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章 调戏不成

    李承恩的本性是飞扬跋扈又残暴好色的。可这么多年来,他在外一向是谦和之态。

    玉秀在后院,打发随砚在厅后听着他们的话,随时传话进来。从李承恩提起自己时,她一颗心就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怕李承恩见色起意,自己今年才十一岁,再好看到底年纪尚幼,前世好像没听说李承恩喜欢亵玩幼女。

    只是,李承恩会知道自己,要么是刘氏提起,要么是派人打听,不管哪种原因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二娘子,大娘子在吗?作坊那边全安排好了,那些大人们随时都可过去看。”玉秀还未来得及深思,九娘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玉淑正带着双喜在院子里,听到九娘这话,探头到房里,“姐,九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走出房门,听九娘说作坊那边货物都摆放好了,随时都可过去查看。她看看天色,这时日已略微西斜,想来前院的酒该喝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知道来的是金元宗和李承恩后,她特意选了两人喜欢的酒菜,料来吃食上不会有什么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到前院去找富贵,让他跟大郎君说一声,就说作坊那边都准备好了。金大人若提起,就请他们过去看看。若是没人提起,就不要提了。”

    九娘答应一声,穿过二门往前院厅堂走去。

    厅堂中,李承恩觉得酒菜都挺合胃口,金元宗和武知县又凑趣,不由多喝了几杯。他略微觉得有些头晕,扶着桌沿站起,“我要……出去散散酒。”

    他的随从想跟着,李承恩摆摆手,“不用跟着,呃,这里能有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二公子只管走走,说不定,还遇上个花仙娇娘呢。”武知县也略有些喝多了,哈哈笑着说。

    金元宗也会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李承恩指着他哈哈一笑,“那我可得去见见,哪里有花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只种了月季、石榴,就在屋后。”玉栋和玉梁都未和这种人打过交道,压根不知道这三人在笑什么。听到李承恩这话,玉梁脆声答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又让李承恩三人一阵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去看看花去。”李承恩起身,往屋后走去。他本来只觉略有些头晕,这一走动发散,酒意上头,原来的五分醉,变成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他走着走着,就绕到了厅堂后面,看到一个穿着茜色衣裙的女子袅袅而来。

    李承恩有些喝多了,摇了摇头,看那女子柳眉微皱,涂着红色丹蔻的手扶着一丛花,束腰袄裙显得她曲线玲珑,李承恩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有风韵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不由踉跄着走近几步,那女子抬头看过来,凤眼含情,身材高挑。

    往日有巴结李承恩的,都会安排这种戏码。今日就是时间早了些,这种偶遇美人,得月下才有情调。

    颜玉栋看着都还未解人事,居然想到这种巴结手段了?李承恩随即想到武知县那句话,原来那花仙娇娘是在这等着呢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嘴唇微动,听不清说了什么,“美人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伸手想去搂住那女子,那女子笑着后退,躲开了他的手。李承恩的手往下一落,刮在女子身边那丛花上,只觉手指一阵刺痛,这花居然是有刺的。

    这让李承恩有些恼火,醉后他的暴虐有些露头,不由寒声说,“装什么样子,还不快过来扶着爷?”说着再次探出手,一把就抓到呢女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凑到那女子脖子上想闻闻,那女子竟然还推了他几把,他不由加重了力道,探头凑到那女子脸上,然后,就觉得脖子一痛,人事不知了。

    九娘匆匆到前院来找富贵,没想到走出二门,就被二门这边新栽种的一丛月季勾住了裙摆。

    她今日特意换了一身茜色纱裙,这裙子经不住勾拉,一被刺勾住若是硬拉的话,裙子就要破个口子了。她再急也只好耐下性子,慢慢将勾住裙子的刺弄出来。

    她正在与月季纠缠,听到脚步声响起,还以为是家里人,抬头想叫人来帮忙,却看到是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这男子穿着一身锦衣,带着束发玉冠,脸颊稍瘦削,一看就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九娘猜测应该是今日来家中的大人或者他们带来的人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失礼,只好含笑微微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没想到,那人竟然直直向自己走过来。

    待那人走近,九娘就闻到一股酒气,明显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她在芙蓉楼这么多年,一看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,就知道这人是色心渐起,她连忙问了一句,“这位大人,可是迷路了?”

    没想到,那人充耳不闻,竟然伸手就要搂抱。九娘连忙躲避,若照她的本意,真想狠狠踹上一脚。

    可是,听说今日来的都是京中的大人,还有靖王府的人,她怕自己一脚踹出去,为郎君和娘子惹祸,只好躲避,暗暗期望这人的侍从能快点来阻止。

    可李承恩醉的比她想的更厉害,竟然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九娘不敢大喊,只好用力推搡,可她的力气怎么推得动。

    眼看着李承恩就要碰到自己,九娘不由闭目,手脚发冷,可李承恩却忽然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九娘睁开眼,看李承恩双目紧闭地往后倒去,不由“啊”了半声,然后紧紧捂住嘴。

    李承恩的后面,站着双手拿了根粗木棒的颜庆江,看到李承恩倒地,他也不知道扶一下,任由李承恩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人是谁?”九娘有些颤抖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跟着他们来的。”颜庆江指指厅堂的方向。

    今日因为迎接京中的大人,玉秀让颜庆江别往前面去。他在外面转了一圈,觉得没意思,就想回家来看看。没想到,他刚回来,就看到有人想要欺负九娘。

    一看墙边竖着根粗木棒,他就拿起来对着那人脑袋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人,死了吗?”九娘听颜庆江说是今日来的客人,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,蹲身伸手想要去探鼻息。

    颜庆江一把拉住她的手,“这人欺负你,死了活该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