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章 颜小叔的春天

    玉秀带着九娘,马车一路到了家门口才下车,路上没碰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欢场女子最重打扮,九娘身在芙蓉楼,当然听说过露花香。她只知道露花香是云昌镇颜家一位小娘子制作的。

    现在玉秀竟然说自己是露花香作坊的主人,一路上偷看得更频繁了,心里不住赞叹,怎么有这么好看又能干的娘子啊。

    等到下马车时,饶是玉秀镇定,都有点受不住她那火热的目光,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一尊金娃娃了。

    家里颜庆江和玉淑都不在,玉秀听到牛圈里小黄哞哞直叫,猜想是饿了。

    九娘一听到牛叫,“哎呀这是饿了,我家以前养过羊。娘子,我去喂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她跃跃欲试就让她去了。

    九娘跑到屋后,牛圈里一只大黄牛,头伸出圈外叫唤,牛圈前面有几捆草,那黄牛看得到吃不到,急得瞪眼。

    九娘抱起一捆草喂牛。

    颜庆江从屋后的角门进来,一眼就看呆了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女子,站在牛圈前,满脸温柔笑意地看着小黄吃草,还伸手轻轻摸着小黄的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是仙女还是妖怪?”颜庆江说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九娘一抬头,看到一个相貌英俊的三十多岁的男子,直瞪瞪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在青楼和登徒子调笑惯了,看颜庆江那呆愣的傻样,忍不住抛了个媚眼,脸上带了甜甜的笑,“我是女妖怪,来抓你跟我作伴去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颜庆江惊喜地问了一声,嗖一下就往前院跑了。

    九娘看他熟门熟路地往前院跑,暗叫一声坏了。看这人年纪,要是是颜娘子的父亲,她岂不是调戏了老爷?

    这一路回来,她这样看人吃饭的,已经感觉到颜娘子不好惹,看着柔弱心善,狠起来只怕比一般男子还要彪悍。

    自己调戏了她父亲,若是她母亲生气,自己是必定要被赶出去了!

    她越想脸色越白,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,“让你嘴欠!让你不长记性!”拍了自己两巴掌,她连忙跟着往前院跑,希望赶在那男子之前先跟颜娘子解释几句。

    玉秀在前院,就看到颜庆江风一样跑进来,直接跑进自己的屋里,出来时手里拎了个小小的包袱,还露出了衣裳一角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拿衣裳干嘛?”她看颜庆江又要往屋后跑,生怕是作坊那边有人骗他,连忙拉住颜庆江。

    颜庆江刚好看到九娘气喘吁吁地跑回来,指着九娘说,“那好看的妖怪,要抓我走,让我跟她作伴去!”

    玉秀愕然转头,九娘一脸惊慌地摆手,“娘子,不是,我……我只是和老爷玩笑,没敢……没勾引老爷。娘子,你别赶我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看看九娘再看看颜庆江,跟九娘说,“你别怕,这是我小叔父。他出生时头被碰了,所以经不起玩笑,跟他说话他都会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又跟颜庆江说,“小叔,这不是女妖怪,是我请来的,做我们家铺子的掌柜。”

    九娘听懂了玉秀的意思,看她没怪罪的意思,松了口气,连忙走到颜庆江面前屈膝赔礼,“二老爷恕罪,我……我不是有意冒犯的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看九娘脸上没了刚才那好看的笑,还给自己赔礼,有点失望,“你不抓我啦?”

    “小叔,你想被抓到哪儿去?你不想跟我们一起住啦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颜庆江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失望什么,他舍不得离开玉秀几个,可好像,要是九娘来抓他作伴,他也挺高兴的,越想他越糊涂,索性不想了,“秀秀,她,住哪儿?”

    “先住我们家,回头她住到县城铺子里去。”玉秀接过他手里的包袱,“小叔,你去作坊那儿,让人收拾个床出来,让九娘先住作坊那边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作坊里如今有两排屋子,有些路远的做工的就留住在作坊里,还有一排是供护院住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住家里!”颜庆江看看九娘,难得地固执起来。

    九娘只觉暗暗叫苦,“二老爷,奴婢住作坊就好,有地方住就好。娘子……”她真要哭了,刚进门若是就让二老爷和娘子顶撞,她还怎么呆?

    玉秀看颜庆江一副维护的样子,无奈地问颜庆江,“小叔,家里房子没盖好,你让九娘住哪里?”

    颜庆江倒是一点不傻,想了想,指着自己屋子说,“我搬,栋儿不在,她住这!”他意思是玉栋不住家里,他可以和玉梁一起住,将自己的屋子让给九娘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听小叔的。”玉秀点头应了,跟九娘说,“九娘,我小叔既然要让你住家里,你就去那边收拾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抱了一床新被褥铺盖出来。

    九娘跟着颜庆江到屋里,颜庆江将自己的东西一卷,腾出地方后,又接过玉秀拿出的新被褥铺盖放自己床上,他将自己的东西搬到隔壁,又把自己的衣箱打开,将所有衣裳搬出来,“你衣裳放这儿!”

    九娘在边上压根插不上手,颜庆江很利落地就将东西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男人,谁说他是傻的?

    颜庆江左手包了一包衣裳,右手提了个包袱往门外走,九娘追上几步,“二老爷,谢谢您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别怕,安心住!秀秀,不生气。”颜庆江笨拙地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九娘一下明白他的意思了,他是看出自己刚才的害怕了,安慰自己别害怕,颜娘子没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九娘只觉心中一暖,点点头,连忙转身回到屋里,假装忙碌地收拾这床铺。

    颜庆江乐呵呵地抱着东西到玉栋屋里,打开玉梁的衣箱就往里塞东西。

    玉秀看得直乐,人长得好看果然有用啊,连小叔都惑于美色,屋子都让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管小叔做什么,忙着将买来的东西放到堂屋去。

    玉梁从田庄回来,发现小叔挤到自己这屋了,叽里咕噜抱怨小叔睡觉打呼噜,颜庆江讨好地又是帮他提书包袱,又是给他端水,还偷偷跟玉梁说,“那是女妖怪,你别跟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忍不住直笑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