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章 风露立中宵

    玉秀听到这话,掀起马车车帘看,石桥头东屏村那头,果然站了两个人,一个瘦高,一人略矮小。

    那两人都是背光而立,月亮照他们背上,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熟悉,不由探出身子想看仔细些。

    那两个黑影显然也看到了马车,瘦高的那个的看玉秀探身,大步迎上来,拦到马车前。

    原来是周明!

    “你这人,不看路啊!”车夫被他举动吓了一跳,“差点撞到了!”

    “大叔,车就停这儿吧,这人我认识。这是车钱,辛苦您一天了,您快回去歇着吧。”玉秀看到是周明,下了马车将车钱递上。

    车夫看看走过来的那少年男子,看着挺英气的,现在的小郎君小娘子可真大胆,不过这颜娘子家没长辈,他那笑里就多了几分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他接过钱一看,比说好的还多了十文,马上更高兴了,“娘子太客气了。您要再用车,只管再吩咐啊!”又对周明说,“年轻人好眼光,颜娘子可是好人才!”

    人才,在东屏村这一带,是说女子德容出众的夸奖之意。

    周明点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那车夫拨转马头,甩了个鞭花赶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在边上听到这两人的话,不由有些羞意,只站在一边没开口。

    周明看马车走了,走到玉秀边上,提了大半夜的心终于放下,“你怎么深夜还在路上走!这么晚,才回来……”开口时气势还挺足,第二句话听着气势全无,还有几分哀怨。

    洛安忍不住撇嘴,但身为最贴心小厮,他知道该说话了,“颜娘子,我家爷担心死了。晚上过来看您不在家,您家里人又都睡了,不知您上哪儿去了,我家爷就到桥头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洛安那话,周明到自己家时,淑儿他们都睡了,那他怎么知道自己没在家?她不由挑眉问出口,“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家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猜的。”周明不自在地转开头,嘟囔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猜的?玉秀看他那明显心虚的神色,“你是不是偷偷进我们房里了?”她柳眉一竖,脸上含了怒气,她和玉淑是一间房的,周明若是偷偷进房里,不是看到淑儿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她觉得这人和那些登徒子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周明一看她脸生怒气,连忙摆手,“没有,我没进去!我……我是在窗外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个晚上都睡得晚。每次你妹妹睡着了,你都要起来再看一遍门户,然后躺下来还要过大半个时辰才入睡……”每次玉秀出来查看门户时,他都趴在屋顶上看,这是他能看清玉秀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县城回来,他就接到了京城来信,武帝命他务必抓个活口,同时将派来东屏村差事的虎贲暗卫交他指挥,让他盯着蜀中和靖王府可有勾结,还要他将江南这边的官员都查一遍。

    他在黑衣人的藏身处,找到一张地形图,明显绘制的是玉秀家附近。

    想起上次黑衣人在山道劫持,那两个黑衣人是死士暗卫,不达目的必不罢休。

    白天他忙着处置这些事分身无术,晚上又挂念黑衣人会到颜家来。

    他想起上次玉秀的怒意,不敢直接跑她面前,只好暗地保护。

    为这,他还特意准备了几块肉,将洛安推荐的那些米香涂上,每晚带一块孝敬蓝妞。

    今夜到玉秀家,周明和前两日一样,想偷偷看一眼,结果发现玉秀竟然不在!

    他又去作坊等地找了一圈,还是没人!

    看玉淑和玉梁毫不担心的熟睡,周明满心担忧找不到人问,这么晚玉秀一个人怎么回来?

    他在院墙外蹲着觉得不放心,又到河堤路等人,后来索性站石桥头去看了。

    玉秀听他的辩白,又是好气又有些感动,仔细一看,周明好像憔悴了些,“有什么事儿,明天再说吧?天也晚了,你回去歇息吧。”她不由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周明听她语气转软,高兴地上前两步,“你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玉秀看他有些忐忑地看着自己,那眼里,是满满的担心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也曾想,怎么那天就听了两句自己就生气了呢?

    前世今生,自己都不是易怒之人。

    元宵那夜,武老太太说了那些话,自己都没怎么生气。怎么周明说的那几句,就让自己难忍怒火呢?

    是因为自己觉得周明不该那么说?还是觉得周明太过唐突?

    李承允那日在书房问那些话时,她就有所猜测了,当时自己说门当户对那些话,是说给周明听的,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今生,就算嫁人,她也只想嫁个老实忠厚、自己拿捏得住的男人才好。

    “我那天……不是有意唐突,我真心想娶你。只是,我不能骗你,我父亲和母亲曾和我提过成亲之事……”周明看玉秀和颜悦色地说话,连忙将想说的话说了,看玉秀微微挑眉,他又连忙说,“他们说的人,我都没看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急着辩白的样子,玉秀忍不住一笑,又叹了一口气,“周世子,我明白了。只是,世事难料,还是先不要说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一刻,我信您。您看,我如今年纪虽小,但容颜尚可。我出生农家,又和其他闺阁千金不一样。您喜欢我,只是因为一时新鲜而已。所谓姻缘天注定,等您见到了命定之人,自然就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前世,他明年就会娶妻了。而他妻子死后,十几年里他都未娶妻,别人要把自己送给他,他都没见,可见他们夫妻感情甚笃。

    现在,周明对自己,只是少年人看到美貌女子后心猿意马而已。这就像小叔,看到九娘时,不也有些心动吗?

    “知好色,则慕少艾”,不论男女皆然。

    周明听完她的话,不知该如何解释,她的确很好看,不止一次,他曾看到有男子看呆了,只是摄于颜家如今的境况,那些登徒子不敢唐突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喜欢她,也不止是因为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是变得不好看了,我还是喜欢你。”周明想了想,很实诚地回了一句。他只恨自己这时嘴拙,竟然说不出别的话,刚绞尽脑汁想着再说什么,眼角瞄到两条人影窜起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