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章 周明冒酸

    唐赫章这话说得有礼,可那内容太吓人,武举人只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    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这身份,等于是读书人的康庄大道啊。

    唐赫章的弟子不多,可被他承认是弟子的,无不是官印在手了。

    年前他听说,连登州谢家的谢惠灵,都拜在唐赫章门下学习了。玉梁竟然是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那将来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玉梁听了唐赫章的话,马上大声应道,“先生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楼上传来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哎呀老太太晕倒了,快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,老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惊呼,就听到上面脚步跑动、凳子落地的混乱声。

    原来,周明和李承允两人说话的声音都不轻,武老太太在楼上听见,只气了个仰倒,再听到唐赫章的话,她只觉当众被人把脸都打肿了。

    要是还是当年当丫鬟的时候,别说是听几句刻薄话,哪怕真被打耳光,她也能受着。可人受追捧习惯了,气性就大了,她气得手脚一阵发冷,只想让人把楼下那些人打出去。

    她还没发号施令,早有机灵的武家下人,受武举人指示,从另一侧楼梯上去,将楼下几人的身份跟老太太说了。

    对武老太太来说,唐赫章还算了,可靖王府大公子,成王府世子,她只觉得手脚又一阵发冷。

    刚才是气的,现在是吓的。

    一气一吓,两眼一翻,就这么晕倒了。

    武举人连忙让两个儿子去请大夫给老太太看诊,尴尬地扎扎着手,不知道该留客好还是送客好。

    “武老爷家好热闹,你忙吧,我们还是看灯去。来来,玉栋,小四,你们别为不相干的人坏了兴致啊。”周明却是压根不管他人仰马翻,哈哈一笑,拍着玉栋的肩膀当先走出戏楼。

    他那些话是对着玉栋说的,眼睛却是看着玉秀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武老太太这些话,简直是污了女子名节,还暗示玉秀送香囊是想高攀她孙子,实在可恨。

    不过颜玉秀也可恶,好端端地干嘛送武大勇香囊,还亲手做了送。难道送给别人的,不该去买一个算数吗?再说,自己在这也几天了,也没少照顾他们兄妹吧?怎么没看到送自己一个?

    他一下担心玉秀,一下又觉得玉秀可恶,眼神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玉秀被他看得有些奇怪,武老太太那些话,她都没被气到,怎么周明倒像是疯癫了?

    走出戏楼,丁三爷和洛安带了人在外面迎接着,一路挤到人群外。因为戏台子上唱得正热闹,看戏的人没多少注意这边的。

    周明一群人离开戏台后,听到后面脚步声响,转头,看到武大勇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秀秀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跑到玉秀身边刚想说话,玉栋已经走到玉秀边上,“师兄,你有什么话,跟我说吧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看看一脸冷意的玉栋,又哀求地看着玉秀,看得时间太久,连眼眶好像都有点酸涩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武大勇那样,不由叹息,“武大哥,我们没怪你。只是你家阿婆说得对,以后,还是避嫌些吧。你阿婆也是为你好,刚才那楼上的,都是和你门当户对的小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她们!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由得了你吗?”周明看武大勇孩子耍赖一样的样子,在边上闲闲地问道。

    武大勇一噎,“秀秀,我……我不会听家里摆布的!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听他那话的意思,想将他叫回来,周明却一把拉住她,“别管他!这种一看就没长大的孩子,你还哄他啊!”

    玉秀有些无奈,“周世子,武大哥只是有些鲁莽,他是个好人,你刚才那话,会气到他的。”她只想跟武大勇把话说清楚,周明这一句话,直接把人给气走了。

    周明一听,心里却不是滋味,自己好心好意帮她撑腰说话,她还埋怨自己?

    难道她真喜欢武大勇吗?不可能,她怎么可能看上武大勇。周明直接否定了,可心里的酸气还是止不住地冒上来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脸色有些不好,又安抚地说道,“我知道世子爷是好意,其实,我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。刚才,多谢世子爷帮我们说话。”她笑着行了个福礼。

    周明觉得她那安抚有点哄小孩的味道,可嘴角,还是忍不住翘起了,算她还知道好歹。

    李承允在前面看周明笑盈盈地看着玉秀,那眼里的笑意,好像要满出来了,忍不住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周明回过神,矜持地点头,“也就举手之劳,不用多礼了,何况你弟弟可是我表哥的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今晚的最大意外!

    唐赫章竟然直接将玉梁列为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,重生后的周明,真是和前世相差太大,没有前世老谋深算,也没有前世的城府,或者,这就是未经磨难的少年陈大人?

    周明那句话话音一落,玉梁转头问唐赫章,“先生,你真愿意收我?不是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骗你做什么。”唐赫章被他说得一笑,“说收你就收你,不过你要是不好好读书,丢了老夫的脸,回头手板心天天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疼!”玉梁大声说。

    周明扑哧一笑,“小四,你就不能有点出息,说不会挨罚的?还不怕疼,讨打啊?”

    玉梁一想,还真是这道理,挠头嘿嘿一笑,又跑过来跟玉秀说,“大姐,我们还看灯吗?”

    “看啊,走,到镇外看分龙肉去。”玉秀自然不会被武老太太这点小事坏了心情,何况唐赫章主动收玉梁为弟子,这可是大好事。

    一行人又走走停停来到镇外,这时的镇外,板龙在那边空地上盘旋飞舞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分龙肉啊?”周明好奇地问玉秀。

    “就是将板龙拆了,只不过不是好好拆,而是靠力气,谁抢到一块,就表明今年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要抢一整节龙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本事抢一整节啊,你看龙身上,基本能抢到一块就算厉害啊。那些纸很薄,一扯就破,最后除了板凳,什么都不会剩下的,图的也就是这份热闹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