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章 韩家村被屠

    洛平也没再去追,跑到刚才被他刺伤的黑衣人面前查看,发现还有气。他高兴地一把抓起那黑衣人,咔擦咔擦几下将人家的手脚关节还有下巴都卸了,“我看你还怎么死!”

    村里人看他这狠劲,只觉得寒意蹭蹭上扬。

    很快,周明就带着几个人沿着官道飞驰而来,韩家村的老族长上前,洛安递出明州府的一个文书。那老族长一看是府城的大官官印,连周明是谁都没问,只是感谢洛平救了全村的人。

    周明看洛平竟然误打误撞救了一村人,还抓了个活口,“好啊,你还真是福星啊。”

    洛平咧开嘴一笑。

    这时,韩氏从破屋中跑出来,两手鲜血,“救命啊,救人啊!”

    韩家村的人连忙请大夫的请大夫,帮忙抬人的抬人。

    周明让人去看了颜庆洪的尸身,颜锦鹏重伤未醒,韩氏让娘家哥哥帮忙,拿板车推了颜锦鹏往胡大夫家送。

    他告诉那老族长,那几个黑衣人是匪徒,让他们注意防备,带着人回去了。

    韩家村的老族长千恩万谢地送他们出村。

    洛平抓起那卸了关节的黑衣人,骑上同伴带来的一匹马,兴高采烈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群人快到东屏村时,洛安一回头,“世子爷,您看,韩家村那边好亮堂!”

    周明回身一看,大叫不好,“快,回去救人!”

    他们拨转马头,飞速赶到时,韩家村已经是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还有人活着吗?”周明当先下马,带人四处查看。

    初春天干物燥,火势起得很快,火舌飞卷到半空高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村中路上,那老族长当胸一刀倒在地上,边上有嘤嘤哭声,还活着的村人,都躲在村中打谷场后的水沟里,大多都是老幼妇孺。

    洛平看倒在地上的那些青壮,只恨不得给自己一刀,三个黑衣人跑了,自己怎么就不去追呢?若是追过去,或许,他们就不敢嚣张地回来杀人了。

    周明捏紧了拳头,懊悔、愤怒,种种情绪交织。血流成河的场面他见得多了,可这些都是无辜百姓啊。

    滕王,如此狠辣之人,怎么能让他做皇帝?

    “世子爷,建昌县武知县来了。”洛安走近周明身边,低声禀告道。

    武知县从青衣官轿中下来,苦着脸来到周明面前,“下官见过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他看韩家村这一片狼藉,完了,这下真完了,死了这么多人,自己这知县是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周明看武知县脸上都能滴出苦汁来的脸,敛了心神,“武知县,近日有外地流匪逃亡此地,行凶杀人!你快点让人追查凶手,建昌县外来之人都要严查!”

    他说一句,武知县点头应一句,末了,武知县颤着声问,“世子爷,下官要让知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到底不是傻的,周明这些话都是官面话,这深更半夜成王世子会在这里,事情肯定不简单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报这事。

    “你照常公文上报就是了。”周明看破他的顾虑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有他这句示下,武知县就放心了。知府大人看到案发现场有成王世子爷在,就不会都怪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不对,甚至不能怪自己,不然成王世子的脸也不好看啊。

    武知县这么想着,舒了口气,看看韩家村这惨状,让差役去找里正来安置。

    有村民上前说了那些人先进去杀了颜锦鹏一家,然后再屠村的。

    武知县一听颜锦鹏和颜庆洪,想了一下,对了,这是颜大郎家的堂哥和堂叔啊。他对玉栋家的事还是上心的,听说匪徒一来就奔着颜锦鹏这家来的,连忙叫了差役过来,“你去一下东屏村颜大郎家,将他堂哥和堂叔的事去说一下,让颜大郎他们也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那差役对玉栋家也不陌生,答应一声转头往东屏村跑去。

    洛平带着大家灭火,火势太大,提的水扑上去也是杯水车薪,房屋烧了一片,渐渐火势才小了。

    武知县叫过几个村人,细细问了最近有无异常之事。

    有村人提到颜庆洪刚带到村里时,天天胡言乱语,其他也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武知县是知道颜庆洪家的儿子颜锦程是本县秀才,难道颜庆洪想当大官他爹想疯了?他看了一脸严肃的周明一眼,自动跳过了这话题,未再追问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还是糊涂点好。这么多年,他不送礼也能做着知县,靠的就是糊涂二字啊。

    周明心中有些失望,这些年,朝廷上下,越来越多明哲保身之人。他不愿再留在此地,看火势也灭了,让武知县好好安置村人,自己带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田庄时,天色已经大亮,一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武知县派差役来玉栋家报信的事,想来他们一家应该起来了吧?周明满心堵得慌,很想找人说说。

    到了石桥头,他让洛安和洛平先带人回去,自己拐弯,沿着河堤路来到玉栋家时。

    东屏村的人有些起得早的人家,正在做早饭,炊烟袅袅,衬着朝阳,一缕缕青烟飘上空中,再慢慢散开,要不是昨夜的变故,韩家村人此时也该是这场景吧?

    玉栋家院门大开,果然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走到院门口,他又好笑,自己来这想和颜玉秀说什么?说自己对现在朝廷官员的失望,还是说自己对滕王的愤怒?这些,和一个弱女子说什么?

    他正在院门外踌躇,看到一个单薄的身影从西屋扶着门框走出来,一身青色衣裙,弱不胜衣,他不由走进院门说道,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声音,愕然转头,手一个没扶稳,就这么往院子里倒下来。

    周明吓得往前窜了两步,终于赶在玉秀头着地前,将她给扶住了,“你这人,怎么这么逞强啊!”他惊怕之下,声音带了点怒意。

    玉秀被他吼得整个人都惊跳了一下,略略推了一下,“喂,快扶我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周明这才发现,自己竟然把人给抱住了!咳咳,好像,他长这么大,就轻薄颜玉秀的次数最多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