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章 九娘建言

    李世冀没想到堂堂帝王,竟然用了这种无赖手法,偏偏,这一招很管用。

    有这道圣旨在前,他就算找到了真的遗旨,也不值钱了!

    到时,武帝只要说他伪造圣旨,就结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武帝这么不要脸……早知道……早知道还不如自己也伪造一份遗旨呢!这么费心费力地找,结果还错失了先机!

    李世冀脑中滑过这个念头,可是,他伪造圣旨,哪有武帝那样便捷的条件啊?

    他在王府书房中,气得大骂了半天,直骂的口干舌燥,才觉得怒意稍缓。

    书房里只有席先生站在一边,看滕王发怒,他也不劝,任凭主子将怒火发泄出来。跟了滕王多年,他已经知道,滕王只是没人时会失态骂几声,并不会因此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人前的滕王李世冀,和武帝是完全不同的形象。

    武帝驭下日趋多疑严厉。滕王宽厚待人,礼贤下士。

    武帝广纳后宫,年年选秀。滕王的后院只有一个王妃和两个侧妃和两房妾室。

    人后,滕王会偶有失态,但也是很快就能控制怒火。

    席先生甚至觉得,每次看到滕王的怒火时,会觉得这个主子更可靠。太过喜怒莫测的主子,让人敬也畏。

    而滕王只会当着席先生的面失态,让席先生觉得,滕王对自己另眼相看,不同于其他幕僚。

    果然,滕王骂完后,端起茶碗喝了一口,脸色一整,又是往日谦和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王爷,当此之时,遗旨之事是否先放一放?”席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让云昌那边的人,不用再去管颜家那几个人了。倒是洪天锡这边,他们还未传话?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周明搜人盯得紧,他们不敢轻易现身。如今北地有了战事,他们应该会找时机与洪天锡相谈了。”席先生为云昌这边的暗卫辩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办事不力,而是周明自从韩家村血案后,就派人明察暗访,让那边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滕王听到周明的名字,冷哼了一声,“且让他再威风几日吧。”

    他将心神收回,想了片刻,报了两个名字。“先生将这两人目前所任官职、家中境况写了,送到云昌去,让他们将这个拿给洪天锡看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记得父皇在世时,曾说过,洪天锡打仗是把好手。

    若是武帝没了成王周定康,而自己有了洪天锡,那在兵事上,自己不就占了先机?

    当年的洪天锡,性烈如火,嫉恶如仇,还相当护短。如今成了鳏寡老人,他就不信他会忘记前事,脾气也变好了。

    席先生不知道这两人有什么用,但王爷吩咐了,他连忙下去找人调查。

    在滕王进行谋划时,玉秀也在忙碌,忙着数银子。

    宫中采买的消息传出后,露花香的生意一下更好了,一时间,几乎江南这边的女眷们,都以用露花香为荣。

    原本一盒一两银子,硬生生涨到了十两还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建昌县的胭脂水粉铺子,名字就叫露花香。

    开张之后,九娘带着伙计忙乎生意。东西好,九娘又能说会道,只要进了铺子门,就没空手出去的。

    这月结账时,九娘带了账本回东屏村,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,“二娘子快看看,我们上月可赚了一千多两呢,这还是因为货来不及,不然卖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玉秀如今让玉淑学着打理家事,所以,这账本玉淑要先看,她接过账本仔细核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时候就回来对账了?”

    “上月赚得多,我等不及回来让娘子和郎君们看看。”九娘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那兴奋的样子,知道九娘是觉得锦衣夜行的滋味难熬,忍不住回来说说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这家铺子赚得这么好,我前几日和隔壁布庄闲聊,听他们说,现在布料时兴的也多。要不我们也开一家?”

    九娘听布庄掌柜的说,布料这行只要样式时兴,一匹布就有翻倍的利润,一年做得好,也能赚个几百两啊。

    露花香胭脂水粉生意好,可寻常胭脂水粉铺子,一年也就赚个一二百两,这和布庄比起来,还是布庄更赚些。

    “娘子,家里开了胭脂水粉铺子,回头生意做大了,我们明州府那些地方都开出来,到时一间铺子卖胭脂水粉,隔壁就能开绸缎庄。”九娘越想越觉得可行,“我们家的主顾,都是各家太太奶奶们,还有各府的千金,只要样式好,卖贵些也有人买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九娘说绸缎庄,倒是想起前世,南方的印花布,北地的孔雀裘、羊毛毡,都是盛行之物,还有蜀中的云锦……

    “若要好布料,就得到外地进货,我们家没人能做这事。”她觉得九娘这主意是好,可绸缎庄里要想卖不同的东西,就得进货。

    “娘子,建昌那边有跑单帮的,我去问过,他们一帮人没别的生计,就靠帮人运货赚钱。我们若是要运哪里的,让他们去就是了。水路陆路每年到处走,熟得很。”

    玉秀以往不知道还有这行当,听这么一说,倒是想见见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要不见见他们?就是那些人都是些粗汉子,娘子去见怕他们不知礼数……”九娘自己三教九流见惯了,没这顾忌。

    可玉秀还是个未嫁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在建昌县,九娘也看到那些闺阁千金出门,都是前呼后拥的,觉得自家娘子比那些人还强,可不能落人闲话。

    “没事,既然谈生意,总要见见的。”玉秀对这倒没什么顾虑,一来庄户人家对女子管束少,她就算见了,也不会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二来她如今还讲究不到这些。若是家中门楣抬高,她和玉淑要和那些大族交往时,自然得注重规矩。

    九娘一想也是这个理,她笑着说,“等大郎君中了秀才,娘子和二娘子以后也找婆子丫鬟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听人说那些大户人家的姑娘,都不能随便出门,我还得洗衣裳做饭呢。”玉淑在边上听到这一句,连说不要人伺候。

    九娘听玉淑这话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再想想,九娘,你今日要不就别赶回去了,歇家里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铺子里只有一个伙计,我放心不下,等会就走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