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章 意难平

    武试考完,他们留在县城也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东屏村那里,房子造好后,就要忙着准备归房,还得回去准备。所以,休息一日,玉秀上街采买了一些时新东西,又给颜庆江、玉淑和玉梁三个买了东西,三人就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到了云昌镇,玉栋和玉秀先将洪天锡送回家,“师傅,过两天我来接您到村里,看看房子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用你来接,后天我自己来。”洪天锡挥挥手。

    洪伯迎出来,接过了洪天锡手中的马缰绳。

    “洪伯,后天您也来。”玉秀看到洪伯,招呼了一声。他们知道洪伯跟着洪天锡几十年,自然是不会分开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到时候老奴跟着老爷来看看。”洪伯一叠声答应着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玉秀看洪伯出来拉马缰绳,宅子里其他人却没出来,奇怪地说,“启儿他们呢?怎么让洪伯您来牵马?”

    往日洪伯只管做管家之事,洪宅里启儿还有另一个男仆,会帮忙干这些杂活。

    洪伯愣了一下,洪天锡说,“我以为要在镇上多待几天,就让他们先回去了,他们说家里要忙种。”

    四月正是庄户人家地里忙碌的时候。

    玉栋他们最近一门心思顾着考试的事,倒是忘了现在是忙种时节。

    在洪府门前告辞,洪天锡跟着洪伯慢慢地走进大门。

    洪伯转身将大门关上,“老爷,那两个人昨天又来了,我按您吩咐的,说过个一月再说,他们才走了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唔了一声,刚才的笑容散去,脸上带了些沉郁。

    几天前,有两个客商打扮的人,送来一封信,竟然是滕王处来的。

    信中写了鲁辛、傅远德两个人的近况以及他们如今任职之处。

    信末写了一句:“本王在蜀中翘首以待,盼老将军早来蜀中,共商大计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本已决定忘记往事,在云昌镇度此残生。看到鲁辛傅远德之名时,以为已忘记的仇恨不平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两人,都是他当年一手提拔的,后来为了武帝许诺的荣华富贵,却背弃恩义,将他妻儿骗到武帝手中。

    洪天锡恨武帝,可更恨此二人。

    如今,滕王将这二人摆在他面前,他终于有机会切下两人头颅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洪伯欲言又止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有话你就说,多大年纪了,还玩说一半藏一半的把戏?”洪天锡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大郎和娘子他们是真好,对您也是真好,要不……就忘了以前的事吧。夫人和公子若是还在,一定也只希望老爷您平安喜乐的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没想到他是劝这个,想了半天,叹了口气,“栋儿和秀秀他们都是好孩子,我知道。”只是,往事历历,他到底……还是意难平。

    “到时我跟他们走,你就住到栋儿他们家去。”

    他决意要去蜀中,给滕王当枪使也罢,做反贼元帅也行,只要能杀了鲁辛傅远德,他就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去,老爷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”洪伯一口拒绝了,“跟着老爷几十年了,反正老奴也没几年好活了,就守着老爷,老奴心里安稳。”

    他自小伺候洪天锡,跟着洪天锡上过沙场,看着他娶妻生子,直到想着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眼看着洪天锡收了玉栋为徒后,有武大勇和玉栋陪着,笑容多了,又有精神了,偏偏那些人就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就算杀了那些人,夫人和公子也回不来了。您不是说,只要有成王爷在,滕王造反是必定不成的?这造反,可是杀头灭九族的大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灭九族?”洪天锡开始还听着,听洪伯提到灭九族,不由嗤了一声,“我孤家寡人一个,有什么九族好灭?”

    “武四公子,颜大郎,他们难道不是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我学生,九族里可没学生这一族……”他说着,却又脸色一沉,“你提醒的是,大勇和栋儿以后还要出仕,可不能受我连累了。等我报了仇,一死不足惜,可不能连累他们了。我得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洪天锡说着,慢慢走进堂屋坐下沉思。

    洪伯看他又是满脸肃然,不敢过去打扰,牵着马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回到家里,房子居然已经完工了,比玉秀想得还快了两天。

    颜庆江三人跑出来迎接,顾不上问玉栋情况,先帮着搬马车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大部分玉秀都是买了打算放新房子里的。比如有几块布料,玉秀就是打算做帷帐用的。

    东西搬完,五个人坐下来,发现玉栋的脚受伤了,再一听受伤经过,都直夸玉栋机智,倒把玉栋夸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说完,五人商量起归房的事来。

    归房,就是新房造好后搬进去入住的意思。在本地,归房可是很讲究的大事,据说归房的时辰要是不好,会对家中人口有妨碍。

    归房这天,要大放鞭炮,请人帮忙搬家具床柜等物,然后在新房子里,在新灶间里做饭,热热闹闹地办上几桌酒请人吃饭,这叫做暖房。

    玉秀早就镇上找瞎子算了吉日吉时,五天后巳时,适宜搬迁安床。

    暖房要请的人,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主要就请村里的人,然后再给王府田庄送信,若是唐赫章、李承允愿意就也来坐个席,到时洪天锡刚好可以和他们一桌。

    这样杂七杂八算下来,居然也有七八桌人。

    除了钱掌柜、金福清等男客外,红婶等女客也坐了三桌。

    男客自然是玉栋带着颜庆江和玉梁招呼,女客这边,玉淑招呼不开,玉秀若是要招呼女客,那酒席这事就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要不我们请酒楼的人来做饭吧?”玉梁在边上提议。他跟着唐赫章读书,也跟着见了不少世面,比如,他现在已经知道了,大户人家请客,除了请厨娘,也可以请酒楼的大厨来做饭。

    玉秀想了想,这次再自己下厨可铺排不开了,“行,哥,要不明天我去一趟镇上,跟钱掌柜说一下,请他到五味酒楼借两个厨子给我们,到时我们再从作坊里叫两个帮忙端菜洗碗,也就够了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