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章 谋长久之道

    玉栋也觉得这样好,秀秀和淑儿就不用太累。

    既然要请五味酒楼的厨子来做菜,菜式倒也不用费脑子了。到时请他们按照归房的意思,配个八冷盘十热菜再加两个点心,一桌大大小小二十碗,也就不会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姐,还得买些干果蜜饯。”玉淑在边上提醒道,“上次村里满堂伯家人归房,还给小孩子撒糖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哥,大姐,我们也买个几斤糖,热闹地撒一把。”玉梁一听热闹就来劲,暗暗决定等归房那天,要把这差事抢过来。

    “听你们的,我们买个五斤糖,两斤拿来撒,其他三斤刚好酒席上拿来摆盘。”玉秀盘算了一下,马上定下来,五斤糖果也不会浪费。

    玉栋想说他去镇上采买,玉秀看看他那只脚,“哥,你就先把脚伤给养好,千万别再折腾了。到归房那天,你可得齐齐整整地站大门迎客去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看自己那只脚,无话可说了,只能让玉秀辛苦些。

    玉秀看归房的事定了,又提起了另一件事,“哥,淑儿,小四,我有件事要跟你们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玉秀说的,就是在建昌时跟九娘提过的女掌柜的事。

    前世,她由南到北、又由北到南走了一遭,看过听过各家达官显宦、世家大族的人丁兴旺。凡是显赫之家,都有自己人才甄选传承之法,即使家中子弟才能平庸,也有得用的管事、奴仆,不至于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她与九娘提了女掌柜之事后,就想到了这事。

    原本玉秀打算自己兄妹四个,窝东屏村,一家子安居乐业。现在,随着露华香生意兴隆,随着玉栋和玉梁将要求取功名,尤其是知道祖上也是书香门第时,她的心境也不同了。

    玉秀想要帮像九娘像前世的自己那样的苦命女子,也想为颜家谋一个积蓄人才的长久之道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一直在想这事,终于想定了大致的章程。趁着今日家中人都在,就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秀的意思,以后露华香铺子专卖胭脂花粉,主要做女眷生意。铺子的掌柜的,全用女子。

    以后,每家新开的铺子,都会用一两个男伙计,帮忙敢些重活,其余柜台账面的活,都用女伙计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,不论出身青楼还是良家,若想在自家铺子里做掌柜账房或伙计的,得签了身契。

    签了身契后,先到九娘底下做半年到一年学徒,然后能写会算的可做掌柜,不识字的就去做伙计。

    时下,除了青楼女馆勾栏院,正经生意里,酒馆偶有一两个胡姬当垆,其他地方还都没见女人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玉秀这想法,算得上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不过玉栋几个一来从小在山村长大,没那么多士大夫的观念束缚,二来他们这一年多颠沛流离,觉得活下去可比死规矩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听了玉秀这想法,压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法子好是好,可我们也不能买这么多人吧?”玉栋唯一觉得不好的,就是觉得要签身契的话,有点逼良为奴的感觉,不太赞成。

    “哥,我是怕没有身契在手,万一有人受人蛊惑,就没法辖制。而且我们也不用买人一辈子。做满五年后,可以让她们赎身买回自己的身契。”

    “赎身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买下她们时给多少银子,她们做满五年后,赎身银子也就是买的时候的那些。”

    玉秀想帮苦命女子,可也不想自己的善心被人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有了签订身契这么一道门槛,不是真正走投无路的人,也就不会上门了。

    毕竟卖身为奴,就算还有五年后可赎身这一说,也是低人一等的。

    玉秀想帮的,是走投无路,又愿意自食其力的人。

    “姐,要是有人就是学不会做生意呢?”玉淑想起作坊里,听人聊天时,经常听人感慨谁家的某某某,别的都聪明,可就是哪一件事怎么学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“不会做生意的,可以到作坊来做。以后我们作坊里,就不用招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颜家东西成了御用之物,会有人打探制作方法,以后或许还有同行相妒之事,用买断身契的女工,也可更放心些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听先生说过‘不患寡而患不均’,要是我们家多了这老些人,怎么才能让大家都服气啊?”

    玉梁最近跟着唐赫章读书,唐赫章教书不死板,读书之外,风俗人情等等信手拈来点评一二。玉梁见识多了,想得也多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果然长大了,都能想到如何管人了。”玉秀看玉梁绷着小脸提出这事,夸了一句,“我想着,以后不论掌柜还是伙计,都有月钱,月钱按她们干的时间长短、活做得好坏来定。铺子里生意好了,还可以有分红。她们赚了银子,想赎身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那嫁人呢?”颜庆江嗫嚅地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秀几人愕然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,忍不住哈哈嬉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想娶媳妇啦?”玉梁凑颜庆江边上,眨了眨左眼问道。他对娶媳妇还没概念,觉得娶媳妇就是找个漂亮的姑娘回家。

    颜庆江脸涨得通红,可没说不是,显然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那认真样,又想抚额叹息了,颜庆江想娶的人是谁,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除了九娘没其他人选。

    “那些女子当然可以嫁人,不过要是嫁人的话,就得提前把自己赎走。”玉秀没玩笑,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嫁人不可耽搁,虽然像她救下的九娘这样的人,都说没嫁人的心思。可这世事多变,万一遇到有情有义之人,她们又想成亲了,那玉秀也不会硬拉着不放。

    玉栋几人想了想,觉得按照这么办,没什么问题,都赞成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们都不反对,高兴地笑了。其实玉秀就算不商量,直接开始办了,玉栋几个也不会反对,但是玉秀觉得,这事是家里的大事,章程定下来,以后就得照做,当然是全家都赞成,她才放心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