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章 边关异常

    远在边关的周明,正在城楼上巡视。

    洛平带着回京送信的侍卫跑上城楼,“爷,京城送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高兴地转身,上下一瞄,看那侍卫两手空空,不由失望。再一想,自己也是心急了。这信从边关送到京城,再从京城送到江南,颜玉秀就算想回礼,也没这么快吧?

    “王妃收到爷送的东西,很高兴,爷给靖王府大公子的礼,王妃已经打发洛安安排,将东西送去江南了。”

    就送个平安信,顺便再送些东西回去而已,这侍卫不明白,世子爷为什么还吩咐自己要等王妃将礼送去江南了,再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周明听他说东西送出去了,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从匆匆到京,母亲闭口不问他心中所属的是何人后,他就觉得应该瞒着母亲为好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送东西,他特意吩咐了侍卫,只说那些东西是送给靖王府表哥的。

    李承允见了东西,自然知道该送给谁。

    他往南边眺望,这时候,颜玉秀应该收到自己送的锦盒了吧?

    一想到玉秀天天抱着锦盒,想着怎么解锁,他就不由得意。

    洛平看自家世子爷笑得那副贼兮兮的样子,有些好奇,“爷,您既然送颜娘子东西,怎么不把钥匙送过去啊?”或者就干脆别上锁也行啊。

    那锁是他去找的,亲眼看着世子爷锁上盒子后,将钥匙贴身收了,将锁上的锦盒给送出去。

    周明横了他一眼,不解风情的家伙,自然不懂自己的深意。

    这锦盒是自己送的,玉秀只要一想到解锁的事,不就要想起自己了?

    自己离开南边后,可时常想起她的。

    可玉秀那么忙碌,必定不会经常想自己。

    周明觉得自己有些亏,终于让他想到个主意。有了这锦盒,她就得天天想着了。

    洛平看主子那得意的神情,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周明正想着,有兵士匆忙奔过来,“禀告世子,北蛮军营中有异动。”

    北面城楼上传来士兵奔走的声音,周明脸色一正,下令道,“命哨兵继续盯着,走,我们回帅府去商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与北蛮的这场仗,并没有他给玉秀写的信中说的轻松。

    今年北蛮扣边,与往年不同。他们也没大规模攻城,只是时而出兵四处骚扰。不像是攻城,摆出的倒像是围城的架势。偶然攻城,也是一触即退,看着战力不够,韧性却是十足。

    可他们只在关外,想围城也围不起来啊!

    但两相僵持,辎重耗费却是不同。关外水草肥美,北蛮的战马往草原一放,就能吃得饱饱的。而永定的军马却要草料喂养,日日耗资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术,对永定来说很不利,最是可恨,守城的将士若定性不够,激怒之下就会贸然出击。

    果然,北面城楼上很快又来报,说北蛮没有攻城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在远处跑动,放牧牛羊,一副轻视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一个北蛮人跑着跑着,竟然挑衅地在城楼外五六里处跑动,他卖弄骑术,站在马背上哇哇怪叫,对着城楼比划着手势。其他北蛮骑兵看到这,怪叫着喝彩起来。

    有兵士听得到北蛮语,听他在那辱骂,气得挽弓射了一箭,可五六里远,那马又在跑动,这一箭就落空了。

    北蛮人更是怪叫着哄笑,喝着倒彩。

    有兵士在那气的破口大骂,“这帮乌龟王八蛋,有种倒是来打啊!”

    周明看士兵们都是气愤又无奈,看了看那距离,对洛平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洛平会意,拿过强弓一箭射出。

    周明在洛平一箭射出后,紧跟着射出一箭,这一箭直追洛平的那箭,在洛平那箭去势将衰时,撞在了箭尾。

    洛平射出的一箭就又在往前冲,刚好射在了北蛮人的战马前腿上。

    战马吃痛,前足人立而起,那北蛮人站在马背上,猝不及防之下直摔下马,等他灰头土脸爬起来,看着城楼这边,已没了刚才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好好守城,人家爱瞎跑,马腿跑折了又不要你养!”周明放下弓箭,笑着说了一句,“养着力气,还怕没打的时候?”

    守城的士兵看自家世子露的一手,都轰然叫好起来。

    周明见众人未再有激愤之情,心中稍安。可这么守下去,士气必然有损,他匆匆走下城楼,想着回到帅府得商议一下。

    走到城楼脚,看到有个士兵竟然捧了一束格桑花傻笑,好笑地踢了一脚,“想媳妇呢?还不好好站岗去。”

    那士兵一看是世子爷,吓了一跳,再听世子爷的话,嘿嘿傻笑着将花放背后去。

    边上有士兵起哄说,“世子爷,他这是想娶媳妇呢。这花,他想去送给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那士兵还想说,被拿花的士兵捂住嘴,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明哈哈一笑,大步走下台阶。

    格桑花,柔弱挺拔,不惧严寒。北蛮男子在格桑满地时,会向心爱的姑娘献歌表白。以后,若是能带玉秀来北地,一定要让她看看这花。

    被周明念叨的玉秀,也在忙碌着花的事。

    明州知府派人飞马来送信,说京中武帝派下采买脂粉的大人不日就到东屏村,要颜家兄妹好好准备一下。

    这准备,无非一来是让来的大人看到这一路的物阜民丰,二来自然是要招待好这位大人。

    回京复命的时候,万一武帝问起沿路风土人情,这位大人也好美言一二。

    沿路让大人看到什么,那是明州知府和武知县操心的事,招待就得颜家花些心思了。

    永定立朝后,不许太监离京。所以,玉秀想,这来的人,要么是内务府的大人,要么是户部的人。

    这次采买,赏赐恩典终于采买。只要不是傻子,都会知道,皇帝和太后忽然要派专人离京买脂粉,这内情就不简单。玉秀倒不担心来的官员会难伺候。

    可来人好伺候,他们家也得准备好,比如,她做的胭脂,最早是用月季掏出花漉子来做的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家的布置,也该名副其实才好。

    玉秀和洪伯商量着,采买了各色月季来布置家中庭院和作坊四周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