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章 如何善后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迷楼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九娘听到颜庆江这话,只觉他不知轻重,不由责怪地说道,“二老爷,您不要不懂事!这是给家里招祸啊!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看颜庆江神情委屈地看着自己,想到他是为了救自己,又有些讪讪。他是为了救自己,自己不感激还说他……

    在芙蓉楼这么多年,见到的都是拿自己不当人看的男人。他们带着银子来到青楼买个高兴,心情好了打个赏,心情不好了打骂免不了。

    有那喜欢装做多"qing ren"的,今日柔情蜜意,明日有了新人也就将旧人丢开了。

    谁又会看得起青楼女子呢?

    别说青楼女子,就是她现在做着女掌柜,因为每日抛头露面,都有轻浮男子上门。世人眼里,女子抛头露面就是被看轻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出身的,也有人说要给她做媒,可这些人若是知道她出身青楼,只怕连与她说话都不屑吧?

    何曾有人像颜庆江这样,对自己满腔热忱?

    别人都说他是傻子,九娘也觉得颜庆江是傻子。

    玉秀兄妹对这小叔的看重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颜庆江长相好,不说话的时候还带点慵懒气,因为一根筋心里不装事,看着就像二十多岁。玉秀和玉淑喜欢给家里人裁衣,将颜庆江打扮地干净体面。

    颜庆江现在要是娶妻,别说如她这样的残花败柳,良家女子、黄花大闺女都能娶得到。作坊里就有泛酸的妇人说她真是好命,颜家二老爷就认准她了。

    这傻子,对一个青楼出来的女子这么好,真是傻透了。

    “二老爷,你知道我是芙蓉楼里出来的吗?”她忍不住喃喃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颜庆江用力点头,“知道啊,人家说芙蓉楼的女人只要有钱,就能做媳妇……”他看九娘刷一下抬头看过来,又摆手结结巴巴地说,“可你不是,以前可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怕九娘误会自己的话,脑子里拼命凑词想解释,可说出来却是颠三倒四,都不知自己说什么。他一发急,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说错,芙蓉楼是青楼,我在里面时,也是那样……”九娘听他说有钱就能做媳妇,眼眶就是一红。看他打自己的头,又连忙拉住他的手,“别打,不知道痛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了。秀秀说,你不是芙蓉楼里的女人了。你……别人都夸你又好看又能干……”颜庆江想帮九娘擦眼泪,抬起袖子又怕她生气。

    他见过有混混想跟九娘搭讪时,被九娘好一顿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生气。”颜庆江看九娘直瞪瞪看着自己,以为她生气了,看看躺在地上的李承恩,结结巴巴地说,“你别怕,他欺负你,他没理!秀秀说了,有理我们就不怕!”

    九娘被他一说,回过神来,看着地上的人,不由苦笑:娘子可没说有理就能把人打晕!尤其是这人,看着只怕身份不低。

    颜庆江看她还担忧地看着李承恩,“我去叫秀秀来,不怕!”说着也不管九娘如何反应,往内院跑去。

    颜庆江觉得,只要玉秀来,就什么事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九娘看着地上的人,暗自咬牙。若是这人醒来怪罪,就说是自己打晕他的,一定不能连累颜庆江……大不了……她摸上自己的脸,反正早已是残花败柳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就是他,就是他!”颜庆江拖着玉秀过来,远远指着李承恩说,总算他还记得要压低嗓门。

    玉秀就看到九娘蹲在李承恩边上,“这是谁?怎么回事?”颜庆江只说有人欺负九娘,玉秀以为是侍卫,看地上那人,却觉得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走近一看,这人,果然是很熟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年轻人,眉目清秀,可两颊瘦削,看着就有些寡恩之貌。比前世自己初见时年轻了十几岁,可那五官,她还是一眼认出是李承恩!

    玉秀看他胸膛还在起伏,略微放心了点,蹲下身闻到一股酒气。他不在前厅喝酒,怎么跑到二门附近来了,还没有带随从?她不由疑问地喊了一声,“九娘?”

    九娘听玉秀语带疑问,生怕玉秀误会是自己不安分,慌张地解释,“娘子,我……我出来找富贵,走到这里被花勾住裙子,正想拉开刺,这人就来了。他……他想轻薄……”

    “秀秀,他要欺负九娘,我看到了,就打他了。”颜庆江帮着九娘解释,看玉秀的神色有些严肃,他垂下眼不敢再看着玉秀,只低声问道,“秀秀,我们有理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小叔,这人,是靖王府的二公子!”

    玉秀说了李承恩的身份,颜庆江还没反应过来,九娘却明白玉秀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的身份尊贵,如今在颜家被打闷棍,只怕这事不能善了。这都是自己引出的祸事,她脸色发白,咬了咬嘴唇说,“娘子,您带二老爷离开。他若要怪罪……”

    颜庆江听到九娘的话,不等玉秀说话,就先往九娘面前挡了挡,一脸倔强的看着玉秀。好像玉秀只要说不管,他就要护在九娘前面。

    九娘看他这样,心中酸涩又甜,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滋味。从芙蓉楼出来才过了这么点像人的日子,就遇上这事,自己可能真是命不好吧。

    玉秀看小叔有些忐忑又祈求地看着自己,再看九娘那黯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是肯定不会将九娘和小叔交出去的,可李承恩要是醒来,必定不肯善罢甘休。索性一了百了,弄死他算了?

    她不由为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,自己真是染上小叔的傻气了,自己三个人,能把李承恩搬哪去?家里就这点地方,人家一搜就搜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正在想怎么办,前面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出来散酒,怎么还未回来?”

    “颜大郎家这么多花,难道真遇上花仙了?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都没有,二公子在哪儿赏花啊?”

    那说话的声音,赫然是金元宗和武知县。显然,他们酒足饭饱后,出来找李承恩了。听声音,显然是往这边来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算想把人弄出去都来不及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