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章 狭路相逢

    周明点点头,刚想让洛平退下,忽然想到玉秀跟他说的事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个主意,“把那黑衣人衣裳剥下来,你穿上去找颜庆洪,看他是什么反应。若他说了什么,全都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有安排人暗中盯着颜庆洪,滕王却再没派人来灭口。

    要么是颜庆洪实在是不值一提,灭不灭口滕王都不放在心上。要么,就是留着颜庆洪胡言乱语,对如今的情势有利?

    不论是哪种情况,他想到玉秀刚才说颜庆山是被黑衣人打伤的。颜庆洪既然见过,不如试探一下。若是颜庆洪身边有滕王派人暗中注意着,打草惊蛇一下也不错。

    洛平苦了脸,穿死人衣服,这也太晦气了吧?

    可周明的命令,他不敢违抗。于是,他苦着脸走到院中,认命地将那黑衣人给扒了衣裳。

    洛安就站在一边,看看洛平,再看看地上那被剥成光毛鸡一样黑衣人,觉得洛平是故意拿死人在泄恨啊。太可怕了,死人都不放过,拿来泄恨啊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寒噤,离洛平远些。他只是个小厮,可不要做护卫。

    洛平看他没出息的样,鄙夷地看了一眼,没出息,难怪一辈子只能做个小厮。

    待剥好衣裳,洛平将那黑衣人带下去处置了,自己决定还是等到晚上再去。大白天穿着这一身黑衣跑来跑去,吓到人怎么办?

    洛平在田庄中一直等到夜色擦黑,才出门往韩家村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身打扮,自然得选无人处走。在这边待了这些日子,他知道从东屏村的东山穿山而过,到韩家村是最近的,又不会遇上人。

    可洛平没想到,他刚刚在东山走了一段路,就遇到了人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算遇见,因为那人是晕倒在路边草丛里的,他一脚踩歪踩到了一只手,一看一个人倒在那。想着春寒时节,这人倒在这,万一冻死可怎么办,就将人给扶起来,想给他挪个稍微避风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刚蹲下身子,那人发出一声惨叫,“别杀我!求求你,别杀我,我什么都没看见,都没看见啊!”

    那凄厉叫声,连山下村里的狗都惊动吼叫了,洛平一把捂住那人的嘴,“再叫就宰了你!还叫不叫?”

    那人瞪大眼,先使劲摇头,又使劲点头,然后,他自己可能也糊涂了,不知该摇头好还是点头好,就傻乎乎地瞪大眼看着洛平。

    洛平看那人年纪不大,衣裳穿戴应该是农人,只是比起其他农人,这也太细皮嫩肉了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不在家待着,在外面跑什么?看着自己吓成这样,看着就没什么胆量。

    他吓唬两句之后,松开手问道,“你刚才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看见,大爷,我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不知道啊!您饶了我!饶了我吧!我……我只是偷只鸡而已,从来没干过别的坏事啊!我发誓,您饶了我,我以后再也不偷鸡了!”

    这个人,却是白延郎。他又哭又求,赌咒发誓,生怕被面前的黑衣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原本觉得今天运气还不错,现在,白延郎只觉今日的运气真是背透了。

    下午他去姐夫家,找他姐拿点钱花花。拿了钱,他姐留他吃饭。

    他吃完晚饭回来时,路过韩家村,不知道谁家的鸡跑外面没回去,四下无人,他就顺手牵鸡,抓了揣怀里。

    从韩家村回东屏村,他觉得还是从山路好,免得抓的鸡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爬到半山腰坐下歇会儿的工夫,看到几个黑衣人,提刀杀气腾腾地往韩家村跑。他再没见识,也知道那些拿刀的不好惹,结果一个没注意,怀里的鸡跑出来,他直接两眼一翻吓晕了。

    等他睁开眼,就看到穿着和那些人一样衣裳的洛平,以为人家要杀他灭口了。

    洛平连吓带诈,将这事给听清了。看白延郎哆嗦着又要晕过去的样子,真觉得这小子命大。人一晕过去,呼吸就缓慢了,他那只鸡将黑衣人的目光引走了,倒是让他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不许叫,也不许晕!现在直接往山下走,不许回头!”洛平看他那抖成一团的样子,威胁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延郎一听不是杀他的,手脚着地,连滚带爬就往山下走,速度还挺快。

    洛平想着白延郎晕的时间不会太久,这条路是通往韩家村、坝子村的,那帮黑衣人肯定是往韩家村的可能性为大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若是回田庄叫人,只怕赶不上。想到白天在自己手里自尽的黑衣人,他一咬牙,将蒙面巾戴好,继续往前赶路。

    快到山脚时,洛平放缓脚步,只见靠近山脚的一个隐蔽处,传来一点微光,伸长脖子一看,他差点拍掌大笑,这运气实在太好了。那里有三个黑衣人,跟自己身上这身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人都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那三个人不知要办什么事,在这里是等人还是消磨时间?

    “头儿,要等到什么时候?他们两个怎么还不来?”一个黑衣人问坐在当中的一个身材魁梧的人。

    “再等会!那两个派去盯颜玉栋那一家了。再不来不等了,我们直接先去。记着!等会进村就分头行头,不要留活口!”

    洛平吸了口冷气,他们这是打算去屠村?然后,心里不由一阵恼怒。在北地时,那些北地蛮人经常屠村,男女老幼,鸡犬不留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些畜生,要跟北蛮一样!

    他只有一个人,以一敌四根本毫无胜算。这时,他不由后悔,硬生生急出了一身冷汗,听他们的话,他们显然是兵分两路,还有两个在东屏村盯着玉栋兄妹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则直接去韩家村,打算将颜庆洪那一家还有韩家村全村都灭口了!

    洛平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却想不出有什么法子,要么,他去韩家村报信,让村里人快跑?

    好像,也只有这法子了。

    洛平悄悄往后退了两步,站直身子,就想转身往山脚跑,忽然,肩膀上被拍了一下,“喂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