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章 坟前黑影

    过了正月,武大勇还是没消息,玉栋求到了周明这边,周明倒是很快打听到一些消息。武大勇离开建昌县后,在砚山那边一个镇上结识了几个江湖人。从那之后,就没其他音信了。

    玉栋让人将这消息送到武家。

    武举人亲自带了大儿子,到王府田庄来拜谢周明,被丁三爷拦住,只说大公子和周世子都不在家,又告诉武举人周世子会管这事,是因为受了颜大郎的请托。

    武举人讪讪地告辞,让人给颜家送了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丁三爷倒没骗他,李承允和周明真的不在家,他们陪着唐赫章,去颜焘坟前祭扫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到颜焘的墓碑上简简单单写了颜焘之墓,不由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原来,唐家和颜家都是靠近蜀中的青州人氏。

    唐赫章和颜焘自小同一个授业恩师,同年考上秀才,又是同年中举的,那一年唐赫章是青州解元,颜焘屈居第二。两人雄心壮志,进京赶考,没想到居然都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那年名落孙山,回乡不久,你们太祖父过世,第二年太祖母又过世,你们阿公在家守孝,专心教导你们叔祖颜照读书,打理家业。你们叔祖考运不错,倒是一路顺利,最后中了进士,留在京中做了京官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上京城讲学时,还和你们祖父见过一面,那时候,你爹才三岁吧,比你现在还小呢。”颜焘摸了摸玉梁的头,回忆道,“再后来就听说你叔祖出了事,我就没你们阿公消息了。没想到他带着一家子迁居到东屏村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那我阿公家在青州还有人吗?”玉栋听说祖籍青州,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颜家好像也是迁居青州的,你们阿公就你们叔祖一个兄弟,颜照上京时,你们阿公将青州的宅院也卖了,在京中置业安家,青州也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唏嘘了几句,“小四跟你们阿公小时候,长得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也说小四像阿公,我长得像他。”玉栋回忆起颜庆山也说过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阿公知道你们都这么懂事,一定会欣慰的。”唐赫章在颜焘坟前絮叨,“阿焘,我和你小孙儿有缘,收他做我关门弟子了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在坟前倒了三杯水酒。

    玉栋几个在边上烧纸钱。

    一阵山风吹来,纸灰滴溜溜旋转着,有几片绕着唐赫章的衣角盘旋。

    李承允怕山间风冷,在边上劝唐赫章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,反正我在这边还要待些时候,不怕没时间找你叙旧。”唐赫章收了伤感,拍着颜焘的墓碑玩笑地说了一句,转身下山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陪先生他们先回去,我在这看着火星。”玉秀怕纸灰还未化尽,若是被风吹着碰到干枝枯叶,极易引发山火,就留在最后。

    颜庆江和玉淑在家里没来,玉栋答应一声,当先带路,唐赫章拉着玉梁,小北推着李承允先行。周明带着洛平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颜焘这坟头每年清明冬至都会扫墓添土,坟头已经很高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坟边有杂草开始缠藤,索性拔些草,绕到坟后时,感觉不对劲,不由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行人里,周明落在最后,他耳朵也尖,听到玉秀这一声,转头走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看!”玉秀指着坟头边的草,轻声说,“你看这些草茎。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正是万物复苏、莺飞草长的时候。

    玉秀指的那块地方,长着一片野草,可几株稻搓菜和小飞蓬都匍匐在地,茎干从半当中折断了。

    这两种野草很常见,茎干有小拇指粗细,又是在坟堆后,不可能被风吹断。

    周明看了一眼,颜焘的坟地是在北山半山腰,只有一条村民砍柴踩出来的山路通到这边。

    周围没什么人路过。

    “这里长着的小飞蓬之类的,牛羊不爱吃,不会有人到这边来放牛羊。”玉秀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山风阵阵,吹动了山林枝叶,发出哗哗声,一时间,让人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玉秀不由捏紧了拳头,那些人,盯上了阿公的坟墓?她不由一阵恼怒。

    “洛平,查看一下。”周明叫过洛平吩咐道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让到一边,洛平蹲下看了那片地方,又顺着那里往坟后走去,坟后不远就是山中密林,灌木丛生,浓绿遮盖中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到前面,跟他们一起先回去。”周明看玉秀捏紧的手,到底还是孩子,会害怕吧。他柔声让玉秀先走。

    玉秀一愣,她想留在这亲眼看着,可再一想,自己又不会武功,若是后面藏着人,打起来她帮不上忙,反而添乱,点头应道,“我回去叫几个人来,你们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回来添乱,我让小北他们几个身手好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明嘴里的话被玉秀堵住了,看玉秀拎起提篮,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前走,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,总觉得……就说一句小心,走得这么快?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周明的纠结,这条山路有几个拐弯,左右两边都是灌木矮树。玉栋他们已经看不到人了,应该是拐弯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得走快点追上他们。

    玉秀往前走了几步,刚走过一个拐弯时,就觉得听到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经常上山的人,很熟悉风刮树叶的声音,而在她身后的灌木丛里,穿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,肯定不是风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里,肯定有人!

    她此时站的地方,离周明他们较近,可是她若是想往回走,却等于要走过发出声音的灌木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,又是想抓自己的话,他们肯定是想等自己再走远些,再出来动手。

    玉秀捏了捏提篮,一只手在提篮中寻找,假装不经意地转身往回走,嘴里大叫,“喂,酒壶,带回来!”

    她这声音叫得很响,周明和洛平肯定能听到,她只希望灌木丛后若真有人的话,能拖延片刻。

    可惜,她话音刚落,灌木丛里马上跳出两个黑影,迎面扑过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