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章 颜家之财

    想到风度翩翩四字,李承恩不屑地啐了一口,再风度翩翩,也只是个废人。

    自己做不成世子,他一个站不起来的残废,也休想做。

    不过,李承允若是对自己母子怀恨,很可能与府里的老三联手。

    如意是伺候过原王妃何氏的人,李承允若是觉得,让老三做世子,比自己做好呢?

    李承恩想透这些,吩咐侍从为他梳洗后,起身拉开门去前厅。

    玉秀躲在厅堂后,看李承恩侍从来来去去,李承恩带着人来到厅堂后,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厅堂里,李承允看到李承恩的脸,吃惊地问道,“二弟,你脸怎么伤到了?”

    “适才喝多了,出来散酒的时候,居然醉倒在花下,被花刺给扎了。”李承恩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上了药?多大的人了,还喝醉酒。母亲若是知道了,岂不是忧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可千万别告诉母亲,下次我必定加倍小心,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恩与李承允兄友弟恭,看着今日之事就揭过去了。眼看天色不早,武知县请金元宗和李承恩回县衙。

    李承恩本想住到田庄去,架不住武知县一再相邀,从善如流地到建昌县城去歇息。

    武知县本来还想邀李承允同去,李承允排排自己的腿,“多谢武知县好意了,可我行动不便,就不叨扰了。二弟,你回头代我敬武知县几杯,以表谢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我一定将您的谢意带到。”李承恩一口应承,“大哥也不要灰心,母亲日前又打听到两个名医,正打算派人请来为大哥看腿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费心了。”李承允应了一句,顺势又问候了刘氏。

    兄弟俩又说了好一会儿话,李承恩才跟上金元宗一行,往建昌县城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车架离开村口,玉栋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承允回到厅堂,看玉秀正在那让人收拾桌椅,又重新摆上一壶茶,“今日之事,多亏有大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受伤的?”李承允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颜庆江匆匆来到田庄找他,事情来龙去脉又说不清楚。他刚才看到李承恩,觉得他虽有怒气,但还不至于要杀人放火吧?

    听玉秀将事情一说,他愕然,点点玉秀,又指着自己,“合着是让我来做挡箭牌,去掉他的疑心啊?”

    玉秀促狭一笑,“大公子反正也不差这一件啊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一口气噎住,让人背黑锅还背的如此理直气壮?

    “大公子,算算日子,沈公子派去请神医的人,应该快回来了。若是这时候二公子和王妃一再探望您,您看病就不便了。”

    沈莛来贺了玉栋茂才之喜后,就安排人南下去请神医了。

    神医到了,李承允的腿若是能治,治伤自然要费些功夫。刚才李承恩说刘氏又请了名医,看来如意母子到底分量太轻,已经被刘氏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世子的册封迟迟未至,刘氏又有心力来想李承允的事了。

    玉秀提了这话,李承允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承恩一行人回到建昌县城,武知县,这次一点没小气,居然请了一桌好酒菜,他还从芙蓉楼等处请了几个名妓来陪酒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是舍不得的,颜家让人送了一张银票过来,花别人的钱他自然不会手软了。

    金元宗和李承恩两人吃饱喝足回到客栈后,金元宗笑着说,“二公子,要不要一起听个小曲儿?”

    “金大人好兴致啊,那我自然作陪。”李承恩下午喝醉,失了颜面。晚间这顿晚宴就很节制,喝酒不多。

    加上他心里又想着李承允的事,自然更是吃得不多。就连对席间那几个名妓,都不是很有兴致。

    他有心试探金元宗会不会帮李承允说话,听到他相邀,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人所住的是客栈的一个单独跨院,坐在院子里,让人送了酒菜过来。李承恩又让人去招了几个女妓过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从明州到建昌,和金元宗相处得还算不错,知道这位金大人,在女色上还是挺好这一口的。

    几个女妓一到,金元宗看了几人一眼,这小地方,女妓姿色真是平平。想到姿色,他不由想起下午见到的玉秀姐妹俩。尤其是玉秀那一张俏脸,眉眼含情,宜喜宜嗔。乡下地方,居然有这样的小美人。

    他想着,不由身下一热,看李承恩兴味索然地站在一边赏花,知道他必定也没看上这几个女妓的姿色。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让两个会弹琴唱曲的女妓在一边弹唱,让其余人回去了。

    酒菜上桌,李承恩坐下来,两人一边听着小曲,一边喝酒闲谈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聊到了颜家作坊。金元宗羡慕地说,“这颜家兄妹真是好命,有了这颜家作坊,以后必定是财源滚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卖点胭脂水粉,能赚多少银子?一盒胭脂也就一二两银子吧。”李承恩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可别小看这胭脂水粉的利润。您看颜家作坊一盒胭脂,听说一盒水粉要一两,一盒胭脂一两到十两不等。这每日若是做个一两千盒,一年少说也有二三十万的纯利啊。”金元宗喝了几杯,略有些酒意,艳羡地给李承恩算账,“如今连太后娘娘都给他们恩典,让内廷采买,这每年,也得不少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颜大郎若是会来事,以后就是皇商。皇家可不计较蝇头小利,颜家以后贵不贵不知道,这一个富字却是占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颜家那宅院,可不像多有银子的。”李承恩听说颜家有这么多银子,想到今天在颜家所见之物,可没一件称得起豪奢的。

    “下官想,这应该是颜家兄妹几个年纪小,窝在那乡下地方,能见到什么好东西?井底之蛙,有钱也不知道怎么花啊。”金元宗感慨地说,“这些银子,给颜玉栋那毛孩子,真是……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几个孩子,二三十万两,他们拿着也烫手。”李承恩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几个孩子,无权无势,二公子若是看上,是他们福气啊。”金元宗笑着说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