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章 世子的小心思

    玉秀原本是想着家中内外有别,不打算来见沈莛的。

    可听玉栋说了沈莛之请后,她不由有些恼怒,才要出来面见沈莛,出言敲打。她绝不会让人以为她的家人无知可欺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沈莛这么做,一来是看着颜家日益发展,怕自己兄妹有什么想头,为了李承允,他要牢牢将自己兄妹绑定在这条船上。

    二来就是移祸之意。李承允若腿伤治好,刘氏母子必然震怒。到时一查自家请了神医,加上李承允常来家里,那刘氏母子找茬的话,自己兄妹四个就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事,玉秀必定是避祸为上的。可他们和李承允,早就撕掳不开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是周明的表哥,李承允和玉梁都师从唐赫章……自己本来就打算帮李承允,这忙自然是帮的。但沈莛若想置身事外,却也休想。

    沈家的管事将神医请来,沈家的管事就陪着李承允来颜家拜访。

    沈莛若有歹意,玉秀在刘氏母子面前辩解起来,可比他有利的多。至少,现在的沈莛就不知道,刘氏母子爱听什么,忌讳什么。

    沈莛也知道玉秀要他派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不想这么早让刘氏母子注意自己,可玉秀既这么说了,他知道自己是避不开了,不如爽快答应,还能显得他忠心为主。

    两人说完,李承允刚好也上门了。

    沈莛没想到李承允竟然还会亲自上门道贺,看来颜家兄妹和大公子的关系,自己还是错估了。

    玉栋将李承允迎进门,玉秀也没回避。

    她这些日子都没见过李承允,今日一见,发现李承允气色精神好了,身子也健壮了些,最大的变化是气质更沉稳内敛。

    看来,有了沈莛做助力后,李承允还是有不少收获的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到玉秀,笑着招呼了一句,又从小北手里接过锦缎包裹的一个盒子,“我姨母很喜欢你家的脂粉,上次我送了一些,她要我给你送些礼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看那包裹,猜想应该是周明让他转交的,不由粉面微红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玉秀露出几分娇羞,对着玉秀挑了下眉,难得露出几分俏皮之态。

    沈莛看看玉秀,再看看李承允。

    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自己真是瞎眼了,不由紧张地看着玉秀,生怕她当着李承允的面再出言敲打自己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他微眯的眼神,笑着请李承允喝茶,又将沈莛的安排说了一下,“大公子,到时若神医真能请来,就让他住我家,您过来就诊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莛听玉秀没告状,松了口气,随后,又有些懊恼,自己真是平白让颜家兄妹做了个人情。

    李承允听了玉秀的安排,自然赞同,“就是要连累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客气了。您和沈公子坐着聊,我给你们准备茶点去。”玉秀抱起包裹,聘聘婷婷地走出堂屋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四周没别人,只有小北伺候在自己身边,冷声说道,“沈莛,颜家兄妹是我朋友,也是我弟弟妹妹一样的人,以后,不许算计他们。与他们说话,要说透,说实!”

    玉秀没有说这是沈莛的主意。

    但是他天天见到玉梁。颜家兄妹有事,都是四个人一起商议的。如果他们早有这打算,玉梁早就和自己说了,不会等到今天由玉秀来说。

    “是,大公子,在下疏忽了,以后一定待他们以诚。”沈莛心中一凛,起身恭敬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都是来颜家做客的,不用多礼。”李承允放缓了声音,又是往日和蔼之态。

    沈莛却越加恭敬了。

    和李承允接触越深,他心里就越加高兴,也越恐惧。高兴是因为李承允的聪慧谋略远超他想象,恐惧是因为李承允看透人心的本事也远超他估计,最可怕的是,李承允几乎没什么沉迷之物。

    凡是人,都有爱好。

    有人好财,有人好名,男子们往往好色,女子们往往慕名。

    可李承允酒色财气一概不沾,在明州时当众被李承恩羞辱,却能面不改色。这样的人,他只能臣服,再不敢有原先的控制借力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李承允,一旦有了野心,必定能达目的。投靠这样的主子,让沈莛觉得自己必定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至于李承允与玉秀,就算他的猜测成真了,沈莛也不敢打颜家兄妹的主意。不说李承允刚才的警告,就是玉秀的精明,也让他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他从钱掌柜处,听说玉秀可是敢拿刀子跟人拼命的主儿。这样的人,若是惹到她的底线,只怕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随着颜家声名蒸蒸日上,沈莛觉得,自己还是与颜家兄妹交好才是明智的。

    玉栋刚才被玉秀支开,听说李承允来了,又匆忙回来迎客。

    玉秀抱着包裹回到内院,跟郑氏交代了让她送些茶点到前院去,自己却是直接回到房里。

    新房子造好后,宽敞了,如今家里人人自己一间房。

    玉秀掂着手里的盒子,不是很重,猜想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周明离开后,她忙着哥哥武试,忙着家中生意,好像再没想起过。可是,她没发现,自己看着那包裹时,眼睛发亮,心跳都有些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包裹上的锦缎一看就出自北地,花色粗犷。两头打了个十字结。这结打得挺结实,玉秀扯了几次才扯开。

    她慢慢打开锦缎,愕然发现,那盒子竟然挂了锁,盒子上放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玉秀拆开信,果然是周明写来的,洋洋洒洒写了三张信纸。

    信里写了他回京复命后,赶赴北地之事,还提到此次北蛮扣关,看着来势汹汹,其实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他还吹嘘了自己在战场上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,末了写道“初到北地,与北蛮一战即胜,随信送上一物。此锁何解?君思之,待下次为君解之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字迹,不由忍俊不禁,嘀咕了一句,“想要我天天想着怎么解锁,想着……偏偏不如你意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到底还是忍不住拿起锦盒打量,嘴边露出一丝笑意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