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章 蹩脚的试探

    李承允是在自己的书房见玉秀的。

    他坐在窗边,半侧着身子,听了玉秀的话,沉默半晌后,忽然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有没有想过,以后要找怎样的婆家?”

    玉秀愕然,这话问的,就像村里那些大婶大娘们的口吻,每次问完这句,接下来就会说“我这有门好亲……”。

    李承允一句话问出,看到玉秀眼含笑意地看着自己,不由咳了一声,白净的脸皮略泛红色。

    他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,看着自己右手边那高高的书架,解释道,“你看你也十一岁了,就算村里说亲会迟些,好像到十三四岁也要定下人家了。既然你说我们是合作的朋友,我当然要关心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还没想过这些事呢。”玉秀好笑地说,没有寻常姑娘听到这种话会有的忸怩,一派大方。

    她有些奇怪,李承允一向是个自制又理性之人,今日怎么问出这么突兀的话?

    “你一向有主见,难道就没想过这些事吗?你若是有什么……那个中意之人,我也可以帮你参详参详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帮我参详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到底比你们年长几岁,就算是做你兄长也不为过,参详一二也是应该的。”这话,他听得自己都心虚,就冲着玉秀识人、辨人的眼光,他真没资格帮玉秀参详,可能玉秀帮他参详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话问出来了,他还是硬着头皮往下圆,“你到底年幼,见过的人也少。女子嫁人,可不止就嫁个男子,还得看那男子的家人家境,比如,武大勇家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听李承允提到武大勇,连忙说道,“大公子,您说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白了?

    “那你明白什么了?”李承允脱口而出,他第一次做这种帮人问话的事,觉得自己都说糊涂了,玉秀能明白什么?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我自然明白。其实,女子嫁人,也不过门当户对四个字。”玉秀早就想过自己兄妹几个的婚假之事,自然,也想过自己将来嫁人之事。

    前世为妾时,她就想,若是一切能重来,若是能由自己做主,自己一定要嫁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为妻,为他生儿育女、操持家务。

    重生后,尤其是随着家里日子好了,她更想得仔细。她得挑个忠厚老实的,家中人口得简单些,这样,将来和娘家的相处往来才方便。

    李承允听到名当户对四字,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屋里不知哪个角落传出细微的“咚咚”两声,李承允手握空拳咳嗽了一声,又说道,“秀秀,其实门当户对这事只能说说。你看,比如说王府,这世上跟王府门当户对的能有几家?要照你这想法,人家王爷、世子就不要娶妻了。所以,这嫁人也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所说的是男子娶妻的理,跟女子嫁人不一样呢。”玉秀笑着反驳道,“譬如您刚才所说的王侯之家,他们家中的姑娘无论嫁给谁,都有娘家的名头在那摆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家不一样,我父母双亡,只有我们兄妹几个。我们就是一家农户,您刚才说武家,元宵那夜您也听到了,我若真有那种想头,冲着武老太太的话,我嫁进去也是受气。您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也知道我不是脾气和顺之人,嫁这种人家,就害得别人家无宁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嫁个小门小户,跟我们一样的庄户人家。自己白手起家,就算日子苦点,只要过得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你哥和小四有了功名,你们家门楣也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哥和小四能有功名,我更应该嫁个庄户人家了。那时我们家门楣高,人家是高攀了我,还不得拿我当菩萨一样敬着啊。”玉秀却直接反驳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李承允张口结舌,直到听到书架后又有动静,“其实,那个,若是将来你嫁的人给你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你到底是男子,不懂女子之事。世人都说‘抬头嫁女,低头娶妇’,其实,要我说,还是两家旗鼓相当,才是长久相处之道呢。”玉秀看了眼天色,“天不早啦,我先接小四回家去,不跟您闲话啦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行礼告辞,李承允只好叫小北进来,送玉秀去客院。

    玉秀前脚离开,周明从书架后转了出来,有些气急败坏地跟李承允说,“你怎么说了半天都没说明白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媒婆,这种探话的事,你找丁三做,可能都比我在行。”李承允两手一摊,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前两日周明接到了京城来信,成王催他事情办好后尽快回京。

    周明有了元宵节之事,就想着随着颜家越来越好,玉秀长得越来越好看,乡绅大族不会都是武老太太那种短视的。到时颜家求亲的门槛被踏破,他远在京城甚至远在北地,鞭长莫及,岂不是后悔?

    今日正在书房跟李承允说想要找人探问玉秀的意思,刚好玉秀上门求见,他就逼着李承允帮忙探话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被他磨得无奈,只好答应帮忙,结果说的话乱七八糟,半天言不及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不会直接问问她如何看待我?”周明拉开张凳子坐下来,报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提了王府、世子了?可你没听秀秀说,嫁人应该嫁个门当户对的?她是真明白,知道高门大户里日子不好过……”李承允感慨地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告诉你,就算她没看上我,以后你若是娶她,我就跟你割袍断义!”周明看李承允那一边感慨一边笑的样子,狠狠威胁道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他那气急败坏的样子,有些奇怪,“你怎么忽然对秀秀有这么深的执念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觉得将来跟她一起过日子,那日子应该挺舒心的。你看她又懂人情世故,又会打理庶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你请个管家就行了。”李承允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家能有她这么好看聪明?哎呀我说不明白,就觉得跟她有话说,她什么都明白。”周明心里乱糟糟的,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李承允想说找个幕僚也能什么事都明白,可看周明那苦恼的神色,没敢说出来。自从明州打了一架后,他已经知道周明真打架可不会因为他腿脚不便就让着他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