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章 孤身赴蜀中

    玉秀将昨夜商量的一说,洪天锡摸了摸雪白的胡须,称赞他们想得周到。

    玉秀只觉得洪天锡说话有些出神,显然是有心事的,可起了两次话头,洪天锡都是一语带过,明显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她也想不出洪天锡能有什么心事,想着回去后明日让哥再问问。

    洪天锡等玉秀离开后,和洪伯两人一起,到书房去,将书架上的书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套书是您最喜欢的,要不,这套我们带着吧?”洪伯看洪天锡摸着一套蜀中游记,想起这套游记是当年老爷买给公子的。

    公子爱不释手,看书时在留白处写了不少心得。

    公子过世后,留下的念想太少,这书就成了洪天锡的心爱之物。每年清明大冬,做完庚饭后,老爷总会一个人坐书房里,拿着这套书翻看,背着人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他每次都怕老爷有个什么事,都躲在书房窗下,听着老爷在里面喃喃说话哽咽。

    老爷是个严父,公子在世时,他总是训斥多夸奖少。如今公子没了,再想做个慈父也不得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老爷对颜大郎,也是严厉地多。

    洪天锡忍不住打开书,看着里面隽秀的小楷字体,叹息了一声,“这书不带了,留给栋儿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他合上书页,将这套书用包袱布包上,放进书箱,又将架子上的兵书战策按照难易一一摆放。

    他想着玉栋读书用功,怕他囫囵吞枣,又拿起笔墨写了些纸条,注明本卷读完某书后才可开卷,或者写着本书要通读不少于三遍等等。

    洪伯在边上帮着研磨。

    两人费了半天功夫,才将这些书都整理好,家中也没其他值钱之物。

    洪天锡将自己置下的财物都放到一只木箱中,与书箱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要一月后再走,栋儿他们四个孩子,不如我们这几日帮他们安排一下,暂时充当个管家?我怕他们四个自己安排,会考虑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就跟着看看。其实老爷也是关心则乱,您看大郎君和娘子,家里那些生意都料理地清楚明白,老奴过去,也就帮忙跑腿而已。”洪伯提起玉栋和玉秀,觉得自家老爷跟以前比起来,可真是爱操心多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笑了一声,“年纪大了,没以前干脆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有战事,他拿起刀上马就走,可不会管家里的琐事。那些琐事,都有夫人料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的铠甲战袍,就放在这不用拿过去了。”洪天锡指着床头的箱子嘱咐。

    那箱子里,放的是他当年的战袍铠甲,几十年深埋箱中,拿出来只见铠甲依然鲜明如故。

    洪伯自然答应。

    第二日,洪伯叫了两辆马车,将这些东西装上马车,送到东屏村。

    玉栋一瘸一拐地出门迎接,将洪天锡带到前院一处宽敞的院落处,“师傅,您看,以后您和洪伯住这儿。秀秀说,等你们住进来,就买两个伶俐的下人,专门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看那处院落,竟然和镇上他所住的主院布局相似。院中收拾地很干净,最难得是院子里,居然还和镇上的洪宅一样,种了一棵香樟树。

    那香樟明显是别处移植过来的,泥土颜色都还和旁边的不一样,显然刚种上不久。

    “秀秀说您镇上的房子没花,就只有香樟,所以这里也只给您种香樟。这树,是我带人到山上挑的,直接连根挖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胡子有些抖动,走到正房前,推开房门,果然布局和自己所住的相似。

    边上的书房也是宽敞豁亮,唯一不同的,是卧房和书房门口,都放了几盆薄荷。

    “村里蚊虫多,薄荷驱蚊虫,所以我们给您放了几盆。您要是不喜欢这味道,再搬走就行。”玉栋看洪天锡一直看着那几盆薄荷,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就放着,别动,这味道好。”洪天锡生怕玉栋挪走,嘱咐道。

    玉秀带了两个人,将马车上的书箱抬进来,放到书房里,跟洪天锡说,“这些书先放这,回头您看怎么放,我们再照着放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点头,看着书房中的书桌书架,木料不是上好,但样式古朴,映着院外的葱葱绿色,看着就很好。

    他看完一圈,满意地点头,在颜家吃了饭。看饭桌上多了小半罐麻虾酱,“这么快就有虾酱啦?”

    “昨天就把虾米捉好了,早上刚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后,跟洪伯回到镇上,“那几个孩子有心了,都是好孩子,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爷,那院子一看就是用足了心思布置的。”洪伯附和了一句,却不再劝洪天锡留下的话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洪宅外两个行脚商人打扮的男子候在门外,洪天锡提了包袱款款而出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,那颜家的孩子……”一个男子看到这几日颜家兄妹在洪宅进出,觉得若是拿回一个,王爷或许会高兴呢?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打那几个孩子的主意,我就不去了。”洪天锡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对视一眼,另一个笑着说,“不敢,王爷吩咐我们来,一路上都听老将军吩咐。颜家兄妹,王爷也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哼了一声,翻身上马,三人来到城门口,刚好城门打开的时辰,三人出了城门,往西边而去。

    洪伯这日睡到中午时分才醒来,他睁眼一看太阳都老高了,奇怪自己怎么睡得这么沉。匆忙洗漱之后来到主院,却没看到洪天锡。

    昨日收在床头的铠甲等物,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洪伯觉得心中一慌,叫了两声“老爷”,将前后几处都看遍了,还是没人。

    他跌跌撞撞回到自己房中,刚才起得急没注意,这时进屋才发现自己床头枕头边,放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洪伯抽出信一看,正是洪天锡留给他的,让他住到东屏村去,以后改名叫颜洪,就跟着颜家兄妹过活。

    “告知栋儿,待听到滕王事败消息,也不需寻我。他和我师徒情分已尽,从今往后再无瓜葛。另,若见到他师兄,记得告诫大勇戒躁戒骄,踏实做事。”

    洪伯看到这句,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