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章 武帝的褒奖

    随着战报而来的,还有武帝的口谕。

    周明只觉老天也与自己作对,他还想从玉秀嘴里听到一句准话呢。

    他终于等不到玉秀来看他,第二天下午又匆匆赶到颜家,先说了武帝口谕,“圣上准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明白,这是前次所说的釜底抽薪之计可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颜玉秀,我马上要回京去,北地有战事。”周明对玉秀沉浸在如何做这事里,有点不满,打断了她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玉秀眨眨眼,才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北地有战事?

    “那成王爷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先赶赴北地了,我回京交差后,也得尽快赶去。”

    玉秀脸色一阵发白,昨夜,她还觉得前世是前世,今生是今生,现在,她忽然又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前世战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

    她绞尽脑汁,可前世只听说有战事,从未放在心上,如今想回忆,却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周明看玉秀皱紧眉头的样子,“你别担心,这种战事年年有,不是什么大战事。”刚才他觉得失落,玉秀一点也不关心,可看玉秀担心了,他又觉得自己说得太快,“我还要待段日子,先将圣旨之事解决,才能回京复命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,解决圣旨之事并不难,难的是说服皇帝一起作假而已。

    随着口谕而来的,是一道颜照辞官回乡的诏书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颜锦鹏在自家老宅后面挖地时,挖到了一个锦盒,里面居然是一道给他阿公颜照的圣旨,先帝褒奖颜照尽忠职守,准其辞官回乡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消息从东屏村传出,很快整个明州府的士林都知道了。众人议论纷纷,颜锦鹏反而没多少人提及,更多人提起的是那个将老父遗弃、父丧也不归乡扶灵的颜锦程,先人受褒奖,后人不孝至此,实在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因为靖王府大公子李承允和成王世子周明恰好在东屏村附近,两人将此事当做闲话传回京城。

    成王妃入宫时又将这闲话说过文太后听。

    文太后不是武帝的生母,是先皇的皇后,她做皇后时平和仁善,对先皇多有良言劝诫,先皇对她虽然没有对先贵妃那样宠爱,却是尊重有加。

    武帝登基后,对文太后也甚为尊敬,登基后就将先皇后奉为太后,也有传言说文太后在武帝登基一事上有所助益。

    传言是否为真不知道,但武帝的确对她甚是尊崇。

    如今武帝的后宫中,皇后管着宫务,可她无所出,难免底气不足,所以文太后还是很有分量的。

    每月初一十五,外命妇们还是要进宫向太后请安。

    成王妃就是在觐见时说起这桩闲话,文太后听到后,想起如妃献给她的露华香胭脂,香气淡雅,用后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如妃说这胭脂是她娘家送进京的,是云昌镇颜家所出。

    太后一问,原来这颜家就是颜照的那颜家,是颜照的堂孙女闲着没事,参照家中藏书所做的。

    太后听说颜照的哥哥颜焘当年也是青州才子,与唐赫章还是同窗好友,如今唐赫章又收了颜焘之孙为关门弟子,真是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她用了露华香后甚是喜爱,宫中嫔妃有得到一两盒的,都是爱若珍宝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东西,不如以后宫中胭脂,就采买一些露华香吧。”太后笑着提议。

    有宫人将太后这话报给武帝后,武帝自然不会驳回,就下旨给内务司,命他们采买。皇后娘娘还专门派了太监南下,先采买第一批露华香,做宫中春宴赏赐之用。

    当采买的旨意传出,周明将这消息告诉颜家,玉秀明白,这是武帝对自己兄妹忠心的褒奖了。

    这个采买,就是让露华香成为御用之物,自家也算是个皇商了。

    商人地位低下,可跟皇字一沾边,那地位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玉秀长出一口气,好歹自家做了皇商,不再是无根浮萍,就算玉栋这一科落榜也无妨了。

    除了颜家人,周明也很高兴,颜家有保障,圣旨之事又解决了,滕王应该不会盯着玉秀几个,他也能放心回京去。

    唯一不满的,就是成王妃对他的传信,居然未做回应。可能是父亲远赴边关,她无心顾及吧。

    所以,旨意传来后的第三天,他让人收拾行李,赶回京城。

    他在云昌镇这些日子,未和本地乡绅多接触,离去时也婉言谢绝了其他人的送行。

    临行之日,李承允和颜家兄妹几人为他践行,连在洪府的玉栋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子贤,祝你此去一路顺风,到边关旗开得胜!”李承允举起酒杯敬道。

    周明端起酒杯一口饮尽,“借你吉言,回头你腿治好了,到京城来,我带你去京城逛逛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收了沈莛到自己门下后,沈莛为李承允的腿疾到处打听,已经打听到南方有神医可接筋续脉。沈莛亲自赶去,打算将神医请回来。

    李承允听了周明这话,也是一笑,“好,也借你吉言,我腿若是好了,马上进京来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周明和洛平几个每人都是劲装革履,精神奕奕,有些羡慕,“周世子,等我将来学好武了,也要到军中来效力。”

    周明一听玉栋这话,没敢马上接嘴,偷眼去瞧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却正在出神,没听到玉栋的话。

    周明看她没反应,只好含糊地说,“你先好好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军中是不是满了十五才收啊?”玉栋又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我听子贤说他七岁就在军营了,十二岁就上阵杀敌了。”李承允在边上插嘴。

    玉栋听了后双眼一亮,恨不得马上跟着去军中见识见识。他住到洪宅后,洪天锡有时会说起自己当年带兵打仗,尤其是带兵跟蛮夷作战之事,听得玉栋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就该上阵杀敌,保家卫国。”说到激动处,洪天锡还曾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栋对这话牢牢记在心里,听李承允说周明十二岁就上阵了,激动地说,“那我今年已经十三岁啦!”

    玉秀终于回神,听到玉栋这话,“哥,周世子是从小习武的,你才练了多久啊?若是武艺不纯熟,回头洪师傅非生气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哦。”玉栋摸摸头,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周明巴巴地看着玉秀,她都没什么话要嘱咐自己吗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