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章 傻子才不跑

    洛平吓了一跳,下意识往后跳了一步,左手上抬挡脸,右手就想去摸腰间藏着的信号弹。

    左手举到一半,他忽然想起自己戴着蒙面巾呢,挡个鬼啊。

    他摆出戒备姿态转身,对方也是黑衣黑裤、黑巾蒙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来?暗六号呢?”对方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感情是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?

    洛平学着对方压低声音,“他在那盯人!”

    “四个孩子加一个傻子,盯了两天,竟然还没抓回一个。等回去,你们两个等着吧。”这人有点幸灾乐祸地丢下一句,转身往火堆边走去,“头儿,暗五来了,说暗六还在东屏村盯人。”

    那头儿走过来,打量了一眼,“走!”

    洛平落在后面,就这么跟着他们往前走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深夜,韩家村里一片寂静,偶尔有几声狗叫响起,更显得暗夜凄清。

    那四个黑衣人在村口看了一下,显然早就来踩过点了,那个魁梧的头儿指着最北面的破屋说,“颜庆洪那家就住那!你们四个从其他三面摸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自己当先往刚才所指的破屋冲去,其他三人往东西南三面扑去。

    洛平往前走几步,闪身先跟到一个黑衣人身后,拔出匕首直接刺去,那人猝不及防,被他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洛平放出信号弹,转身又往最近的西边一个追去。

    信号弹升空,拖出长长的一道亮光。村里的狗被惊动了,汪汪汪乱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啊?”

    有村人在点灯,还有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几个黑衣人脚步一停,就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啊!”东边有开门出来看的村人遇上了黑衣杀手,传出惨叫。

    洛平已经走到西边那人身后,想要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那人警觉性提高,转身躲开,“暗五,你敢对自己人下手!”

    洛平压根不管他叫什么,近身搏击,必须尽快得手。就算田庄那边的人看到自己的信号弹,赶到这边还得要时间呢。这四个人的身手,自己以一敌二可没胜算。

    所以,片刻功夫他已经刺出了十几刀,那黑衣人躲避不了,一下被刺中肩膀。这个黑衣人倒是够狠,硬生生往后退,任凭肩膀被划出血肉,闪身反击。

    那头儿一家冲进破屋的竹篱笆内。

    颜锦鹏一家也听到动静,颜锦鹏想拉开房门看看发生了何事,刚一拉开门,就看到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往后一退,就觉得胸前一凉一痛,韩氏在他身后,看到眼前一团血雾,“救命啊!杀人啦!”她尖叫着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黑衣人身上砸去。

    颜锦鹏倒地后神智还清醒,他看黑衣人提刀往韩氏那边去,鼓起余力一把抱住了黑衣人的脚。

    另一边屋里,颜庆洪居然也探出头。他此时衣裳已经换上干净的了,也没镇上那种疯癫相,显然神智有些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黑衣人的背影,那熟悉的穿着,吓得全身发冷,“他们来杀人啊!来杀我拉!”嘴里叫着,转身就往房里躲,也没去管颜锦鹏那房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黑衣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转头看到一个神情惊恐的老头正往屋里躲。他知道这肯定是颜庆洪了。

    别人杀不了也算了,这人是一定要死的。

    他躲开韩氏扔过来的簸箕、杯子等物,一脚踢开脚下的颜锦鹏,转身先去追颜庆洪。

    颜庆洪已经躲到屋内,这屋子太小,没个躲人的地方,他撅起屁股往床底下钻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追进来时,颜庆洪才钻了个头进去,黑衣人将他一把拉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啊,我真没圣旨啊!都在颜玉栋那里,就在他们手里!别杀……我!”颜庆洪不住口地叫着,声音一顿,看着自己胸口的刀,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,嘴里呢喃几句,终于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头儿,暗五反水啦!”外面有黑衣人大喊。

    那头儿看村里人已经惊动了,再一想刚才那信号弹,转身大呼,“他不是暗五,杀!”其余两个黑衣人听到他的命令,没再冲入村人房屋杀人,而是往洛平这边冲过来。

    洛平看其余三个往自己这边冲过来,他一匕首刺进刚才已经受伤的黑衣人背上,转身开始跑,“杀老百姓算什么英雄,有本事来杀我啊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抄家伙啊,这两个是强盗!”

    洛平绕开韩家村,往村外跑,嘴里大喊着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头儿从破屋追出,就看到洛平一边叫喊一边竟然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死士,死士讲究的是宁死不退,他看洛平跑得欢快,忍不住讽刺说道,“你是英雄,有种别跑啊!”

    “三对一,傻子才不跑啊!”洛平跑着,还有余裕回头回了句嘴。

    “别管他,回去杀!”那头儿追了一段路,眼看离村子越来越远,停步就打算回村里继续下手。

    另一个黑衣人领命,跟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洛平看他们不追了,急的只好追回来,那三个黑衣人一回身,愣住了。

    韩家村外几十个火把,几十个青壮年站在村外,竟然没有惊慌躲避。

    建昌这边的山村民风彪悍,又是同族而居,往年也不是没有流寇盗匪跑到村里来。每次遇上这种人,村中的青壮们都会合力对抗。

    现在,这群人拿了锄头、柴刀,举了火把站在村口,看着还挺有章法,前面的人拿锄头、棍棒、木掀子等长柄之物,边上人拿了柴刀、砍刀等,两边还有人手里抱着簸箕、箩筐。

    黑衣人刚往前冲过来,就有人从簸箕里抓了一团白乎乎的粉末撒过来。两人鼻子一闻,竟然是白石灰!要不是两人退得快,眼睛就要完了。

    洛平跑回来一看,乐了,这帮村民自救的本事不错啊。他站定之后又扔出一个信号弹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算能杀完,也要耗时良久了!

    好在颜庆洪已经杀了,那头儿当机立断,“走!”

    洛平返身刚好和他们碰了个对面,两个黑衣人不敢恋战,过了一招就往官道跑去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们别跑啊!”洛平追在后面大喊。

    傻子才不跑呢!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心中默默回了一句,跟在头儿身后,速度更快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