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章 赖上你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千千】.,为您提供精彩阅读。

    金元宗听李承恩问起女人,好奇起来。应酬往来,主人家安排些歌舞女妓,这在官场商场都是常见之事。

    可来时一见到玉栋,金元宗就知道指望不上了。看玉栋那一副未开荤的样子,连青楼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吧?幸好酒菜不错,玉栋谈的乡谈怪论他挺爱听,又有玉梁这个唐赫章的关门弟子相陪,吃得还尚可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李承恩问女人,他第一反应是难道颜家这么知情识趣,还给安排了酒后助兴之事?

    随即不由失笑,看看李承恩那一身狼狈,这哪是助兴,是添堵结仇吧?颜家是主动安排,还是被人陷害?

    金元宗眼神流转,将玉栋和武知县的神色收入眼底。看玉栋一脸茫然,武知县也是一脸好奇,知道这事有岔。

    他是聪明人,最懂得明哲保身,看靖王府二公子的样子,可不是心胸宽大之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自己有没有看到,转头问玉栋,“颜大郎,二公子问的女子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恩听到金元宗的声音,暗自懊悔刚才问的急了,岂不是平白给人留下自己贪恋酒色的形象?

    可他长这么大,从来没这么狼狈过,尤其是脸上被花刺扎到的火辣辣痛感,提醒他这次的狼狈。所以,他回神后强忍怒意没有发作,可那双阴沉的眼,让人一看就心生胆寒。

    玉栋是真不知情,金元宗问自己,他老实地摇头说,“金大人,二公子,我家只有两个妹妹,还有几个仆妇,没有什么女子啊!”

    “颜大郎,要不问问令妹?”李承恩身边,自然有机灵的侍从,听到玉栋这句,马上接了一句。显然,意思是他们不信,要玉栋将颜家人叫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玉栋正犹豫怎么回复,双喜走了出来,“大郎君,两位娘子刚才听到外院声音,担心出事,在二门处问出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,就见玉秀和玉淑挽手站在二门处,身后跟着富贵家的和山青家的两人。

    玉秀看众人看过来,眼波流转看到李承恩那张脸,惊讶又害怕地问,“哥,这位公子……这是……”随后,好像想起自己的失态,捂住嘴不好意思地低头。

    玉栋看玉秀出来了,连忙引荐,“秀秀,淑儿,这位是金大人,这位是靖王府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玉秀顺着玉栋的话,给金元宗和李承恩见礼。玉淑看玉秀行礼,也跟着屈膝。

    金元宗一看,赞一句好一朵姐妹花。虽然身量未长成,可大的那个眉眼娇艳,小的那个清秀可人。幸好颜家还搭上了皇家的线,不然就凭颜家这地位,只怕这两朵娇花养不住。

    行礼后,玉秀急切地看着李承恩的脸,“二公子这是怎么了?是被花扎了吗?我们兄妹得王妃扶助良多,日夜感念王妃恩德。二公子竟然在我们家受伤了,这……这可怎么好?这让我们怎么对得起王妃啊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说着,羞愧难当,泪珠都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李承恩很想发怒,可当着众人之面还得忍着。眼看玉秀内疚地越哭越伤心,对刘氏感念的话语越来越多,若不是这丫头哭得声音还挺好听,他真想大吼一声“闭嘴”。

    玉秀很伤心,看那样子,若无人制止,只怕她会一直伤心下去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先莫哭了……”金元宗眼见这么哭下去也不是事,他好歹还想回城啊。待在东屏村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,他下午喝了一顿清酒,晚间,还想去建昌县城,看看这边的美女和京城有何不同啊。

    金元宗开口相劝,想让玉秀先别哭了,快点看看李承恩是什么意思吧。

    “金大人,呜呜呜……民女就是害怕……二公子在我们家受伤了,这可如何是好?王妃对我们兄妹诸多照顾,我们竟然让二公子在我们家受伤了……金大人,您说二公子的伤要紧吗?我们可怎么对得起王妃,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金元宗没想到,自己就劝了一句,玉秀就赖上自己了,左一句如何是好,右一句怎么办。

    怎么办?我如何知道你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很想说这话,可是,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李承恩与他一起来的,如今受伤了。他这时要是说这事与我无关,你们自己看着办,不就是不关心李承恩之伤?岂不是当面得罪人了?

    “颜娘子,本官和你兄长、武知县一起出来找二公子,就发现二公子倒在花下,醒来时问一个女子消息。其他情形,本官也不知。要不,我们再问问二公子。”金元宗只好继续撇清。

    “恩,我们听金大人的吩咐。”玉秀从善如流地点头,又转向玉栋说,“哥,我们听金大人的吩咐吧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只觉自己见过无赖,没见过这么无赖的,吩咐?他吩咐什么了?

    玉秀出来时,已经打定主意要赖上金元宗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要是不赖住金元宗,李承恩当场就发怒的话,自己兄妹几个可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哥哥就算是武秀才,在靖王府二公子的眼里,也是蝼蚁一只。

    李承恩身边只带了随从,一个幕僚都未带,他本就是易怒的性子,火气上涌就不会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颜家茶受士林推崇,颜家与唐赫章的关系,李承恩发怒时,都不会放在眼里。让人砸了烧了自己家,都还是小事。

    李承恩多疑而易怒。前世,李承恩一怒而要人命的事,她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他还不是世子,就算他现在看着谦和有礼,但是,玉秀看到李承恩那双阴冷的眼,就知道他的恼怒和仇意。

    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可碰上这种解不了的,他们能怎么办?

    玉秀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人吃眼前亏,可如今在面前的几个人,武知县本就是明州府下辖官员,李承恩不会放在眼中,只能靠金元宗来抵挡一时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没将颜家放在眼里,可金元宗好歹是身负皇命的京官,他还是得忍让一二的。

    金元宗倒是想撇清,但他除非拉下脸说你们的事莫扯上我,直接拂袖而去。不然,他就得在这挡一会儿。

    玉秀没指望李承恩就此息怒,放过今日之事,她只需要一点时间而已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