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章 武试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这天九娘也不去铺子里忙碌了,天没亮就起来帮着玉秀在院子里忙碌。

    两人轻手轻脚地将桌椅搬出,玉秀将昨晚就烫好的大公鸡、肉和豆腐摆上香案,朝天祝祷,祈求菩萨保佑玉栋考试顺利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,洪天锡和玉栋起床,玉秀摆上早饭。这一顿饭,要吃饱,毕竟今天等下都是用力气的。

    玉秀出了粥之外,还特意烧了黄米饭,玉栋吃饭喝汤吃了两碗。

    玉秀昨晚烙了薄薄的葱香饼,拿油纸包了一卷,递给玉栋,“哥,这里两张饼,万一饿了你就拿出来吃。”

    她特意打听过了,考场中管饭,可不到时辰不开饭,万一中途饿了只能硬挺了。

    玉栋接过饼揣怀里,那饼很薄,倒是一点不累赘。

    跟文试比起来,武试省力多了,至少不用关到号子里关几天,武试只要三场,第一场考骑射,第二场考技勇,第三场考兵法策论。

    洪天锡又嘱咐玉栋临场不可紧张,骑射时手务必要稳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记住了。”玉栋郑重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秀雇了马车,和洪天锡两人送玉栋去考场。原本玉栋是不愿意让他们送的,可看两人一定要去,就不阻止了。

    玉栋的马是洪天锡特意给挑的一匹枣红马。他今日一身石青色短打,骑在枣红马上,沿街而走,少年英雄,令人瞩目。

    考试在南街外的校场举行。

    到了校场前,十里八乡的童生汇聚,往日空旷的校场,居然也有赶集时那种人流涌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武试都有这么多人,不知道文试时得是多少人啊。

    玉秀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朝廷重文轻武,所以武试的武秀才,一年也就十来人,看着来应试的,约莫上千人,这一天也不知能不能考完。

    不过考不完考官也不担心,反正武试除了策论,其他两样没法作弊。

    校场外四个兵丁守门,送行之人到此止步。

    这些考生里,年纪大居然也有四五十岁,年纪小的……玉秀看了半天,觉得玉栋应该算是年纪最小的了。

    毕竟武试考的是力气武勇,年纪不到力气就吃亏。

    “师傅,秀秀,你们回去吧,我进去了。”玉栋下马牵着马进场,转头跟洪天锡和玉秀告别。

    玉秀招手答应,人却没法动,看周围送行的人,可能都打算在这等着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找了个场外空旷的地方,“秀秀,我们就在此等吧。”

    玉栋进场后,就有引路的差役将他们引到校场内,那里坐了三个考官,一个是武知县,一个是本县学政,还有一个一身武将打扮,应该是本县的武官了。

    武知县照例说了三场比试的规矩等等,随后就让大家抽号比试。

    玉栋居然抽了个三百八十六号,上千人里他抽到的还算靠前。

    候考的考生都跟着差役到了校场一边,玉栋站在靠后的位置,听着前面传出的叫好声或惋惜声,猜测那些叫好声应该是熟识的考生互相鼓劲,惋惜声可能是考生考得失常了。

    终于,骑射一场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他走上场中,枣红马在边上甩尾踏步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士兵送上弓箭,玉栋拿手里掂量片刻,选了比较趁手的一张弓箭。

    武知县是认识颜玉栋的,看他拿起弓箭准备上马,提醒道,“骑射一项,十箭中三箭才可过关,不然就无缘下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玉栋对于武知县这句提点感激地一笑,拿起弓飞身上马。

    其他考生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居然选了最重的一张弓,都惊讶不已,觉得玉栋有点急于求成了。

    玉栋骑上马后,有士兵送上箭袋,里面一共十支雕翎箭,这一场只要十箭中三箭即可过关。

    “枣红马,看我们的了。”他拍了拍马头,低声呢喃了一句,双腿一夹,催马跑动起来。

    校场百步外放着是个箭靶,玉栋先骑马绕场一圈,在马背上或弯腰或侧身,等马跑到场中时,他弯弓搭箭,对着第一个箭靶射出了第一箭。

    随后,第二箭,第三箭……十箭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“十箭,九箭正中靶心!”

    守在箭靶边上的士兵大声报道。

    考生们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因为家境不同,这些考生里,有些人连马都未能摸到过,骑在马上不掉下来已经算不错了。十箭中三箭即算过关,就是考虑到这些家贫考生的境况。

    前面的三十七人里,连脱靶的都有。

    玉栋飞马射箭,还十箭九中,可算本场第一人了,武知县和其他两位考官看了一眼,各自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等到玉栋到场边下马,归还弓箭时,连抬弓的士兵都不由夸了一句好样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场垫底,玉栋心中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有玉栋这珠玉在前,其余考生就乏善可陈了,其他最好的成绩也不过十中四箭而已,脱靶的倒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玉秀担心的一天考不完的事压根不会出现,因为骑射一场就淘汰了几百人。

    果然,第二场技勇时,校场上的人少了近一半。

    技勇主要是测试臂力的,有拉弓、舞刀和掇石三项。

    拉弓的弓,分别是八力、十力和十二力,考生可按照自己的力气估量着选。无论选的是哪种,只要三次开满即算过关。

    舞刀的刀是关公大刀,刀柄精铁锻造,三把大刀分别有八十斤、一百斤和一百二十斤。考生挥舞大刀必须前胸后背舞出刀花才算过关。

    掇石一共有二百斤、二百五十斤和三百斤三种分量,若提起掇石离地不足一尺则淘汰,上膝或上胸为尚可。

    玉栋年纪虽小,臂力却是不错,不然在明州时也不可能徒手拉住惊马了。

    所以,轮到他上场时,他掂量了一下,径直拿起了那张十二力的大弓,一鼓作气连着三次弓如满月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如此力气,其他考生不由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玉栋放下大弓,手心里都多了些汗。不过技勇一场必须三项考完。

    他将手在衣襟上擦了擦,走到大刀前,拿起了一百斤的大刀,这是洪天锡特意指点的。

    “力不可竭,不然后继无力,到掇石一项反而受害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