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章 武大勇离家

    周明听说没人抢下整节龙,有点不服气。他问了分龙肉的规矩,叫了洛平过来,两人脱了外袍,守在边上。

    等龙开始急速摆动,大家叫着分啊拆啊时,他和洛平两人飞身而起,直接托了一节龙身上抬。

    龙身是一个个竹圈连接的,周明和洛平看准了第三节龙身,直接一前一后拉住两个竹圈一拉,龙身马上脱离板凳了。

    舞龙的看两人竟然直接飞身过来,愣了一下,可龙头龙尾没看到这边,还是舞动起来,第三节龙身这几个人被摔得差点飞出去,连忙抓紧板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明和洛平已经抬了一节龙身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抢到整节啊!”

    “看那样子,应该是是外乡人啊,好厉害!”

    旁边围观看热闹的,都鼓掌欢呼起来,还有人往这边拥挤过来。

    周明得意地对着四周抱拳答谢,又看向玉秀,双眼亮晶晶,好像正等着夸奖的孩子。

    玉秀只好跟着鼓掌,跟着玉梁叫,“世子爷好厉害,洛平好厉害!”

    周明听到后一句,有些郁闷地瞪了洛平一眼,要不是这龙身不好下手,真不想拉他一起下场啊。

    洛平接收到主子的眼神,很自觉地后退,再后退,直到退到灯光找不到的暗影里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这龙身抬回田庄去?”

    “带不回去的。”玉栋在边上接口说。

    周明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,就看到一只手伸到龙身上,刷一下撕了一块走了,“抢啊!快抢啊!”眨眼功夫,他们抢出来的这节龙身,就被人撕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周明和李承允等人目瞪口呆,丁三爷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上前呵斥几句!竟然有人明目张胆地抢成王世子的东西啊!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们不知道这些人什么身份,反正今日金吾不禁、普天同庆,尤其是这分龙肉,更是重在一个抢和一个拆字,越是抢得厉害越表明今年风调雨顺。

    玉栋几个开始还强忍着,颜庆江看周明那一脸呆样,拍手大笑,惹得玉栋四个也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明僵着脸看面前一片狼藉,看着看着,也忍不住大笑起来。从小到大,还没人敢抢他东西呢!这风俗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几人玩得尽兴,坐了马车回去。一路上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赶路回家的人不少,有些住得远的,走回家可能都天亮了。幸好月亮高挂,路上连灯笼都用不着。

    他们到东屏村时,已经半夜了,玉栋几个下了马车回家,周明和李承允也忙着回田庄歇息。

    玉梁已经撑不住睡着了,趴在颜庆江背上睡得口水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几个人还没起床,就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还是玉秀听蓝妞叫唤,披衣起床出去开门,门外却是几个武家的家丁,领头的是个管事打扮。

    那管事看到玉秀,倒是有礼地抱拳行礼,“颜娘子,打扰了。我家四公子昨日离开后就没回府。我家老……老爷和太太挂念得很,不知道四公子有没有到您家来。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老太太和太太,话到嘴边,想起昨夜那场闹得,这时提起老太太,人家未必愿意搭理,连忙话锋一转,说了老爷。

    玉秀听说武大勇没回家,有些意外,“昨夜戏台前告别后,武大哥就往戏楼这边走了,没有跟我们一起走啊。”

    那管事的听说武大勇也没在这里,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会不会去洪师傅家了?”玉秀提点道。

    “一早就找过了,四公子往日会去的地方都没人,我家老爷才吩咐我们到您家来问问。这里再没有,都不知道该上哪儿找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栋听到说话声音,也起来了,听说武大勇不见了,也有些担心,“师兄没跟家里说一声吗?”

    “以往四公子虽然也会置气,可从来不会夜不归宿,这次……唉,这能找的地方都找了。”那管事无奈地说着,拱手告辞了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以前说起明州府那边的武家族人,或者你们去那边找找啊?”玉栋对武老太太不满,可对武大勇却是关心的。

    那管事的应了一声,带着人又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玉秀想起昨晚武大勇那句“我不会听家里摆布的”,他这是逃家了?

    昨夜戏楼上武老太太说了那些话,今日武家四公子就离家出走了。这中间的关联,让人多想的话,对玉秀的名声也是有碍的。

    可武大勇却没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他想着昨夜周明鄙夷的神情,再想着家里人人都管束他,却不怎么管束他大哥,为何?就是因为他大哥考上秀才,算是有出息了嘛。

    他抱着这想法,觉得要想不受家里人摆布,就得有出息。

    可他学文是摆明不行了,那怎么办?江湖中人,当然应该出门闯荡!

    他昨天被周明一句话气走后,就回到府里收拾了几件衣裳,还有银钱等物,然后打起包袱骑着马走了。

    元宵之夜,城门不禁,他连夜出城压根没人发觉。

    武大勇也没想好该往哪走,索性,他就一路往北而行。

    武家人在云昌镇找人找得鸡飞狗跳时,他已经跑出百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武老太太觉得是颜玉秀这狐狸精勾引了自己的乖孙儿,让平日乖巧的孙儿竟然离家出走了。

    “季方能到哪里去?哼,肯定是颜家那丫头将他藏起来了,等着我们服软,答应让她进门呢!”武老太太在家里喝骂不休。

    武举人苦笑着让伺候的下人管住嘴。他母亲可以糊涂,他却不糊涂,那夜成王世子、靖王府大公子和唐赫章,对颜家兄妹可是维护有加。

    老太太这些话传出去,不是摆明要得罪那三个吗?

    武老太太心里也未必不明白这点,只是,她被玉秀揭了短,恨不得将玉秀踩到泥里才甘心。

    武老太太骂得多了,自然就有闲话传出来。

    那晚戏楼上附近的乡绅不少,就有人将话传到了颜家。

    玉栋担心武大勇去哪里了,正想去武家打听,听到这些话,气得就要找武老太太理论,玉秀劝住了,这种闲话,若正经当个事,反而更让人说道。

    她让玉栋将心思放在四月童试上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