天地一片黝黑中,东边一轮明月探出头。

    月辉清冷,可今夜无人管它冷不冷,正月十五历来是年的最后一天,过完这一天,才算是新年真正开始,所以,这一天,也是分外热闹,一个“闹”字,让元宵变得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玉秀刷碗洗锅,玉淑帮大家将衣裳给拿出来整理好,等玉秀出来,颜庆江几个已经穿戴一新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看都没什么纰漏,就是玉淑的头发太过素净了,“淑儿,来,我帮你重新梳个头,买的新头花戴上。”

    玉淑满脸笑意地答应,坐到椅子上,玉秀拿了梳子,不过片刻功夫,就给玉淑挽了双螺髻,两边各戴上粉红色头花。

    玉淑穿着粉色袄裙,衣裙上绣了花开富贵图,脚上绣花鞋也是跟袄裙一样的花开富贵花样,鞋上的两只蝴蝶小,可绣得很精致。这一身绣活,费了玉秀不少工夫。

    “淑儿长大一岁,更好看了。”玉秀端详着,颇有“我家有女初长成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淑扑哧笑了,“姐,不知道的以为你比我大一二十岁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失笑,还真是。

    玉淑又催着玉秀换上衣裳。玉秀自己绣花没有玉淑这身精致,一套青色袄裙,佩了红色香囊,让她更老成几分。

    今晚要迎龙,玉秀梳了稍显老成些的垂挂髻,也戴了了新头发。

    五个人在家门口摆上香案,案头放上龙帖,村里像红婶、荣嫂这些人,已经早早就在河堤路上占了看舞龙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很快,石桥头那边传来动静,玉秀还以为是龙来了,原来是丁三爷带了几个家丁开路,护送着李承允和周明过来了。河堤路人多,他们将马车停在了村口。

    一般接龙时只有自家人在家里,所以也不能请红婶他们进屋坐。

    周明和李承允两个身份特殊,也没人跟他们说这规矩。

    要是往日村里人还会关注一下两人的尊贵身份,今夜却是没人管他是王爷还是世子了,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等着看龙。

    玉栋连忙上前将几人接到家里,到了门口,周明和李承允都站住脚步,往两边让开,执礼恭敬,他们身后一个穿着皂衫的清瘦老者越众上前,笑着当先走进门。

    玉秀站在院门内迎接,一看那老人,虽然比自己前世见到时年轻些,可那面貌,果然是唐赫章。

    李承允给大家介绍了,玉秀再见到唐赫章,心情有些激荡,叫了一声“先生”,声音都带了点颤抖。

    她连忙假装忙碌地让到一边,掩饰失态。她掩饰很快,加上屋外人声不断,别人都没注意,只有周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,龙来啦,龙要来啦!”石桥头那边,忽然传来大喊。

    唐赫章也是因为从没见过南方这接龙舞龙的事,布龙北方也有,可板龙却是头一次听见。所以听说龙来了,也顾不上其他的,都朝村口张望。

    玉秀站在院门口,看到村口东边官道上,一片火光舞动,看那样子,还得走会儿才能到。

    玉栋趁着这时间,在门口挂好了一串挂鞭,又准备了三个大炮仗,就等龙灯到了后,放炮仗迎接。

    官道上那条火龙绵延近一里,在路上翻滚闪动,喊声震天,原来是板龙先到了。

    板龙是拿长板凳连接的,像这次这条板龙,据说接了一百条长板凳,这长度,可以绕大半个东屏村了。板龙舞动起来很危险,因为太长,舞龙的人力气要是不够,就会被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村口的人纷纷叫嚷着,拉住孩子让开路。

    很快,先有四个敲锣打鼓弯进河堤路,这是为龙头开路,他们走到河堤路半当中时,一只巨大的龙头弯进东屏村。

    锣鼓来到玉栋家门前,玉栋连忙点起三个大炮仗,每个炮仗都是二踢脚响炮,“砰啪”两声,连站着的地都觉得在震动一样。

    玉栋又点起那一千响的挂鞭,噼里啪啦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颜庆江拉住玉梁捂住耳朵,玉淑捂住耳朵靠在边上,玉秀也捂住耳朵往边上躲了躲,周明看她那躲避的样子,想不到她也有害怕躲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很快,鞭炮放完,龙头也到了院门前,那龙头很高,像玉栋这个子,得有两人高。里面是竹篾先扎出形状,外面糊上白纸,然后纸上画了龙须龙眼,那一对龙眼内点了灯笼,看着就像是真的龙眼精光外湛地俯视众生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大龙头,得六个成年男子才能抬着舞动。

    在龙头前有个举着彩球引路的,龙头对着院门一点,就有人高喊道“金龙一点头,财运时时有!”玉栋听到这话,就将一个利市红包放到金龙龙嘴前的空挡处。

    这帮舞龙的估计是打算在玉栋家好好收几个红包,龙头紧接着又冲着院门点了一下,舞龙队里齐声高喊“金龙二点头,添丁又进口!”

    这吉祥话一出,屋内屋外笑声一片,有人喊道,“这红包不能给,人家还是孩子呢!”

    也有人喊,“这快点给个大红包,玉栋,你今年就可以娶媳妇啦!”

    嬉闹声里,玉栋又拿了一个红包放到龙嘴前。

    那群舞龙的又凑趣喊道,“金龙三点头,状元到门头!”显然他们打听过,玉栋和玉梁今年要下场应试了。

    幸好玉秀多准备了几个利市包,冲着这句好口彩,她直接挑了一个大的递给玉栋,玉栋又放到龙嘴前。

    舞龙的看到玉栋这几个利市给的厚实,那龙头越过香案,往院门内伸进去,“金龙进门口,世代出公侯!”

    这是答谢的意思了。龙头伸进院门内舞动几下,然后退出开始绕着院墙舞动。龙身上彩绘了八仙过海、寿星捧桃等各种故事图案,每段龙身都点了两盏灯,整条龙照得周围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玉秀让玉淑和玉梁两人端了糖果碟出去,给外面的大人孩子分吃糖果点心,也算是大家同乐的意思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