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章 约定

    九娘不忘旧日相识,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玉秀倒不介意成全她的情义,只是这掌柜的位置,却不能胡乱应承。

    九娘见玉秀没一口回绝,已经很高兴了,“对,娘子先看看。要是可用……其实青楼里,很多都是苦命的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看她那副感慨的样子,想起前世所见。世上这么多苦命女子,若是自己想法子收留呢?

    “九娘,若是我们露花香铺子专用女掌柜,你觉得行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啊?娘子,我们露花香做的主要是女眷生意,男人哪里懂胭脂花粉好在哪儿。您看我们铺子里,有些女眷上门,带的那些丫鬟婆子,一看我这掌柜是女的,她们马上就自在了。”

    九娘听玉秀这问题,马上滔滔不绝说起女子做掌柜的好处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以后我们选一些得用的女子做掌柜,恩,出身没关系,但品性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那要是青楼出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用。嗯,走,回家去,等过些日子,我们拟个章程出来。”玉秀越想越觉得可行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给了自己重生一世的机会,那自己,当然也能对其他女子施以援手。

    九娘听玉秀有这打算,不由敬佩万分。

    她家娘子,真是与众不同,胆识过人。

    普通女子,谁不顾惜自己名声?与青楼女子接触,这要传出去,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可她家娘子,救了自己,还敢用自己做掌柜的,以后,还想收留更多女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更庆幸自己的运气,上天真是待她不薄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铺子,九娘到店铺里照应,玉秀回到后面的宅院。

    一进门,看到洪天锡正在院中发呆,玉栋应该是在屋里读书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着玉栋朗朗诵读,眼中闪过怀念之色。

    “洪师傅,您怎么站这儿啊?太阳有点晒了呢。”玉秀走到边上,轻声招呼。

    洪天锡回神,道了一声无妨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脸上的伤感之色,想起曾听洪伯提过,原本洪天锡是有子的,只是后来生病夭折了,可能听到哥的读书声,想起洪公子了吧。

    玉秀端了椅子放到屋檐下,让洪天锡坐,自己下厨忙活。

    再过三天就是玉栋考试的日子,在吃食上,玉秀可不敢马虎,所有一切都要亲力亲为才放心。这三日的菜谱更是花足心思,既要吃得好,还要讨个口彩。

    中午一道老母鸡炖汤,一碟小葱豆腐,一盘竹笋炒肉片,一碗青菜蛋皮丝。

    洪天锡喜欢喝点酒,玉秀给买了一大坛的“状元红”,“洪师傅,这几天您都得喝这酒。”玉秀笑着将酒开封,给洪天锡倒上。

    “秀秀啊,现在你哥还只是考秀才,你就上状元红,回头他去考武进士,你上什么酒啊?”洪天锡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年陈酒,回头我哥要是考进士,我给您买三十年以上的老陈酒。反正我哥春闱秋闱,您就只能喝状元红了。”玉秀鼓着腮帮,做出一副霸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洪天锡忍不住哈哈大笑,连眼泪都笑出来了,“好,以后凡是栋儿考试的日子,我都喝状元红。”

    “洪师傅,要是我哥这科考中了,秋天是不是就得去府试啦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有了秀才功名,就可以去考武举。武举若考中了,你哥就有机会任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赶紧数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考武举,你数银子干嘛?给他捐官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有您教着,我哥才不要捐官呢。我数好银子,赶紧到明州府去买套宅院,秋天秋闱时,您和我哥就可以住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被你说的,我秀才还没考上呢。”玉栋听不下去了,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就放宽心吧,好好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明州的房子,我们家里的房子造好了,倒是能住进去了。”玉栋说起房子,想起家里房子也不知盖得如何,他都没回家看过几次,“秀秀,家里造房子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都有工匠们呢。对了,哥,家里房子盖得差不多了,我们来时,就差后院两间屋的上瓦。这次回去后,房子肯定造好了。洪师傅一起去看看,他的房间怎么布置好,回头就搬过来吧?”

    有银子好办事,玉秀这次造房子没省银子,招足了人手,工期自然快速。

    “师傅,等考完要不就去看看吧?”玉栋一听房子快造好了,高兴地问洪天锡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玉秀说要让他看看房间怎么布置,看兄妹俩都热切地看着自己,鸡汤热气飘过,他觉得眼睛有些湿润,低头喝了一口鸡汤,含糊地应了一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玉栋听他答应了,高兴地说等回镇里,一定要让洪伯快点将师傅的书籍衣裳收拾好,等挑了日子快些归房,倒是雇车把镇上的东西都搬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到时您和洪伯住我们家去,启儿他们您看留下还是要带过去?”玉栋想得仔细。他怕洪天锡习惯启儿那几个人服侍了,若不带过去会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对啊,洪师傅,您看要不要带他们过去?若是带的话,这次回家就得问问他们意思了。”启儿那几个不是洪家奴仆,只是雇来干些杂活的,他们来去自主。

    洪天锡吃着菜,笑着说,“不要他们了,回去就把他们辞了。秀秀做的饭菜更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玉秀一副惊喜的样子,“那以后我天天做,您可不要吃厌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秀秀做的饭菜好吃。师傅,您不知道,秀秀知道您爱吃麻虾酱,特意试了很多口味呢,最后选了最好吃的给您送过来。那些日子,我和小四几个天天吃她说不好吃的酱。”

    “哥,原来那时候你说那些麻虾酱也好吃,是骗我的啊。现在终于说实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好吃啦,就是没送给师傅的那个好吃嘛,后来的都好吃。”玉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,实诚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秀秀做的麻虾酱,真是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可以捉虾米了,回去我就给您做几罐。”玉秀看洪天锡一脸回味的样子,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,回去你可得给我多做几罐,我得留着慢慢吃……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