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章 沈莛邀见

    几个人说笑间,工匠也上门了。

    丁三爷帮着先跟工匠说了颜家盖房子的打算。

    那工匠是个老手,一听颜家这房子打算盖砖瓦房,这可是大价钱。

    他不敢懈怠,听完之后,盘算片刻,暂定了要几根大梁、几根椽子,买多少砖瓦等。

    玉栋在边上执笔一一记下,顺便拿了黄历出来,老工匠给看了几个日子。

    “颜大郎,您这房子打算什么时候住啊?若是想四月就住新屋,这工期可得越快越好,二月十一这日子就不错,能动土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拿过黄历看了一眼,“这日子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春天盖房子,粗工可不好找。”那工匠提醒道。

    粗工就是帮着打下手的人,一般农闲时候村里青壮年不用下地,就会找份粗工贴补家用。

    可二月正是开始春耕的时候,这种时候找人就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事,回头其他几个村里通个气,先找个几个人干起来。”金福清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玉秀当然指望快点盖好,听这些都不算事,当下就定了二月十一这个日子。

    刚巧钱掌柜也上门来,听说他们要盖房子,笑着说,“建昌那边的瓦窑砖窑我都熟,颜娘子放心,回头我跟他们说,让他们先把您这要用的砖瓦给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钱掌柜,您可真是及时雨。”玉秀原本还担心砖瓦。刚才工匠也说,刚开春瓦窑砖窑有些还没开窑,这买起来就不方便。

    有钱掌柜这句应承,他们就不担心砖瓦买不到了。

    事情定下,玉秀索性到金福清家,将红婶和英娘叫过来,准备酒菜,先请大家吃一顿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玉栋习武的事,听说洪天锡就是玉栋的师傅。再一看他声如洪钟、相貌不凡,都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洪天锡久不出门,丁三爷和钱掌柜都是会说话的人,那工匠常年各家做工自然嘴皮子也溜,金福清又是性子和善的,一时间,几个人天南海北说起来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颜庆江不太懂他们聊什么,就和玉栋一起在边上听着。

    玉淑忙着给几个人添茶倒水。

    有红婶帮忙,很快就整治了一桌酒菜出来,男人一桌摆在西屋吃。

    玉秀和红婶、英娘、玉淑四个在灶间单独摆了一桌吃饭。

    钱掌柜今日过来,却是有事情的。刚好碰上了玉秀家这场热闹,众人酒足饭饱,洪天锡带着玉栋回镇上,其他人也陆续告辞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钱掌柜终于问道。

    “钱掌柜,是不是我托您找的人有着落啦?”

    随着露华香卖得越来越好,玉秀想要请个掌柜开铺子,就将这事托给了钱掌柜。毕竟钱掌柜在云昌镇乃至整个建昌县里人头都熟,随着五味茶楼生意兴隆,玉秀也知道做生意上钱掌柜是个好手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我今儿来却是为了两件事的,您要请掌柜的事我物色了几个人,回头让他们到镇上的茶楼来,您见见。另一件事却是我东家想要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您东家?不知道您东家到底是哪家啊?”玉秀听钱掌柜提过几次东家,可因为从未接触,也没多问。如今对方忽然提出要见自己,倒是要问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东家是明州沈家的少公子,要是颜娘子方便,就明天?刚好我回去就把那几个掌柜的都约过来,给娘子见见。”

    沈家少公子?

    “沈莛?”玉秀脱口而出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娘子竟然知道东家的名字?”钱掌柜更惊讶了,随即又觉得不吃惊了,“娘子认识了靖王府大公子还有成王世子,知道东家名字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明天吧。”玉秀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东家要是别人,她可能还想不通为何要见自己。既然是沈莛,她倒是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前世所知,沈家是明州的大族。沈莛是沈家的庶子,生母出身低微,也不受宠。他在外冠个少公子的名头,在沈家,并不受重视。

    待到沈莛十岁,沈夫人就安排他跟着家中管事做生意,断了他的读书之路。

    沈莛是个天生的商人,他做的生意都一做一个准,几年下来累积了不少财富。

    听说他一心想要分家将自己的生母从沈家接出来。可惜,沈夫人牢牢拿捏住他的生母,逼着他为沈家卖命,为几个嫡子贡献银钱。

    前世,他靠玉石矿名扬天下后,又投靠了靖王李承恩。

    后来沈家两个嫡子,一个死了,一个废了,沈夫人听说也卧病在床。偌大一个沈家,落到了沈莛母子手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沈莛,忽然要见自己,必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。

    他想见李承允还是周明?

    前世,沈莛是想方设法投到靖王李承恩门下。沈莛若是要对付沈家,现在肯定想投靠的还是靖王府。毕竟,谁都知道成王的势力在北地。

    玉秀想起了李承允,他若是想要跟刘氏和李承恩斗,或许,将沈莛引荐给他也不错。

    自从明州过年回来,李承允好像变得心思深沉了,也没再听他提起刘氏母子。

    听玉梁回来说,唐赫章不止一次夸奖李承允天资聪慧,读书几乎过目不忘。这样的李承允,肯定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玉秀趁着去接玉梁回家时,求见了李承允。

    李承允听玉秀说要给自己引荐商人,“这沈莛,是有过人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人很有经商之才,大公子以后要在明州过得好,财物总是不能缺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以后会很有钱吗?为何还要给我引荐另一个?”李承允玩笑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财力,和这位沈公子比,肯定差远啦。”玉秀觉得自己只是仗着前世记忆,若论经商之道,肯定沈莛才是天生的高人,“再说,将这人引荐给大公子,大公子若是觉得他能用,那他感激我,大公子也得感谢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帮我网罗人才?”李承允脸上的笑意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只盼大公子过得越来越好,我们兄妹几个也背靠大树好乘凉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玉秀这话,李承允脸上的笑意淡了些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