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章 游说颜锦鹏

    周明看着玉秀屈指盘算要做什么事,准备什么东西,只觉这一刻,他挺有一种闲听家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惜,随着颜庆江和玉梁回来,蓝妞汪汪地冲进院中,这静谧气氛就没了。

    周明回过神赶紧告辞,去安排那个黑衣人之事。

    玉梁看玉秀坐在屋檐下,紧张地问哪里痛哪里不好。

    玉秀被她转得头晕,“我好着呢,就是手上缠着东西,不然早饭都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饿啦?早饭我这就做,姐,你待着。”玉淑提了一篮子衣服进门,听到这话,以为大家饿了,“我马上去做饭,再等等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们不饿呢。淑儿,你慢点。”玉秀连忙嘱咐。

    等玉栋回家时,刚好玉淑将饭菜做好。

    他坐下来端起粥就喝了几口,告诉玉秀金福清已经答应了,他等下带两个护院赶着牛车去看看,若是能搬动就将颜锦鹏他们搬到村庙来。

    颜庆江听说颜庆洪被杀死了,不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其实,颜庆江真是个性子温和心肠很软的人,他傻气,所以记仇总是记不久。

    玉秀对这自然不会反对,到下午,玉栋接了他们一家过来,除了颜锦鹏一家外,还有韩氏的大哥和孩子。昨夜那一场屠杀,韩氏的父母等人也都被害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去帮着搬东西,玉秀又让玉淑找了几床被子还有一箩筐的木炭送过去。这种天还有点冷的时候,晚上还是很冷的。

    韩氏这一天里,已经哭得有些呆愣了,只听凭大家安排,倒是她大哥,到底是男人,经得住事,安顿好这边后,又返回韩家村去安葬老人。

    玉栋看他们连替换衣裳都没了,拿了十两散碎银子让他带去。

    颜锦鹏这一次重伤,身前一道伤口,要不是他当时往后退了一步,可能肚子都被划破了。醒过来后又养了十来天,才算能好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颜林和颜慧到底是在东屏村长大的,回来后倒是比在韩家村还待得快活些。

    韩氏的大哥无处可去,也跟着他们住在这村庙,只等韩家村的火场清理完,就回去重新盖房。

    这十来天里,韩氏除了忙活一家人的吃食,就守在颜锦鹏床边,生怕一个错眼,他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颜锦鹏醒来,看韩氏憔悴的样子,抬手想给她拢下头发,手伸出来却无力抬起。

    韩氏一把抓住他的手,两只手捂住他的手就这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岳父岳母他们都死了,颜锦鹏只觉心里难受,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。他们刚刚在韩家村安了家,又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“阿林爹,你别急,玉栋跟福清叔说了,村里也答应,先让我们暂住在这村庙里。等你身子好点,我去秀秀那个作坊做工,我们再把家安起来。知县大人已经让人画影图形去捉那晚那几个强盗了,这几个杀千刀的,肯定会不得好死的。”

    韩氏一想到死去的家人,只觉悲伤难禁。她心里,隐隐觉得那几个强盗,是冲着公爹颜庆洪来的,可她不敢让这念头久驻。

    她心里很怕,公爹死了,那些人要是还不放过自己这一家子,可怎么办啊!

    颜锦鹏心里也有这样的担忧,却又无力扭转。

    夫妻俩正心事重重相对无言,玉秀来了。

    韩氏听到玉秀的声音,慌忙站起来擦擦眼泪,迎了出去,“秀秀,你来啦。你自己也受伤了,怎么还过来?”

    玉秀受伤的事,村里人都只知道她上山时失足滚落山坡了。韩氏回村十来天,一直待在这村庙,也没去看过她,反而是玉秀先来看他们了,不由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二堂嫂,您跟我客气什么。二堂哥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人醒过来了,胡大夫说伤口长好后就没事了。”提到颜锦鹏的伤,韩氏露了一丝笑意,想到以前,又说道,“秀秀,这次真是多亏了玉栋和你们,我们以前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,也怪不了二堂嫂和二堂哥,我哥都知道,而且,小叔也关心你们呢。”玉秀知道韩氏是想到去年那些事,“说到去年的事,二堂嫂,今天来,我有些话想跟你和二堂哥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二堂哥醒着呢,走,进去说。”韩氏看玉秀说得郑重,连忙将她往里让,“慧娘带着阿林他们出去了,我哥回村里去看看情形。”

    她意思是家里没别人人,玉秀可以放心。

    玉秀走进屋里,看颜锦鹏躺在床上,脸色蜡黄,可眼睛有神,应该是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二堂哥,你应该听……堂叔说过圣旨的事了吧?”玉秀也不拐弯抹角,坐到床前椅子上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疯疯癫癫的,他那些话,没人会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二堂哥,这事是真的。颜锦程现在就在那等着升官发财呢。二堂哥,我们兄妹四个只想踏实过日子,不想沾惹这些事,你想不想靠这飞黄腾达?”

    颜锦鹏苦笑了一下,“我爹说,他被带到一个地方,那里有个王爷说我阿公拿了一份圣旨,只要交出那份圣旨,以后我们家就是功臣。我爹说不知道,结果,他们就把我爹和娘关起来用刑,后来我爹可能已经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是被打得闭气过去,他们以为死了扔出来,他半夜醒过来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我哥他们,会不会也被那些人……”颜锦鹏觉得,要按颜庆洪说的,可能颜锦程几个也可能受刑死了。

    玉秀摇摇头,“二堂哥,这种大事,那些人要是真觉得堂叔死了,早就将他尸首埋了或烧了,哪可能让他跑回来?这肯定是他们不信,想再看看堂叔是不是知情。如今堂叔肯定不知情,他们才下手没口。那大堂哥接下来,就要飞黄腾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,玉秀年后天天想,又与玉栋反复推敲,理出来这大致的脉络。颜庆洪和颜锦鹏死了后,或者还有自己兄妹四个也得死,颜锦程必然会好好活着,滕王还指望着拿到圣旨后,颜锦程作为颜照后人出来告诉天下人呢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