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章 李承恩的试探

    五日后,京中派下的大人来了。

    让玉秀大为意外,来的人,居然是户部主事金元宗,前世,自己离开云水楼后,就是被人送给金元宗的。那时,他是户部尚书的身份来江南,明州府的官员巴结他,将自己买了送给他。

    现在,他还只是一个户部主事,不知道是不是会如前世一样,坐上户部尚书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更让玉秀意外的是,李承恩竟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堂堂靖王府二公子,已经被靖王上表请封为世子的李承恩,居然会陪着一个户部主事过来?

    这让她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让人将李承恩来了云昌镇的消息送到王府田庄,李承允若有什么安排也好早做应对。自己带着众人又将家中重新布置了一下

    武知县一早就赶到东屏村,看颜家布置得体,没什么要改的,就跟玉栋耳提面命说明来的人是谁,要如何应对等事。

    玉秀对金元宗并不担心,这人油滑得很。除非利害相关,不会轻易得罪人。

    到了这日中午,浩浩荡荡一队人来到东屏村,武知县和玉栋早早就在村口的石桥头迎接了。村中的村民们早就告诫过今日不可随意到河堤路这一带走动。有想看热闹的,都站在村庙那边远远观看。

    金元宗当然不会和李承恩抢先,恭敬地请二公子先行。

    李承恩与武知县说,“本公子在明州听说颜家兄妹之事,说来他们和我们王府还有点渊源。”又转头对玉栋说,“去年你们在明州时,本公子恰好不在,听家母说你们治好了我大哥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吉人天相,在下兄妹几个不敢居功。我们能顺利回乡,还多亏了王妃派人护送。要不是王妃怜贫惜弱,哪有我们兄妹的今日。我们能有如今,都要多谢王妃,只是一直没机会再去明州,只好在家中想起时磕头为王妃祝祷。”玉秀知道李承恩来后,就跟玉栋商量过应对之事,所以,玉栋一听李承恩的话,回得很麻溜。

    李承恩看他长相忠厚,说的话不似作伪,倒是满意,“也是你们的造化,家母一直教导我们仁善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仁善之名,下官在京中都有所耳闻。说起明州的诰命们,听说宫中贵人们都说王妃实是第一人。”金元宗立马凑趣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要传出去,绝对一个错处都没有。江南是靖王的封地,那在明州的诰命里,靖王妃刘氏当然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可李承恩听了,以为他的意思是夸奖刘氏是明州仁善第一人,也就很顺耳。

    武知县自然也凑趣夸了一对刘氏的仁德善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说着进了颜家大门,玉栋请李承恩坐了上座,次座请金元宗坐了,然后是武知县。他自己坐在主座相陪,玉梁跟在玉栋边上坐下。

    李承恩和金元宗趁着坐下的时候,趁机仔细打量了对面颜家兄弟。这兄弟俩年纪也太小了,大的那个勉强称为少年,小的那个还是总角稚龄。颜玉栋浓眉大眼,面容看着敦厚。颜玉梁白白胖胖,粉团似的像年画上的娃娃,一双眼睛清亮,好奇地看着对面那行人,显得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还有两个妹妹?”李承恩想起刘氏提起的颜玉秀,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有两个妹妹,因为妹妹们年纪大了,就没让她们出来拜见……”玉栋含糊应了一句,刚好富贵端了茶上来,“这茶也是我们自家做的,二公子,金大人请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目光瞬了瞬,来的路上,他已经听说了颜家娘子的美名,还想见见是如何美貌呢。

    李承恩听玉栋一口回绝了,看着倒也不恼,端起面前的茶碗抿了一口,“这是如今盛行的仕林茶?”

    自从五味茶楼打响牌子后,文人雅客以喝两宜茶为风雅之事,尤其是唐赫章等大儒也推崇后,文士们更是争相追捧。如今很多人都将两宜茶称为仕林茶。

    “禀二公子,学生不喝茶,倒是不知道茶楼里这茶叫什么。我们卖给茶楼时,是说这茶叫两宜茶。”玉栋有些木愣地说。

    李承恩看他完全没明白自己问的什么,笑了一声,点头说,“原来这茶叫两宜茶啊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不想来的,可刘氏说颜家竟然凭着一味茶被文人学子熟知。李承允又和颜家兄妹交好,若是让李承允借着颜家这点影响力,在文人中得了声名,对他可不利。

    再说,靖王请封世子的折子上京后,一直听到消息说武帝准了,可册封的圣旨却迟迟未到。世子之位未落入囊中,他就一日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明州府里,连如意那个贱婢生的贱种都敢跟自己争夺了,李承允虽然废了,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而金元宗这次来,到颜家采买只是顺便,据说还肩负着探查江南粮仓的差事。户部尚书已经年迈了,金元宗一个主事之位,能越过侍郎做了钦差,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李承恩就借着探望兄长的名义,陪着金元宗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试探地提起仕林茶,若颜玉栋对此有自得之色,他就得警惕颜家会不会以此做进身之阶。可玉栋一副茫然无知,显然根本不知自家的两宜茶还有别名,他就放心些了。

    玉栋是真不知道这名字。家里的生意他只负责在外露个脸,其他的都是玉秀在管。玉秀跟他说的他知道,不说的他压根就不知道。玉栋自己又不太喝茶,也不会到五味茶楼去,当然不会知道仕林茶这种别名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自家哥哥性子不会作伪,人又正直良善,有些事就不跟他多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兄妹两人误打误撞,倒是逃过了李承恩的一次试探。

    李承恩跳过这话题后,跟金元宗谈起云昌镇这边的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金元宗对这位靖王府的准世子也有心结交,武知县跟着附和几句,厅中的气氛就热络起来。

    洪伯趁机进来说酒菜都准备好了,玉栋连忙请几人入席。觥筹交错,虽然无歌舞助兴,可金元宗和武知县的刻意奉承,对李承恩来说就是最好的下酒菜,很快,李承恩喝得有点多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