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章 贴心的小厮

    李承允让厨房备下的两坛酒,果然用上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周明抱着两坛子烈酒回屋,半夜里洛安没法子,跑来找李承允。

    李承允赶到,就看到周明外袍都脱了,一身中衣坐在桌边,一只坛子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家爷的酒量……其实不太好。”洛安不好意思地说,在北地,周明的酒量是出奇的差,幸好酒品还不错,喝醉了只昏睡而已。

    可他一个伺候的下人,主子喝醉了不劝,被王妃知道了不得剥层皮啊?这里也没别人,只好将李承允请来,表明他已经劝过了嘛。

    周明倒还没糊涂,看到李承允打了个酒嗝,叫了声表哥。

    还能认识人就好,李承允让洛安去厨房弄碗醒酒汤来。

    周明只觉胸口的闷意散不出去,看到李承允,抱怨说,“你说,好端端地说着,她怎么就生气了呢?”他想不通。

    李承允到底比周明还善体人心些,“可能觉得你话说得孟浪了,什么跟着你回京城,没听她说‘聘则为妻奔为妾’,你要她没名没分跟你去京城,她当然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周明放下酒坛,眼睛有些发亮,若真是这样,他去说一下是不是就没事了?

    “子贤啊,关键是人家无意,你说什么都白搭啊。”

    无意?周明觉得有些听不懂,她为什么对自己无意?

    他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承允,“她为何对我无意?对你说话就挺……呃……温柔有礼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,那眼神里感觉都冒出凶光,李承允只觉自己被一只猛虎盯上了,还是只不讲道理的醉虎,“咳咳,子贤,其实我听说,女子对自己喜欢的人,才会不假辞色。那个……你看,你在外人面前一向守礼,在我面前就喝醉了,说明你拿我当嫡亲的表哥看啊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只盼周明没醉得胡乱生妒,李承允重重说了“嫡亲的表哥”几个字,期待这人醉了时还能有些亲戚情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周明觉得有理,摸着下巴点头,脑子有些乱,玉秀跟自己生气,是因为没和自己见外?

    洛安端了醒酒汤送进来时,看自家世子爷还抱着酒坛子斜靠桌前,连忙端着醒酒汤过去,“世子爷,您先喝碗热汤再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滚!醒酒汤就醒酒汤,还热汤,你当我喝醉啦!”周明又瞪了洛安一眼,伸手去接汤,可那手怎么也没接到碗,“好好递过来,乱晃悠什么。回头罚你去北地看城门,一点眼色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洛安很委屈地将汤递到世子爷手上,天地良心,他端着碗动都没动,他家世子爷那手忽左忽右,让他不知道该怎么递啊。

    李承允摆摆手,让他退下去,“子贤,其实就算秀秀答应了,姨父姨母不答应也没用啊。你的世子妃人选,就算再低娶,也不会让你娶个农家丫头的。你说你统共见了她几次,怎么就非她不可了呢?若因为她容貌好看,要找更好看的也未必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非她不可……我只是,只是觉得,若是她的话,就更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明也不明白为何就生了心思,因为容貌?还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子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周明越说声音越小,李承允有些听不清楚,转着轮椅想往前,靠近些听,到了人面前,哑然失笑,周明竟然就站着闭眼睡着了?

    “子贤……”他轻轻推了一下,周明却像是忽然没有支撑的木头一样,直直地往前倒,李承允躲避不开,“咚”的一声,被重重撞倒在地上,周明的下巴磕在他嘴唇上,嘴皮子马上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!”他人卡在轮椅和周明之间,推又推不动,只能大声叫人。

    院子里伺候的几个下人和小北听到喊声冲进来,就看到成王府世子爷——把靖王府的大公子给扑倒了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点把你们世子给抬床上去!”李承允没好气地呵斥。

    那几个才如梦初醒,连忙上前将李承允抬到床上,小北将李承允连人带轮椅扶起,还仔细地帮大公子拉好衣襟掩住脖子,“大公子,您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能没事吗?我嘴唇都出血了,这个混账东西!”李承允恨恨地擦了擦嘴,恨不得踹周明几脚。

    算了,不和醉鬼一般见识!

    他让小北送自己回主院,吩咐洛安好好伺候着。

    周明睡梦里,一直没睡好。在梦里,他看到颜玉秀先是穿着一身妆花素纹衣裙,在花园中行走,阳光照在她衣裙上微微闪光,玉秀略带狡黠的笑意,好像花间的精灵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他看到玉秀穿着一身大红嫁衣,坐上了花轿,看不清新郎的脸,只是,漫天的喜庆的红色,还有响彻云霄的锣鼓唢呐声,让他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“颜玉秀,你听我说!”梦里他忍不住拉住花轿。

    可那花轿却直接抬头了,任凭他花了全身力气都未能拉住,周明只觉胸口空荡荡的,又像胸口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,无法透气,一种钝痛传出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“啊”一声叫出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安晚上没敢离开,就守在周明的床边,听到声音惊醒过来,“世子爷,您醒啦?”

    周明一摸额头,竟然全是冷汗,头还一阵阵地疼,看窗外天还黑着,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敲了三更,还早呢,您再睡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睡了,拿我的夜行衣来。”周明骨碌一下坐起来,他得到颜玉秀家看看去,得确保那人还好端端地在家里,没坐上花轿。

    洛安伺候周明换上夜行衣,自己也换上,“世子爷,我们是要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去颜家!”

    洛安差点摔倒,大半夜穿夜行衣去颜家?

    “那个,世子爷,要带迷香吗?”身为最贴心的小厮,洛安马上想到东西得带全。

    “迷香?要那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万一颜姑娘忽然醒过来叫起来,惊动人比较难看……”

    世子到底没经验,没看过话本戏文,采花贼上门,人家都会带点迷香啥的。

    “滚,你当我要去干什么!”周明气得一巴掌打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妥当走到房门口,周明忽然停下脚步,“我们的迷香伤身不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