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章 沈莛的大方

    到了云昌镇,李承允去五味酒楼,玉秀的马车直接到五味茶楼。

    五味茶楼,也开在南街。

    玉秀下了马车,跟钱掌柜说自己找了个女掌柜,又将九娘之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钱掌柜听玉秀说不找掌柜,路上买了个过气的青楼女来做掌柜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,末了叹了一句,“娘子真真是……真真是善心,好胆气啊!”

    可不是要胆气吗?胭脂花粉铺子,让个什么都不会的青楼女子做掌柜,这不是拿银子砸着玩吗?简直是儿戏。

    “钱掌柜,我对开铺子不太清楚,其他的事还得麻烦您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好说。只是,颜娘子,这开铺子要是没个得用的掌柜……”钱掌柜是真心为玉秀担心,到底一个铺子开起来可不容易,总得想赚钱吧。

    “钱掌柜,九娘虽然没做过掌柜的,可她家以前也是开铺子的。耳濡目染,她肯定也行的。”

    九娘听玉秀这么说,原本耷拉的肩膀挺直了些。

    “九娘,你拿着这钱,去成衣铺买两件衣裳,然后在这里等我。”玉秀递给她二两银子,自己跟着钱掌柜走到边上的雅间。

    钱掌柜先进去通禀了一声,雅间里,一个三十来岁穿着锦袍的男子马上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那人见到玉秀,不由眼睛一亮,对上玉秀似笑非笑的目光,又连忙收敛了眼神。

    这小娘子,一点也没这年纪的姑娘该有的腼腆,落落大方地任人注视,好像无事能入她眼。

    容颜清丽无双,宜嗔宜喜,看着柔弱,可那双清亮的眼神看过来时,倒是能映到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沈莛识人无数,马上将原来的打算收了,跟聪明人合作,还是坦诚相待地好。

    “老钱啊,你只跟我说颜娘子年纪小,可没说颜娘子竟然还长得这么好啊。”沈莛玩笑着将玉秀往里让,“我要不是年纪大了,非看呆了去。”

    他才三十来岁正是壮年,自承年纪大,那刚才那几眼打量,就不会让人觉得被冒犯了。

    玉秀一笑,“沈公子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年轻时的沈莛了。

    她前世见到时,沈莛已经发福成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,现在还是三十来岁的样子,留着前世一样的八字胡。

    沈莛和玉秀互相让了一下,坐了上座,玉秀坐在客座,钱掌柜在末座相陪。

    钱掌柜送上一壶茶,沈莛拿起茶壶倒了一杯,“颜娘子,多亏有你茶坊的好茶,咱们五味茶楼的生意,可是越来越好了。我以茶代酒,敬娘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光有好茶可不行,还得有沈公子的好眼光,钱掌柜的经营有方,不然也赚不了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,颜娘子这话说得真是有理。所以我一向觉得做生意单枪匹马可不行,互帮互助,大家互惠,才是长久之道啊。”

    玉秀知道,沈莛这是要开门见山了,将手里的茶碗放下,笑着说,“我家的茶坊多亏沈公子帮衬,才能有现在的生意。我年纪虽小,但也知道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这话说得豪气。其实,我们生意人,有钱容易,可真遇上事情,总有钱够不着的地方……这个我不如娘子啊。娘子年纪小,可际遇好有福气,听老钱说,您哥哥和武举人家四公子是师兄弟,您弟弟又是大儒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都是少年才俊啊。”

    玉秀连忙谦逊了几句,沈莛话锋一转,终于问到了正题,“颜娘子,听说您也和靖王府、成王府的人相熟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靖王府大公子在王府田庄养病,成王世子……来探望他。那田庄和我们村子就隔条河。”玉秀提到周明,想起昨日之事,就不愿多提他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真是好福气,我虽然久居府城,却从没机会见到这些贵人。对了,听说您露花香打算自己开铺子卖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不,还在麻烦钱掌柜帮我留意铺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铺子要是开在县城和府城,我倒是能帮忙。听说建昌县那边有家铺子,那东家因为家里有事,急着脱手,那铺子是前店后宅院,市口也好,边上就是卖首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听着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颜娘子要是看的中,回头我让人帮您出面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太麻烦您了。”玉秀含笑致谢,脸上却没什么惊喜。

    沈莛急着要结识李承允,自己总得帮李承允抬抬身价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客气了,大家可是长久生意。对了,听说颜大郎马上要童子试了?我刚刚还跟老钱说,想将五味酒楼的干股,拿一成给颜大郎做下场的考资呢。”

    五味酒楼的一成干股?这可比茶楼的干股还值钱,沈莛这是要将自己兄妹和他牢牢绑一条船上啊。

    沈莛不止有眼光,还是个敢下注的赌徒!

    沈莛甩出这个,玉秀知道火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太客气了,我哥若是知道了,必定说受之有愧。对了,昨日钱掌柜来我家时,刚好王府田庄的大管事丁三爷也在,他回去跟大公子提起掌柜的。大公子说他对经商之事也挺想听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公子对经商之事也有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还想今天找钱掌柜问问,沈公子在可就太好了。您生意遍布明州府,肯定熟知经商之道,要不您去给大公子说说?”

    “颜娘子这么抬举,我若是推辞,倒是不恭了。”沈莛含笑站起,“就不知道大公子何时有闲暇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今日出门逛逛,我给大公子推荐了五味酒楼的酒菜。您不如过去拜访?我也听不懂,就不去啦。”玉秀说着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“沈公子,以您的经商之才,肯定会远超吕氏的。”

    战国时的吕不韦以奇货可居名传后世,玉秀这话,既捧了沈莛,也暗示李承允的前程。

    沈莛笑着说,“若真如此,我将来还要重谢颜娘子!”说着竟然起身长揖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侧身让开,屈膝还礼。

    沈莛这次来,本就是专程为了结交李承允来的。

    他在府城时,自然也结交过贵人,也曾设法求见靖王府二公子李承恩。

    可惜他身家太低,有心依附,李承恩没看上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