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章 色衰青楼女

    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走上官道,快到云昌镇时,玉秀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。

    她拉开窗帘,官道前面有一女子尖叫救命,后面追着五六个凶神恶煞的男子。有路过的人多看两眼,被那些男子一瞪,又都不敢停步。

    那女子明显跑不动了,看到两辆马车过来,她竟然不管不顾地冲到马车前面跪下。

    车夫连忙勒马,那马冲出几步才勉强停下,车夫忍不住骂,“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这时那几个男子已经追上来了,一人对车夫点头,“对不住,对不住,我们这就把人带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回去!求求你们,救救我!救救我!”

    有一个男子拉住了那女子头发往后拖,那女子却死命巴住了马车车辕。

    玉秀在马车里掀起帘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用长长的指甲剜了拖头发的男子手腕,趁那男子吃痛松手时,那女子又往前扑,大半个身子都趴到了车辕上,脑袋伸到车厢中,“求求您,救命!救救我!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着三十来岁,容貌倒是姣好,就是显出了几分老态。

    玉秀只一眼,就看出这女子是青楼女子,眼看那几个男子又来抓人,那女子任凭衣裳被拖得露出了半个肩膀,只死死拉住车辕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等!”玉秀掀起车帘,探出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出了什么事?”小北从后面一辆马车下来,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拦路。”玉秀回了小北一句,又转头看向那女子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几个大汉和那女子抬头,看到玉秀那容貌,都是一呆。不过,他们看到后面跑来的小北,虽然是下人装束,身上那布料却不差,一时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那女子哭求道,“小娘子,我是镇上芙蓉楼的,他们要把我卖到……卖到巷子去,求求您,救救我,救救我吧!”

    “小娘子,别让这女人藏了你的眼,小的们这就拖走!”追人的男子看玉秀没说话,对其他几人使了使眼色,“九娘,乖乖回去,少吃点苦头。你这什么身份,人家小娘子敢管你吗?”

    那叫九娘女子看玉秀没做声,双眼神采渐渐退去,好像知道自己终于逃不了了,那种死寂和绝望……这时,那几个男子一拉,她就松开了车辕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玉秀看了几眼,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个九娘,应该是色衰之后又没人赎身,芙蓉楼就将她卖到那些巷子私窠做暗娼去。

    世人看不起青楼女,却不知道,"ji nv"也分三六九等的。玉秀前世被卖做瘦马,还算走运。像九娘这样落在青楼,天天迎来送往,日子是难过,可要是落到私窠里,那更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前世在云水楼,玉秀听过很多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被卖了多少钱?”玉秀看着九娘问道。

    九娘一愣,不知道玉秀问这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她被卖了多少银子?”玉秀转头看着那几个男子问。

    “九……不,是十两。”那男子倒很聪明,马上回过神,加上点价。

    玉秀掏出十两银子,“小北,我想买下这女子,麻烦你跟你家大公子说一下,派个人跟他们去拿身契吧。”

    那九娘本来已经绝望了,这一获救,惊喜莫名,“娘子,我……不,奴婢谢谢您的大恩大德。”她马上改了称呼,就想磕头认主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拉住她,又帮她将衣裳拉了起来,“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跟着车走就行,走就行。”九娘连连摇头,她这样身份的人,玉秀一个未婚女子和她同一辆马车,岂不是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只是个乡下丫头,没这么多忌讳,你上来吧。”玉秀指指她的脚,“你鞋都掉了,走路反而耽搁我时间。”说着玉秀缩身坐回马车去。

    九娘低头一看,才后知后觉地感到脚痛,她上了马车,探头到车子里,大半个身子倒是在车外。

    “娘子,奴婢多谢娘子救命之恩。”她说着就想磕头,玉秀却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家只是普通农户,不能用奴仆的。”玉秀看了九娘几眼,“你今年多大啦?”

    “奴……我今年二十六了。”九娘听玉秀说不能用奴仆,马上改口了,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偷偷打量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家在哪里?我可以给你路资,让你回家去。”玉秀会买下她,也只是一时同情,没打算带她回家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家里没人了,娘子,您就留下我吧。我虽然是在那种地方……可我缝补浆洗都能做,真的,我是十一岁被卖到那地方去的,在那之前,我也是好人家出身。”九娘听玉秀要给她路资,一点没高兴,反而更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家地方不宽裕,也没多少农活……你或者有别的什么地方可去?”

    “娘子,您救人救到底,留下我吧。我……您只要给我口饭吃就行,就留下我吧。”她说着也不管玉秀阻拦,就在车上砰砰磕头。

    玉秀拉了两下没拉住,第三次用上全力,终于扶住她。“你别这样,先好好说话,不要动不动就磕头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九娘是独养女儿,原本家里做点小买卖,日子也不错。可十一岁时父母双亡,叔伯霸占她家家产,还将她给卖到芙蓉楼。

    芙蓉楼只是家小妓院,养不了太多人,每年就将年纪大又没人赎的卖到附近一些地方的私窠。

    九娘就是在私窠来带人时趁人不备跑的。

    玉秀只想叹气,这天下女子存身总是艰难,只是让九娘住家里却也不合适,买人容易,如何安置却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识字,能写会算,农活我也能学着干……”九娘看玉秀垂目思索,恨不得自己会十八般武艺,让玉秀肯留下她。

    玉秀听她说能写会算,再仔细看九娘那相貌,心中一动,倒是有了主意,“九娘,我家不用奴婢,也不缺干农活的,我打算开铺子,你去铺子里给我做掌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做掌柜?姑娘,这个……我……我得学……”九娘想说不会,又怕说不会玉秀就不收留了,嗫嚅着吐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会找人教你,你好好学学,那是我第一家铺子呢。你可得给我管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放心,奴婢一定尽心尽力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