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章 岁月增仇恨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小♂说÷书♀库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洪伯跑去看家中马厩,只有那匹枣红马在甩着尾巴嚼着草料,另一匹马不在了。

    洪伯跌跌撞撞解开枣红马的缰绳,骑上马一路往东屏村赶来。

    玉秀正在家里,洪伯喘着粗气跑进院子,“娘子,老爷……老爷他走了!”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玉秀惊地蹭一下站起,失了镇定,玉栋正在屋里躺着,也是一下扑出门,“洪伯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洪伯一愣,才想起这话有歧义,越急越说不清楚,“不是,老爷不是走了,不对,老爷是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听他一下说是一下说不是,知道刚才自己会错意了,倒是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洪伯急得一头是汗,手脚都有些发颤,连忙丢下手里的活计,端了凳子放边上,“洪伯,您先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去蜀中了……他一个人,跟他们走了!”

    蜀中?

    玉秀如今一听到这两字,背脊不由挺直了些,“洪伯,蜀中,是滕王吗?”

    洪伯没想到玉秀都知道滕王,犹豫半晌不知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玉栋一瘸一拐地走到洪伯身边蹲下,着急地说,“洪伯,蜀中和滕王我们都知道,您别瞒了,快点说啊。师傅要是跟滕王扯上,只怕不是好事。那滕王,那个人杀人不眨眼……师傅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的?”

    洪伯听玉栋这么说,“老爷有几个仇人,日日夜夜都记着,可没法子。滕王派人来说能让老爷报仇,老爷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与虎谋皮吗?师傅怎么这么……”玉栋差点脱口而出“糊涂”二字,玉秀咳嗽了一声,他硬生生吞回这两字。

    洪伯苦笑了一下,“大郎君说的是,老爷也知道这是与虎谋皮。只是……只是当年夫人和公子死得冤啊。老爷把他们当兄弟看,他们竟然为了荣华富贵,就把夫人和公子给卖了,那两个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洪伯咬牙切齿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秀端了水过来,让他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玉栋没心思听往事,急着要出门去找人。

    “洪伯,师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?”

    “今儿睡迷糊了,一起来就中午了,就不见了……没法子,就来找大郎君……”洪伯也说不清时辰,绞尽脑汁想,支支吾吾说不清洪天锡到底什么时候走的。

    玉秀听他说自己醒来已经中午,算算时辰,洪天锡只怕走了大半天了。洪伯从镇上赶到东屏村,这一来一回,玉栋这时去追,必定是追不上。

    “哥,你带两个人先到镇上城门口悄悄打听,若是师傅已经走远了,就不要追了。洪伯,师傅去蜀中这事,不要声张。要是有人问,你就说他老人家挂念师母坟茔,出远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栋和洪伯有些不明白为何不能大张旗鼓找人。

    “哥,洪伯,若滕王真有事,师傅万一想回家,这要声张开了,不是让师傅不能回来了?”

    洪天锡既然会去蜀中,必然是抱着必死之心了。

    可玉秀想,若是将来有斡旋余地,悄悄将洪天锡从蜀中带回来。反正只要没人知道洪天锡去过蜀中,他就还能在云昌过活。若是声张开来,洪天锡的这条退路就真的断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洪伯和玉栋明白了。

    玉栋答应一声,骑上洪伯骑来的枣红马,到作坊叫了两个护院跟着,去云昌镇上找人。

    他一出门,到底还是没听玉秀的,打听到洪天锡往西后,也不声张,一路找过去,一直到这天半夜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沿着官道一路往西,在官道一个茶亭里问到说师傅和两个行脚商人一起走,可再到后面一个茶亭,都说没见到人了。”玉栋没精打采地说。

    洪伯心里明白追不上,可看真的追不上了,想回家去收拾收拾,索性自己就到蜀中去找人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劝住他,“洪伯,师傅会武,您过去帮不上忙,反而让师傅有顾忌。师傅不是说了,您就先跟我们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玉栋也跟着劝,两人说了半天,总算将洪伯劝住了。

    洪伯也说近六十的人,这一天担惊受怕又奔波,很快就入睡了。

    玉栋担心地睡不着,坐在院子里出神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想到,云昌镇里只有一个老仆相陪的洪天锡,原来曾是显赫的二品镇西将军洪天成。

    洪伯说,鲁辛和傅远德原是洪天锡帐下亲兵,洪天锡救过他们的命,一手提拔让他们做了将领。没想到二王相争时,他们暗中投靠武帝,将洪天锡家小卖给武帝做了进身之阶。

    洪天锡妻儿去世,心灰意冷地归隐云昌镇。这两人却是官运亨通,如今一人做了青州将军,一人做了云州将军。

    滕王若是起兵,青州和云州都是通往京城的必经门户。

    所以,滕王将这两人的职位近况告知洪天锡,就是押洪天锡对此二人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洪天锡可以不恨武帝,毕竟武帝与他从无恩义,可鲁辛和傅远德,就是洪天锡心中的两根刺。

    即使私下里,洪天锡一直说滕王不能成事,一直说兵事会乱了百姓太平,可他日渐老朽,仇恨之心却未稍减。尤其是看到别人父子天伦时,他怎能忘记自家的恨?

    时日越久,他对鲁辛和傅远德的恨就越深。

    滕王给了洪天锡剔肉拔刺的刀,洪天锡果然握住了这把刀。

    玉秀想着洪天锡的事,这老人性烈如火,对自己兄妹却是诸多照顾,于情于理,他们都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哥,你先睡吧。不是说了,我们不能让人知道师傅去蜀中了?我安排了几个跑单帮的,去蜀中帮我们运货。等他们回来了,可以找他们打听一下。”玉秀只能这么安慰玉栋。

    她安排赵全生去蜀中进云锦时,是想试试赵全生这几人的本事,如今歪打正着,倒是还可跟他们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玉栋听说有人去蜀中,眼睛一亮,“秀秀,他们会知道师傅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哪会这么简单,滕王既然大老远将洪天锡请去,必然是将他视为重要的棋子,哪会轻易显露人前啊。

    可看玉栋满脸担忧之色,玉秀含糊地说,“等他们回来问问吧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