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章 武老太太

    那婆子上楼之后,就听到楼上环佩玎珰,显然正在挪位置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丫鬟站在楼上楼梯口,“老太太请颜家郎君和娘子们上楼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嘀咕了一声麻烦,领头上楼去,玉栋拉了玉梁跟在他后面,玉秀和玉淑挽着手上楼。

    “姐,我……我不喜欢见他们。”玉淑说不出怕什么,只是觉得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些人说话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淑儿,挺起腰。等会按姐教过你的行礼问好就行了。”玉秀捏了捏她的手,安慰道,“姐在呢,别怕。我们只是去给武大哥的阿婆问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有玉秀的话,玉淑觉得心里安定些,走的步子也正常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走上楼,戏楼中间,正对戏台处摆了一张八仙桌,供着神位。

    绕着八仙桌边上,摆了六张圆桌,圆桌上坐着的都是梳了妇人发髻的,空着的那几个位置,应该是各家小娘子的。楼梯对面的屏风后人影闪动,偶有笑声传来,应该是各家小娘子带着丫鬟避在后面。

    对着戏台的主座上,坐了个两鬓斑白的老太太,身后站了两个年轻媳妇伺候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武举人的母亲、武大勇的祖母武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这老太太在云昌镇也很有名。听说原是一家大户人家里放出来的丫鬟,武举人的爹那时也只是个普通耕读之家,就上门求娶了。

    这老太太倒的确是大户人家出来,有过见识的,武举人在她督促下苦学,终于中举了。

    听到旁边楼梯处传来的声响,那老太太头也未回。

    武大勇一上楼,大步走到老太太身边,“阿婆,我师弟和……他们来看您啦。”他总算还知道要避忌,不能直呼玉秀的名字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无所谓,但武家这样自恃有些身份,可讲究女子闺名不能随意让人知道的规矩。

    武老太太听到武大勇的话,训了一句,“过了年可十五了,怎么还这么毛躁。坐这儿,陪阿婆看戏。”然后才慢悠悠地略略偏头,显然在等着玉栋几个走过来。

    玉栋几步走到主桌边上,长揖见礼,朗声说道,“给老太太请安。”玉梁也跟着作揖,玉秀和玉淑行了福礼。四人礼节一丝不错,行礼的姿势还都不错。

    楼上众人听到这声音,不论刚才是有意没看,还是真看戏入迷了没注意,此时都转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仔细看,灯火通明处,玉栋兄妹四个站在那里,让人惊叹真是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玉栋今年十三岁,因为在田里劳作,肤色略黑。可他一身深蓝箭袖长衫,面容沉稳,挺直的鼻梁显出此人性子刚毅,整个人看着就是正直之人,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他边上站着的玉秀,衣衫只是不起眼的青色,可那张脸,五官细致肤色白皙,那种美难描难画。小小年纪,已经难掩丽质。这要再过几年,恐怕是倾国倾城之貌了。

    玉淑站在玉秀边上,神情略有些拘束,可一看她梳着丫髻,年纪还小,那点拘束只让人爱怜。

    玉梁则是粉团般可爱,白白圆脸上一双大眼睛,看着就机灵聪慧。难得是才六岁的年纪,站在玉梁边上,胸脯挺直,一点儿不见怯意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都叹息,这四个孩子,光看这相貌打扮,真是一点儿也不像是庄户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甚至有门第略低的妇人,已经动心地想着,这几个月颜家声名鹊起,财源广进,看颜大郎这相貌堂堂,若是能考个功名,倒是一门好亲事。闺女一过门,就是当家主母了。

    玉栋等了一会儿,看武家老太太没声音,告退道,“贸然上楼打扰老太太看戏了,我们兄妹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武老太太本来还想着自己不开口,颜家兄妹四个必定会局促不安,还想等他们露出窘态再开口。没想到人家不仅没窘态,还落落大方地走人了,只好开口道,“既然是季方的师弟,不如过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玉栋想了一下,才想明白季方应该是武大勇的名字了,不由看了武大勇一眼。师兄还真是什么都要出人意表,这要路上乍然听到都不知道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武大勇被玉栋那一眼瞪得,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肩,他是真没想这么多,只觉得大勇这名字,很有江湖人气概啊。糟糕,秀秀不会觉得自己骗她吧?他连忙又讨好地看向玉秀这边。

    他那眼神,没逃过武老太太和他亲娘武太太李氏的眼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们是和几个朋友一起过来的,还是先告辞了。”玉栋很不喜欢武家人看玉秀的眼神,那种毫不掩饰的打量防备,让他有些生气,直接硬邦邦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多和朋友玩倒是好事,难得你们有礼,这些小东西你们拿着玩。”武老太太说着,管事婆子拿了一个托盘,将三份见面礼送到玉栋四个面前,唯独没有玉秀的。

    “你边上的是颜娘子颜玉秀吧?过来,让我好好看看。”武老太太又示意玉秀过去。

    玉秀松开玉淑的手,缓步上前走到武老太太边上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听说你们父母双亡了?我倚老卖老说几句,你可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阿婆……”武大勇听自家阿婆这声气有些怪,哀求担心地叫了一声,被武太太李氏捏了下手,示意他闭嘴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是年高之人,教导晚辈,晚辈自然洗耳恭听。”玉秀淡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你们兄妹四个年纪还小,又没长辈约束,有些事情可能知道地不多。比如说,这大家闺秀,女子的针线活可不能轻易给外男。”

    玉秀还没开口,玉栋已经气得直接说道,“老太太,武家也有闺女,我家妹妹自有我这当哥哥的在。”他大步上前,走到玉秀边上,“告辞了。”说着就想拉玉秀走。

    “颜大郎,你看着就是好孩子。不过女孩子心思,你也未必知道。颜娘子,你若真对我家季方有意,妻是不可能的,念在你是季方师弟的妹妹,贵妾我还是答应的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