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章 堪为世子妃

    李承允不明白周明的心思,只好坐着不做声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他一直挣扎求生,养成了他自制的性子。比如对玉秀,他也曾有几丝好感,可在周明说他护不住后,他就没再让自己深陷。

    所以他真不明白,周明明知道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不了主,到底还要试探什么。

    周明呆坐片刻,又忍不住抱怨,“你说她一个姑娘家,跟你一个大男人说嫁娶之事,也不知道避讳。你也是,平时唐先生不是说你见事明白?怎么让你说话你就傻了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坐我这愁眉苦脸,反正我话帮你问过了。你怪我不会说话,你怎么不自己问问她去?”李承允觉得周明有些犯傻,忍不住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怕她害臊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害臊吧?”李承允果然见事很明白,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周明恼羞成怒,“问就问,我有什么不敢问的。”他说着蹭一下站起来,一下就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吩咐厨房,晚上准备一坛酒。”李承允看周明跑出去了,叫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您要喝酒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给周世子预备的,让厨房备两坛烈酒。”李承允有些恶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明跑出去后,一路追过去,很快,就追上了玉秀。

    “小北,大公子找你有别的差使,你快回去。”周明对小北摆摆手,直接将人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小北不敢耽搁,连忙跟周明和玉秀都行了一礼告退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路,就不劳动世子爷了。”玉秀笑着跟周明说,打算自己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……你等等。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周明叫住玉秀后,却嗫嚅着不知先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腔热血跑过来,现在见到玉秀,却不知该怎么问才好,憋了半天,他脱口问道,“颜玉秀,你为何将人引荐给我表哥,不引荐给我?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口后,却越想越觉得不满,有些委屈,更多的是恼怒。

    自己好歹救过她、帮过她,难道有人才后,她不该第一个想到自己吗?

    “大公子需要,您不需要这样的人啊。您是要沙场扬名的成王世子,一个商人,引荐给您,不是给你惹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周明那点委屈,一下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他的脸型阳刚肤色略黑,身材精瘦高挑,满脸怒意时让人看着有些威压。这一笑起来,却好像冬去春来,满身肃杀都换成了洋洋春意。

    玉秀见到那笑脸,一时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因着前世那几面之缘,她心里,对周明有敬畏更有防备。面对李承允时,她觉得像看到了一个同病相怜的朋友。可看到周明,她却好像是一个七品芝麻官看到了知府,在别人面前她敢心中算计,在周明面前,她心里却很少兴起算计之意。

    乍然看到周明毫无防备的笑意,她只觉心中被什么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玉秀粉脸稍微有些发热,自己这是发什么疯?一个笑脸竟然让自己看呆了?

    她有些慌乱地行了个福礼,“周世子,天儿不早了,我先去接小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周明跟着玉秀移动脚步,刚才的委屈和恼怒都没了,原来她不引荐给自己,是为了不帮自己惹麻烦。

    原来她知道成王府的避讳啊。

    他只顾着高兴,却没想玉秀为何知道这点,只觉满心喜意,“你要回去了吗?我叫人赶马车送你吧?”

    玉秀只好点头致谢,低着头往前快步走着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周明陪她走了几步,见她只低头猛走,想到追出来的本意,停步咳了一声。看玉秀还在走,不由疑惑地说,“颜玉秀,你走错路了!”

    玉秀一看,果然,自己走过头了,又连忙回头拐弯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心思吗?怎么魂不守舍的?”他走近几步,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玉秀看到他关心的神情,却更退了几步,“没事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起家里还有一些事情得做。”

    周明疑惑地看着玉秀那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,没再追问了。跟在玉秀身后走了几步,心里挖空心思再找话题,“对了,上次放走的人,已经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听有黑衣人的消息,刹住脚步,“知道他们的落脚点了?有没有抓住啊?”

    周明刚才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怎么说来说去都是这么无趣的事?再看玉秀那热切的反应,心里更懊恼,敢情她只有听到这消息,才愿意正眼看自己?

    “周世子?”玉秀看他没说话,试探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颜玉秀,你知道我的字吗?”

    这话题转得太快,玉秀只好摇头,不明白黑衣人和他的字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周明,字子贤。我的字是出生时我祖父就取好的,取自‘知贤之谓明’一句。祖父说为将帅者要耳聪、目明、心亮,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。”

    “先王爷一定是个知人善任的大帅。”玉秀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我祖父当年慧眼识英才。”周明钦佩地说了一句,又说道,“我以后也会为国守土,在北地征战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以后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,您将来必定扬名北境,让北蛮闻之却步。”这话,玉秀说得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前世,周明之名,确实让北蛮望风而逃。因为他不仅用兵如神,打仗之狠也远胜父辈。

    本朝所谓仁义治天下,可仁义对付北蛮,却只能徒增笑柄。周明最让北蛮人惧怕的,是他的以杀止杀。

    周明不知道玉秀说的是前世的实情,以为她在恭维自己,“我比不上我父亲呢,他十四岁就能独当一面了,我至今还未指挥过一场战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……就会了……”玉秀喃喃说道,心里对周明却兴起了一丝同情。前世成王过世后,他一定是百般艰难吧!

    她呢喃的声音太轻,周明心中又正装着事,压根没仔细听,只管说自己的,“颜玉秀,我说这些的意思,是说我祖父希望我有双慧眼,慧眼识英才。这些时日看下来,我觉得你四德俱全,堪为成王府世子妃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