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章 洪天锡是谁

    颜锦程秀才功名被革,这可是个大新闻。一时间,议论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议论,颜锦程往日的作为也被翻出来大说特说。

    很快,这些消息,传到了蜀中。

    滕王李世冀看着这些消息,再看着站在一边跟根木头一样的颜锦程,恨不得把这蠢货一脚踢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看吧。”他最后将那张纸,丢到了颜锦程面前。

    颜锦程拿起来看完,脸色苍白,“他们胡说!胡说!我压根不知道我爹下葬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叫完,站在房中的几个幕僚,眼中都露出了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说他不孝还真是没说错,难道他没看到写着他爹颜庆洪是被人杀死的吗?

    王爷给他看,根本就不关心他的孝顺与否吧?

    李世冀本来还想若颜锦程问颜庆洪的死因,就将他们的死归到成王世子周明的身上去,没想到,这蠢货压根不关心啊。

    颜锦程的确不关心。

    颜庆洪不见后,李世冀派人将他放出来,答应他好好听话,将来就让他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他如今跟着席先生学习礼仪见闻,天天在王府别院锦衣玉食,甚至还有了两个美貌的通房丫鬟,这样的日子,哪里是当年可比的?

    他害怕,若是他问起颜庆洪,自己这一切都要飞了。去年那几天没钱的日子,他再也不要过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一切,肯定是颜玉栋几个搞的鬼。您别看那四个年纪小,心思歹毒……”他看到那纸上写了玉栋代颜锦鹏去交的状纸,他二弟颜锦鹏没这脑子,这一切,肯定是颜玉栋他们弄得鬼。

    他心里对玉栋兄妹又怕又恨,只想让滕王快点下手除掉那四个。偏偏口才不行,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李世冀实在不想再听他说蠢话,摆手让他退下。

    颜锦程在这里,眼色高低还是学到不少,一看王爷的神色,连忙行礼退下了。

    看他转身走出去,滕王转头问席先生,“先生,这蠢货还要留着吗?”

    颜锦程的名声已坏,他将来若是君临天下,怎么能留用这样的忤逆不孝之人?

    “王爷,这种人留着没坏处,或许何时就能用上。”席先生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颜锦程这样的,杀了不费吹灰之力,可万一有用,杀了就活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既这么说,那先留着他吧。先生,您说周明针对颜锦程这事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若是想要断掉圣旨这件事,败坏颜锦程名声、让颜家兄弟分家,好像就做这么点,没什么用啊。是周明还有什么后招吗?

    “王爷,这未必是成王世子的意思。周明在北地长大,打仗是把好手,也有计谋。只是,从他过往种种来看,他懂阳谋,不懂阴谋。”

    席先生对于朝廷中的重要之人都一一观望过。周明的确有勇有谋,可到底没经历过朝廷诡谲,成王府又很太平,所以,周明的谋略打仗可行,在阴谋坑人上就差了,城府也不够深。

    倒是颜玉栋兄妹四个,他教颜锦程这些日子,自然也听了颜家的旧事。若颜锦程没撒谎的话,去年颜玉栋兄妹四个回到东屏村后,所作所为就太有谋略了。

    他提醒道,“可能真如颜锦程所说,是颜玉栋那兄妹四个的主意。颜锦程有一句没说错,那兄妹四个年纪小小,可这运气实在太好了。四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竟然能活得风生水起。”

    “颜焘的后人,听着倒是有出息。不过毕竟是四个孩子,有些小聪明,择机抓一个来也就是了。”滕王觉得席先生这话有些过了,玉栋兄妹四个,没看到有做什么大事,倒是运气真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年纪太小,说话分量不够。不然也不要颜锦程这个蠢货了,将那四个孩子带来哄哄,比颜锦程还好打发。

    席先生听滕王说要抓玉栋兄妹几个来,也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小节,他刚才也只是有感而发说几句,他们还是大事为重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不再多说,“王爷,圣旨一事只怕已经被朝廷知道了,若是找不到,您也得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他们原本是顺着颜家这条线先找到圣旨,然后拿着先帝遗旨要求武帝退位。若武帝不愿,则凭先帝遗旨登高一呼,武帝没有皇子,愿意跟着王爷立从龙之功的人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圣旨没找到,反而引起朝廷注意了,这就不太妙了。

    武帝能在生母不受宠的情况下登基,本身自然是有能力的。

    李世冀当然明白席先生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指望真拿到圣旨后,武帝李世勋就会让位,不管有没有圣旨,都得兵戎相见。只不过要是有了圣旨,更能名正言顺而已。

    李世勋要是知道了,没有实证的情形下,他也不敢马上发兵。如今和武帝血缘最近的,只有自己了。只要自己没公开说反,武帝就只能暗中注意着。

    再说这几年轻徭薄赋,朝廷的国库可不充裕,应付北地军粮也勉强。再要发兵,钱粮也跟不上吧。

    父皇真是英明,将自己封到蜀中为王,这里易守难攻,沃野千里,他如今的钱粮,比国库可多多了。

    “让留在建昌的人还是加紧打听,以颜照的为人,肯定不会毁了圣旨的。另外京城和北地让他们也动一动,真要兵戎相见了,周定康有些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承平多年,如今朝廷上下没什么真能打硬仗的大将,成王周定康却是有战神之称。没了周定康,武帝再想发兵,就更要三思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,的确是釜底抽薪的妙计,席先生不禁赞了一声,其他几个幕僚也跟着恭维滕王英明。

    李世冀哈哈一笑,觉得自己这招的确很妙。

    他多年经营,他的势力可不止在蜀中,其他地方也不少。

    说起领兵的将领,一个幕僚说道,“王爷,暗五前些时候传回的消息,那个教导颜玉栋学武的洪天锡,或许可用。”

    “洪天锡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爷,先帝在世时,不是曾有过一员姓洪的大将?后来解甲归田了。”那幕僚提醒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