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章 你只是女子

    玉秀看到那两人都是黑巾蒙面,露在黑巾外的眼神,看着自己如看着死人一样,他们往自己这边扑来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山道四下无人,她一瞬间想到的,就是不能往下山的方向跑!

    万一玉栋他们听到声音回来看,或者万一自己跑下去刚好在路上遇到,他们怎么是黑衣人的对手?

    她叫了那声后,也没见周明和洛平应声或出现,苦笑地想,这下,可躲不开了!

    她没学过武,躲不开,索性不躲了,站在那看着他们冲来。

    是会死,还是会被抓走?应该,会被抓到滕王那里去吧?

    这些人,跟附骨之疽一样,缠着自己兄妹几个不放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很恨叔祖颜照,甚至还有点怪阿公颜焘。

    他们,尽了所谓的忠义,却将麻烦丢给后人,为什么不帮后人想想?

    明明所谓遗旨是颜照拿的,明明圣旨之事是颜庆洪在那臆想,明明是颜焘养大了颜庆洪这只白眼狼,偏偏,现在面对困境的是自己,是自己兄妹几个被牵连在内!

    她要是被抓走了,哥和淑儿、小四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那两人看玉秀不叫不躲地站在那,倒是犹豫了一下,互相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可能觉得玉秀是吓傻了,他们也没将一个女子放眼里,一人放慢速度停下望哨,另一人还是直直扑过来。

    玉秀脑中转过这些念头,其实也不过一瞬间,想到了哥、淑儿和小四,她一咬牙,蹲下身子,将提篮往头上一举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没想到她忽然躲开,手没停抓住提篮,玉秀一手在地上抓起尘土往前扔,一手拔下簪子刺入黑衣人的大腿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猝不及防地发出“啊”一声惨叫,这叫声,比刚才玉秀喊的还要大声。

    趁着这片刻功夫,玉秀抱住头直接往左手边一滚,倒入身后的灌木丛里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周明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玉秀睁眼看到周明和洛平出现了,周明正往自己这边冲过来,可她刹不住自己后滚的冲力,还是直接往下面倒去。

    左手边是山脚,地势低,灌木杂草丛生。她一倒下去后,居然没被灌木卡住身子,反而是直接往山下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牢牢抱住头,只要不摔死,就没事!不,自己要是没摔死,就要让滕王有事!

    玉秀闭眼心里发狠想着,然后,她不知撞上什么,失去了只觉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,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了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都痛,她动动手脚,还好,手脚都在,自己也还活着,真是上天保佑!她睁开眼睛,看到床前坐着玉淑,窗外还是亮堂着。

    “姐,你醒啦!”玉淑眼也不眨地看着床上动静,玉秀眼皮刚抖动几下,玉淑已经惊喜地叫出来,“姐,你吓死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淑儿……没事,你看,我不是没事吗?”玉秀想拍拍玉淑安慰,手举起发现两只手包成了球一样。

    “淑儿,是秀秀醒了吗?”玉栋在院子里听到玉淑的声音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哥,小叔,小四,姐醒了!”玉淑跑到门口说了一声,又跑回来,“姐,你还有哪里痛吗?要不要喝水?我让大夫再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秀眨眨眼,还没说话,玉淑已经跑出去叫大夫了,她想说自己想喝水的啊,淑儿居然变得这么性急了?

    很快,玉淑拖了一个大夫进来,却不是平时经常请来的胡大夫。

    那老大夫一把年纪,走过来先帮玉秀把了脉,又问了几句,“没事,小娘子命大,山上滚下来,没伤到脸,骨头也没事。就是撞到树上,脏腑略有震伤,不过养些时候就好,手上身上都是擦伤。”

    幸好那片山坡不算陡峭。现在又还刚开春,山里的刺藤等野草还没疯长,玉秀的棉衣也还未脱下,穿得够多,只有露在外面的肌肤被树枝石块等刮到了。这些都是皮外伤,不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,上山失足滑落摔倒是常见的事,老大夫安慰了几句,出去开方换药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再睡儿,等会儿我去煮些粥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还不饿,周世子呢?”玉秀举起球一样的手,压住玉淑的手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外面坐呢。是周世子送你回来的,吓死我们了。他派人去请大夫,让人送大公子他们回去,自己还在我们家呢。”玉淑说得又急又快,“姐,你再睡会儿,要不我坐边上,做针线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玉淑一下变得多话了,跟只陀螺一样在房中打转,拿起针线篮子,却压根忘了要做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,她是吓坏了!“淑儿,别怕,姐在这儿呢,姐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玉淑终于哇一下哭出声,趴在被子上一边哭一边死命隔着被子抱住玉秀,“姐,我们都好怕,你要是出事了,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他们四个人回家了,不怕杨花儿要卖掉自己姐妹,也不怕颜庆洪要抢家里的东西,有姐在,就觉得安心。要是姐没了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玉淑那一声痛哭,屋外的人听到以为出了什么事,只见一道人影,周明从房门冲进来,一下就站到了玉秀床前,玉栋几个也跟着从屋外跑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就看到玉淑扑在床上抱着人哭,玉秀睁着眼睛,一只裹成球一样的手正拍着玉淑的背。

    周明意外地看看床上的玉秀,看着好些没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玉秀苦笑,“淑儿,快别哭了,你再哭,被子都要湿透了。哥,你带淑儿去洗洗脸。”她将房中的人都打发出去,只留下了周明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人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抓到一个,可服毒自尽了!”周明沮丧地说,当时他忙着下山救人,洛平一对二刚拿住一个,另一人就跑了,被拿住的那人也服毒自尽了。

    周明沮丧过后,又有些不满,“你为什么不跑?不叫救命?”

    “叫救命也没用啊,他们速度很快。我想往回跑的,可路被拦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一边叫一边往山下跑!”周明觉得她这样聪明的人,怎么会想不到往回跑就是羊入虎口呢。

    “往山下跑,我哥、小四和唐先生他们都在呢,万一遇上了,误伤怎么办?再说我想过了,若是被抓住,我们定的那法子就可以……”玉秀有点说到一半,看到周明越来越阴沉的脸色,剩下的话就咽在嘴边,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用你的法子,不是要逼你担当,这事你一个人如何施展?”周明看她不再说话后,过了一会儿,才说道,“颜玉秀,你只是个女子!”这一句低语,似叹息,似敬佩,隐隐的,还带有几分怜惜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