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章 花间风流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迷楼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玉秀三个所站的位置,是二门出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金元宗他们显然是从前院厅堂出来,一路找过来的,只要绕到屋后,一眼就能看到躺在地上的李承恩。

    九娘吓得推了推颜庆江和玉秀,示意他们快走。

    颜庆江刚想说话,九娘一把捂住了,这傻子,现在说话要是被人听到声音怎么办。

    颜庆江只觉一股馨香,然后一只滑嫩的手捂在自己嘴上。顺着那只手往下看,竟然看九娘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了一片白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颜庆江怕九娘发现,想转开视线,可眼睛好像不听他的话了,好像有只钩子一直勾着他两只眼珠子,定在九娘那片肌肤上,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他又急又怕,急的额头都冒汗了,却不敢伸手将九娘的手拉下来。

    九娘只觉自己手下所触越来越热,疑惑地抬眼,就看到颜庆江胀红了一张脸,连呼气都忘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自己捂得太用力,连忙放下手。

    颜庆江松了口气,眼睛刚想转开,九娘偏偏垂眼,顺着颜庆江的视线,就看到自己敞开的领口。她呀地轻呼了一声,一手就去抓领口。

    颜庆江连忙转开视线,“我没看到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在那边啊?我好像听到那边有声音。”不知九娘那声轻呼,还是颜庆江的声音,让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玉秀左右看看,“九娘,你回作坊去。记着,你一直在作坊,没有来过家里!”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九娘犹豫,自己走了,娘子怎么办?颜庆江怎么办?

    玉秀瞪了她一眼,“回去,将衣裙换了。我有法子。小叔,我们把他抬这里。”

    玉秀指指那一排栽种在墙边的月季花。

    那一排月季长势茂盛,人若是放在花下,第一眼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丢这里,若是醒来,不是更要……”九娘觉得玉秀可能吓傻了,这又不是一包东西,往花底下一藏就行。

    “先把他丢这里。”玉秀说了一句,招呼颜庆江准备抬人。

    颜庆江倒是很高兴,那排月季花,长势很好,刺也很多,他可没少挨扎。这人敢欺负九娘,让刺扎他最好。

    颜庆江站起来就抱着李承恩肩膀,九娘看玉秀抬腿抬不动,帮着托了一把。三人合力很快就将李承恩给挪到月季花下。

    李承恩若是醒来一动,被花刺扎是免不了了。

    玉秀拉了颜庆江让他快去找人,九娘从后院的角门回到作坊去。玉秀自己整了整衣裙,站在二门里面,等着合适的时候走出来看。

    金元宗和武知县两个自然没喝醉,玉栋在前带路,两人跟在后面说笑着走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也不在这……来人,快来人!”

    武知县刚想说“二公子也不在这里”,可一转眼,就看到月季花下有一片锦袍,仔细一看,躺那底下的不正是李承恩吗?

    他人矮小,跟金元宗说话,又一直躬身。所以,虽然走在金元宗的后面,反而是他先看到人了。

    顺着武知县的手,金元宗和玉栋也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到底是靖王府的二公子,金元宗也不敢马虎。没等下人们过来,金元宗一撩衣裳下摆,当先跑过去,武知县和玉栋更是跑得快,玉梁看李承恩不动,转身叫洪伯和富贵快点叫大夫。

    金元宗跑到李承恩边上,一伸手被月季勾破了衣袖,手也被扎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转身下令,“快点,将二公子抱出来!”

    靖王府带来的下人就在厅堂外候着,一听喊叫二公子,连忙跑过来,看到人倒地上,只觉出了一身冷汗。完了,自己的命要没了!

    “二公子只是昏迷了,快点过来!”金元宗到底年长经过事,看了一眼发现李承恩胸膛起伏平稳,知道人没事。

    幸好颜庆江那一棍就敲在李承恩脖颈上,将人给敲晕了。如果敲在脑袋上,那真要被他敲死了。

    一群王府下人听到金元宗这话,争相冲上来,手忙脚乱地抬人。

    手多,能下手的地方有限,人没抬出来,倒是将衣裳给拉扯揉搡着。

    刚好这时,李承恩**一声。

    王府下人对刘氏母子还是畏惧的,听到李承恩的**,不敢再乱动手,一群人半围半蹲在花前。

    李承恩只觉后颈后背疼痛,脑袋里混沌一片。他慢慢睁开眼睛,眼皮抖动几下,才看得清眼前的景物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,几片绿叶摇曳,透过叶间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,我怎么躺在这里?

    李承恩有些疑惑地想要起身,头一抬,边上众人连忙喊“二公子小心”。

    可惜提醒地太迟,李承恩一抬头,就撞上了头上的月季花枝叶,痛得他叫了一声,不由怒吼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,您小心!”总算有机灵的下人摊开双手当肉盾,为李承恩挡住月季花的刺,有人将李承恩扶住,几个人合力总算将李承恩从月季花下弄出来了。

   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,靖王府二公子这是月季花下风流?

    金元宗脑子里滑过这念头,有些想笑,到底忍住了,关切地上前,“二公子,您怎么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的醉意被月季花一扎再被人揉搡着,酒意倒是退了几分,可他脑袋还有些昏沉。

    听到金元宗的话,他转头四顾,自己怎么躺在这里了?

    李承恩慢慢回想,他从厅堂离开醒酒,更衣后让人不要跟随自己。然后,他走着走着,好像看到了一个妖娆的女子。

    对,那女子对自己眉目含情而笑,身材妖娆动人,他一时有些情动,就走过去拉住那女子。那女子玩着欲拒还迎的把戏,跟自己拉拉扯扯,推搡之间,自己拉住了她的胳膊……然后呢?

    李承恩阴沉了脸色,寒声下令,“那个女人呢?带过来!”欲拒还迎也就罢了,竟敢如此戏耍自己,他要让这女人知道,什么叫悔恨不及!

    王府的几个下人互相看了看,其中一个大着胆子说,“禀二公子,奴才们是听到大人们召唤,连忙赶过来。过来时,就看到您躺在花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说着,求救的眼神看向金元宗、武知县和玉栋几个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