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章 佳人生怒意

    玉秀还沉浸在对前世周明的同情中,听到周明说“有双慧眼,慧眼识英才”,跟着点头称是。前世,周明在朝堂中提拔了不少人才,可不是慧眼识英才吗?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也这么想吗?”周明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也……”玉秀只觉脑中轰然一响,刚才周明说的话如水洗一般,一字字从脑中浮起,他刚才竟然说了这个?

    “颜玉秀,若是你愿意,我……我家里来信,要我快些回京。你若是愿意,我回京后,就禀明父母,派人来接你,好不好?”周明满脸笑容地盘算。

    “我父王和母妃没见过你,可能不会马上答应让我娶你,只是,假以时日,我一定能说服他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您的世子妃,王爷和王妃必定有考量了。我只是一个乡下丫头,登不了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王是说过世子妃的人选……可我,我不喜欢那些人。颜玉秀,我父王和母妃都是明理之人,你在明州太远,到了京城,他们一定会看到你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周明觉得,明州离京城太远,最好先跟着自己回京,到时自己给她安排住处,然后让母亲先见见玉秀。只要说服了母亲,父亲也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他说到忘情处,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拉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两手一缩,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周明从喜悦中回神,看到玉秀却不是他以为的满脸羞意,而是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刚才,她对自己,还是笑意盈盈的啊!

    “世子爷,我虽然是乡下丫头,可也知道‘聘则为妻奔为妾’这句话,二来,我自问与世子爷相交未逾矩不违礼,您刚才那些话,是想置我于何地?”

    玉秀一向是喜怒不行于色,现在却气得粉面通红。

    周明没想到自己的话反而让玉秀生气了,摆着手解释,“那个,我不是那意思,我不是想唐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世子,你扪心自问,若今日我不是一个乡下丫头,若我家今日不是无权无势,你敢对我说出这些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对世子爷和大公子有攀附之心,但绝无男女之意。世子爷对我有救命之恩,若论世情,世子爷曾帮我上药、又将我从山脚背上来,我名节有损,的确只能跟着世子了。但是,嫂溺叔援事急从权,乡下连二嫁之妇都能容下,何况我只是被救而已。”

    周明听到上药,脸哄一下红了,“你……你知道?”当日马车里,她不是昏迷着吗?

    玉秀没回他这话,只继续说道,“世子爷对我们兄妹有恩,但我自问对世子爷也有所助益,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,将来我自会报答。但世子爷所提之事,就作罢吧。今后为了避嫌,若有什么事,世子爷与我哥说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说完,转身疾步而走,周明愣在当地,觉得玉秀那临走前的一眼,说不出的厌恶和嫌弃,只觉满腔柔情,被一盆凉水浇透了。

    玉秀走到客院时,脸上神情已恢复了往日笑意模样。

    唐赫章正在客院屋檐下,听着玉梁在屋内读书,看到玉秀进来,笑着招手,“秀秀,快来帮我泡壶茶。”

    自从有一次玉秀给他泡了一壶茶后,唐赫章只要看到玉秀,必然要让她泡茶。

    他喜欢三沸之后的开水泡茶,觉得这样冲出来的茶味格外醇厚。

    玉秀的茶每次都很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他觉得会来到云昌真是种缘分,要不是来到云昌,就不会见到老友颜焘的后人,也喝不到这两宜茶啊。

    这茶他曾在一本孤本上见过,一直未有闲暇制作,没想到一到明州就喝到了。再到云昌,发现这茶竟然是颜玉秀做的,这不是天意吗?

    玉秀看屋檐下红泥小火炉中炭火已旺,她舀了两勺水到水壶里,将茶壶放到火炉上烧。只是那火炉里的炭火总是不稳,茶水竟然一时烧不开。

    她拿起边上的蒲扇,对着炭火扇了几下,终于炭火一旺,很快水就烧开了。

    玉秀将开水倒入茶壶,先醒了醒茶,然后将水倒了,重新泡了一壶,倒好一杯双手递过。

    唐赫章接过那杯茶,品了一口,“秀秀啊,今儿的茶火气太足了,怎么?心里有事?”

    玉秀一惊,摇了摇头,想起这么否认没用,反而让唐赫章诸多猜测,又点了点头,“今日我哥回家了,想到四月他要下场了,心里有些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你啊。往日我总说你看着才十来岁,可比一般的二三十岁的人都沉得住气,怎么现在反而急了?这下场考试,急也没用。七分苦练,三分运气,你哥只要功夫下足了,总能考中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是,是我急躁了。”玉秀笑着承认。

    两人闲话了几句,玉梁读完一章书出来,看到玉秀来接自己,高兴地叫了一声“大姐”,又走到唐赫章面前,恭敬地说道,“先生,我读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把刚才那章背给我听听。”唐赫章又喝了一口茶,示意玉梁背书。

    玉梁站直了身子,朗声将刚才所读的文章背出来。

    唐赫章又考较地问了几个问题,玉梁倒也能答上,只是有些地方见解略浅。可以他这年纪,能说出这些也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回去后将今日所读的再温习一遍。好了,快回去吧。”唐赫章笑着挥手,让他们快回去。

    玉梁和玉秀都行礼告退,玉梁拉着玉秀的手走出院门,就开始叽叽喳喳说起今日唐赫章教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田庄大门口时,看到周明站在门口,玉梁招手大喊“周世子”,跑过去摸了摸周明身边的那匹马。

    周明看玉秀虽然没有怒容,但明显比往日冷淡,“我……我送你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爷,不过您若是有事要忙,还是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,我不忙……”

    周明刚说了半句,洛安从庄里跑出来,“爷,有事了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先忙吧,我们先告辞了。”玉秀拉着玉梁就走,周明恨恨地瞪了洛安一眼,只好转身返回庄里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