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章 四个黑衣人

    周明将玉秀往自己身后一拖,转身对敌。

    洛安刚想上去助拳,被另一个黑衣人一掌就拍倒下了,以后一定要好好练武!洛安倒下前,只想到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周明每夜过来,都只带了洛安或洛平。

    黑衣首领有些得意,他等了这么多天,终于等到这种好机会,杀了周明,抓回颜玉秀!

    有这两件事,回到蜀中他也不怕责罚了。

    周明刚和一个交上手,路边又跳出两个!发现竟然有四个黑衣人!

    他们此时已经快到颜家门外了,周明推了玉秀一把,“你快跑!”

    玉秀张嘴想喊人,忽然想起韩家村的惨事,她牢牢捂住嘴巴,不能叫!引出人来,只会让人惨死!

    “跑,我们一起跑!”玉秀拉了周明一把,低声道,说着拎起裙子撒腿跑起来。

    河堤路狭窄,周明挡住后,颇有一夫当关

    周明一愣,看玉秀避开颜家往前跑,明白了她的意思,“你跑不快!”

    他踢开与自己对战的黑衣人,往后窜出几步,抱起玉秀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玉秀双脚猛一离地,吓得小声叫了一下,伸手拉住周明衣襟稳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怕,没事的。”周明以为她害怕,轻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黑衣人身手不错,他一对二或许还行,一对四是不太可能了。现在只能寄望于他安排在附近巡查的人能发现这情况,或者洛安快点醒来叫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玉秀被周明抱着,听着他心跳声,抬头往后看四个黑衣人在追上来,四条黑影如离弦之箭,可周明显然更胜一筹,还是将他们甩开了一段路。

    但周明还抱了自己,时间久了肯定要被追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放我下来,反正他们不会杀我的。”刚才若想杀自己,刚才他们就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!”周明一开口,力气一泄,速度有些慢下来,他不敢再开口,双臂用力抱紧了些,向玉秀表明不会丢下她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,周明这做法真是不智。他若是将自己放下,就可以去找人来救自己,岂不是比现在逃命来得好?

    黑衣人摆明了是要杀他的啊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可她的手,却不由拉紧了些。周明那句“别怕”,让她重生以来殚精竭虑的心,有些松懈。

    从前世到今生,她挣扎求生,遇到的险境,只能靠自己去闯,从没人如现在这样将她护在怀里,跟她说“别怕”。

    玉秀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,却不敢再开口,怕分了周明的心神。

    从玉秀家到北山,是一片田地,这种时候,田地里还没长出庄稼,遮盖不了两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周明虽然勇武,到底还是人,有力竭的时候,速度渐渐慢下来。

    玉秀伸手一摸,摸到了自己的钱袋,里面有一串铜钱,她索性不时丢下一两个钱,若是周明的手下找过来,也好有个标记。

    周明听到铜钱落地的声音,赞许地看了她一眼,额头已经全是汗了。

    两人跑到一棵田间的柿子树后,“我躲在这里,你继续跑,去引开他们吧?”玉秀提议道。

    周明一愣,露出一丝笑,“你别想骗我!颜玉秀,我说过了,你只是个弱女子而已!”

    玉秀说让他去引开黑衣人,自己怀里少了个人,黑衣人马上就会发现。玉秀这么说,也只不过是让他避开而已。

    他稍稍歇了一下,抱起玉秀继续往山里跑,“再过些时候,很快我的人会到这边巡查,他们发现异样就会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别说话了。”玉秀说着,抬手拿起帕子帮周明擦汗,看着后面的黑衣人越来越近,“他们快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幸好,他们已经跑到了北山脚下,玉秀挣扎了一下,“放我下来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北山这里,她经常来捡拾柴禾、挖笋,很熟悉。她打算是找个地方,两个人先藏起来。

    周明苦笑一下,“没用,他们有千里香。”随后,想到玉秀可能不知道这些东西,又说道,“他们在我们身上撒了药粉,他们闻味道就能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千里香的香味特殊,只要追踪的人鼻子灵敏,就能凭香味找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跑到深山去,不然洛平要是带人来找,还得费时间。”周明怕跑到深山里,洛平找不到,这些黑衣人反而找到了,那才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法子,走!”玉秀想了想,拖了周明就往灌木丛里钻。

    黑衣人这时也赶了过来,玉秀拖着周明往前走。这边灌木杂生,好处是大家都很难走,也都能听到别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黑衣人往前追了一段,听到前面沙沙声不断,不由冷笑,提气喊道,“周世子,前面没路了!”他对其他三人示意分开来,包抄过去。

    越往前,沙沙声也越近,等他们追近时,不由傻眼了,周明和玉秀竟然不见了!

    他们面前是东屏村河的上游,一根腰带绑了歪七扭八缠在灌木上,一端垂到水中,可能那端缀了重物,随着腰带拉动,那灌木叶发出沙沙声。

    “头儿,他们……会不会跳河里跑了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