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章 兴旺之象

    三日后,颜家归房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日,家中非常热闹。玉栋带着颜庆江和玉梁在前院招呼,玉秀和玉淑在后院招呼。洪伯和九娘帮着引客,柳絮在后院帮玉秀和玉淑打下手。

    众人听说柳絮也是颜家新招的女掌柜,不由惊讶。

    这露花香果然不同凡响,看这两个女掌柜,一个明朗可人,一个凝眸轻愁,都是美人啊。

    红婶等女眷们坐到内院,看玉秀家窗明几亮、花木扶疏,布置地很雅致,都为玉栋几个高兴。

    李承允因为沈莛有事不能前来,让丁三送了厚礼过来。

    玉秀翻看李承允的礼单,看来沈莛投靠后,李承允钱财上大为充裕,这礼单可厚得很。

    唐赫章兴致勃勃地来凑热闹,自然坐了主桌。

    最意外的是,武举人居然带了武家大公子和武夫人亲自上门道贺,还送了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一进门,他就拉了玉栋的手说,“玉栋啊,你和我家季方是师兄弟,伯父就不跟你客气了。我特意多带了几个人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玉栋一愣,连忙推辞,连说人手够了。

    武举人也不勉强,“好,要是人手不够,你可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武家伯父。”玉栋应下,又将武举人父子请到院子里坐下。

    如武举人这样身份的人,眼光自然不同平民百姓,消息也灵通地很。

    这颜家如今只是白丁,可颜玉栋今年下场武试,听人谈论一个武秀才肯定是稳稳到手了。颜玉梁跟着名闻天下的大儒唐赫章启蒙读书,将来前程差不了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是,露花香如今连太后娘娘都知道了,圣上还点头答应今后采买露花香脂粉做宫中御用之物。

    这可是近天颜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颜家富了,眼看着就要贵了,这种时候不交好,以后再交好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心思,继武举人之后,云昌镇附近的几家乡绅都带着夫人儿女亲自来贺喜了。

    而还有独峰书院的山长等人,听说唐赫章来了,为了一识风采,也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原本玉栋一家满打满算外院内院加起来八桌就够了,这一下又多出几桌。

    幸好洪伯当年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大总管,人情往来上眼尖得很,一看来的人多了,吩咐人赶到五味酒楼吩咐又备了几桌席面过来。

    他又让人去作坊叫了几个护院和女工来帮忙招呼。宅子里人流穿梭,忙而不乱。

    内院里,玉秀看来的人多了,等开席的时候,总不能让已婚妇人和未婚小娘子混在一起,就让玉淑招呼,带各府小娘子们聚了一间。她又叫过九娘吩咐了几句,让她跟着玉淑身边帮衬。

    九娘原本就是八面玲珑的人,做了掌柜后,三教九流见得多,有些小娘子还认识她,自然更好说话。

    还未开席,玉淑和九娘商量了一下,让大家玩翻绳、投壶等女子常玩的游戏,又带大家看后院种的果树。

    他们家院子里那棵杨梅树,如今移种在后院,居然还结了累累果实。杨梅熟透了,紫红色果子在绿叶间若隐若现,有胆大的小娘子拿过篮子伸手采摘。

    小娘子们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现在来到乡间,看到乡间景致,拉着玉淑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玉淑一点也没不耐烦,她不善言辞,可性子好,谁问都是柔声细语地解说。这些小娘子们看玉淑礼仪周全温柔可人的样子,都很喜欢。

    有人还邀请玉淑到家中玩。

    玉秀在另一边招呼已婚的夫人奶奶们,她一个未婚小娘子,站在一群已婚妇人中,却是毫不怯场,说笑自如。

    武举人的夫人拉过玉秀的手,跟其他夫人们笑着说,“大娘子又好看又爽利,看着就让人爱得不行。这通身气派,差点的人家可配不上。”

    她这举动,自然是为武老太太在元宵日的话描补了。

    就冲着这是武大勇的娘亲,玉秀也不会给她没脸,何况武夫人还有意示好?

    她假装羞涩地说,“武夫人就是爱说笑。”

    其他夫人们凑趣,都跟着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席面备好,玉秀带着大家入席,她亲自将红婶安置在上席作陪。

    众人都暗自点头,觉得玉秀有良心,没因为结交了贵人就忘了红婶这样的恩人。红婶却是不好意思想要推脱,玉秀硬将她给按坐下了。

    外院,唐赫章自然是上席,独峰书院的山长、武举人等作陪,钱掌柜帮着玉栋招呼其他各家掌柜东家们一起坐席。

    五味酒楼还派了几个伙计来帮忙,洪伯站在前院,指挥众人送酒送菜,颇有大将军坐帐的感觉。

    来的各家乡绅们,应该都是打听过玉秀家境况的,主人到了后,带来的仆妇就都离开了,显然是知道颜家没有蓄奴,怕让玉栋几个为难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颜家有洪伯这样的人招呼,有人就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是商量过的,要趁着这机会,告诉大家洪天锡出远门的事。有人主动问,他连忙趁机说是自己师傅家的老仆。因为师傅要出远门,又知道自己几个年纪轻没经事,就将洪伯留下来帮忙。

    洪伯看玉栋竟然没和洪天锡撇清关系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老爷留话说和玉栋师徒情分已尽,是怕将来他在蜀中助滕王之事传开,会连累玉栋。

    他为玉栋着想,自然是希望玉栋安然无事。可若玉栋真的撇清关系了,他又会为老爷觉得心寒。

    洪伯也不知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听着玉栋现在说的话,他忍不住红了眼眶。人心换人心,这世上,还是有知恩图报的人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以后洪伯就是我家的管家,不过我们兄妹几个,都拿洪伯当长辈看的。”玉栋最后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就明白了,洪伯在颜家,可不是奴仆。玉栋这是敬重师傅,进而敬重了师傅留下的人。

    独峰书院的山长举起酒杯对唐赫章说,“唐老先生,晚辈得敬您一杯!不为您名满天下,就冲着您收徒眼光好,晚辈就得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玉栋如此尊师,玉梁是他弟弟,自然也不会差。

    唐赫章得意地一笑,“这杯酒,老朽当得。”

    这一顿酒席,直吃到日薄西山才结束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