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章 盖房是大事

    洪天锡想,可能是他半生杀戮太重,所以妻儿才一向体弱多病。等他设法接回妻儿时,妻儿却连病带吓,相继亡故了。

    他妻儿是因武帝而亡的,可武帝却登上大宝成了君王。

   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……

    武帝登基后,他心灰意懒,回到云昌镇祖籍,再不问世事。

    只是老年寂寥,却是人生一大痛。

    能在老年,遇上玉栋这样的徒儿,也是上天怜悯他孤苦吧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玉栋抱了一堆东西从大门回来,“师傅,洪伯,秀秀让人捎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将东西搬进客厅,打开篮子一看,里面是两支春笋,一把新鲜的野葱,两捆水灵灵的小青菜和二十只鸡蛋。

    篮子一角,还包了一个小包,原来是两双新鞋子。看那青黑色布面还有寿字纹,是给洪天锡做的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着这些东西,和玉栋笑着说,“早知道让你住过来有这好处,应该早些让你住到家里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看那些菜,“秀秀说您教导我辛苦,这些都是家里种的,是我们的心意。对了,鞋子,秀秀说每次送过来,也不知道您穿得合脚不合脚,让我问您一声。要是不合脚,她下次也好改改。”

    “合脚,合脚。”洪天锡坐下将新鞋套上走了几步,“难为她想着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伤感,可又觉着在遇到面前落泪有失颜面,借着弯腰脱鞋的机会,将那丝伤感咽了回去。当年,家中妻儿还在时,每年二月,家里也会添置春衣单鞋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玉栋看洪天锡有些伤心,又不敢问,只担心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容易想起往事。”洪天锡叹了口气,“将来等你出师了,也经常来家里坐坐吧。”这话脱口而出,和往日气势比,显出了几分落寞和寥落。

    “师父,要不,以后您住我家吧?”玉栋离家时还和玉秀说要等房子盖好了再提,听到洪天锡这话,憋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没想到他还有这心思,“呵呵,哪有师父一直住徒儿家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跟我大妹妹说过,您要是愿意,以后您就住我们家。我弟弟妹妹他们都愿意的。您不总说自己没孩子吗?我养您,给您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玉栋说着,想着养老送终这话不吉利,又打了自己一下,“不是,我意思是我照顾您,您跟我们一起住,我家房子一盖好,有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洪天锡看他越说越慌乱,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样子,有些滑稽,他却只觉得心中一暖,眼眶有些发红,掩饰性地哈哈一笑,“好,等回头你家房子宽裕了,我就搬你们家去。你师兄那没良心的,跑出去就不回来了。以后师傅可就指望你了,你可得养我这老骨头。”

    玉栋跟他提过武大勇离家后过了砚山再无音讯了,他心里挂念,嘴里却是不肯直说的。每次说起武大勇,总是一副数落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傅,那说定了啊。我跟大妹妹说过了,回头房子盖大点,给您留间最宽敞的。”玉栋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奴我能不能跟着沾光啊?”洪伯收拾好一篮子菜,听到这句,玩笑着插话。

    “洪伯,您当然和师傅一起住过来啊。我家的房子很快就要准备盖了,今儿下午就找工匠来看呢。”刚才捎东西来的人也捎了口信,玉秀说今天工匠上门,等选个好日子就动土盖房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快点回去看看?”洪天锡听说今天他家有工匠上门,玉栋竟然不回去看着,不由责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秀秀说不用,她说回头找村里人帮着参谋一下。”玉栋放心地说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到这话,却是不依了,“这盖房子可是大事。秀秀再能干,到底也才十一岁。今儿天气好,走,我们骑马回去。这种事儿,我得帮你们参谋参谋。”

    他是个急性子,知道这事后,怕工匠提早上门,连午饭都等不及吃,带着玉栋骑马赶回东屏村。

    他们赶到家时,玉秀几个正在吃饭。看洪天锡和玉栋匆匆回来,玉秀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听说是回来帮着参详盖房子的事,抿嘴直乐。

    知道两人都没吃午饭,玉秀和玉淑连忙放下碗,一个腾地方,一个去盛饭,让两人坐下来吃。

    洪天锡还是第一次来玉栋家里,这一路过来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真是个世外桃源,尤其是村边那条河,更是清澈喜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河里,有鱼吗?”他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很多。”颜庆江大声应道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玉栋提过他小叔,听到颜庆江这话,也不见外,直呼其名,“庆江,那你有没有钓到过啊?”

    “不钓,下水抓。”颜庆江一脸自豪地说,村里人很少优哉游哉地钓鱼,想抓鱼都是直接下水抓的。

    “您要喜欢钓鱼,可以钓很多呢。”玉秀端了饭过来,让他们先吃。

    “小四呢?”洪天锡对玉栋兄妹四个,也都是叫小名。他一看玉梁不在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四到河对岸的田庄那里读书,要到下午才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二月二这天,玉梁正式行了拜师礼,每天都要过去跟着唐赫章读书,中午也不回家吃饭。早上到田庄去,到下午再回来。

    几人吃完饭没多久,金福清和丁三爷也来了。

    玉秀泡了茶,将自家这房子的打算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家现在的房子是一进院子,玉秀想新盖的房子盖个两进宅院,分成外院和内院。

    金福清觉得他们可以在河堤那边圈块地方养些鸡鸭,洪天锡又让在内院里留块场地,以后可以做练武厅。

    最后,丁三爷帮她们一合计,索性改成三进,头一进外院是正房加书房,,第二进做内院,第三进作为库房和将来下人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颜大郎今年就要下场了,这春闱中秀才,秋天中举,明年一中进士。你们家地方要是太小,可对不起进士老爷的门楣啊。”丁三爷哈哈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三爷,那可借您吉言。回头我哥要是中了,我一定摆酒请您做个上席。”玉秀笑着回应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