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章 颜家佳人

    李承恩狐疑地看向金元宗,这话,听着意味深长啊。

    他做为靖王府二公子,孝敬他的商人不少,比如江南盐运漕运里就有每年的孝敬。他一向认为脂粉这种女人所用之物,都是小利。

    听金元宗这一说,居然还是暴利啊,倒是有些心动。可金元宗与自己,交情还没到这地步吧?

    他忽然告诉自己这些,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“金大人说笑了。”李承恩不置可否地一笑,只要颜家还在明州境内,他自可慢慢谋划,不需要与金元宗合作。

    金元宗这种老狐狸,对李承恩刚才那一刹那的动心可没错过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想必知道,下官此次来身负皇命,查看沿路的府库。圣上仁慈,与民休养生息,可这税少了,各地府库就吃紧,国库就更加吃紧了。”他凑近李承恩,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李承恩不知道金元宗葫芦里卖得什么药,他离开明州时,靖王有交代让他留心探听武帝查府库的心思。可金元宗一路都未深谈,今夜怎么吐口了?难道真是喝醉了?

    “国库吃紧,圣上加收税赋也就是了。”李承恩试探地低声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圣上是仁君,一心为百姓计,如何能贸然加税?这国库吃紧,各地支出却不少,我们户部真是捉襟见肘。治水要用银,打仗要用银。我们尚书大人说,圣上这次让各地查府库,就是想看看还能上缴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税赋不加,各地府库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。”靖王府在江南,是出名的鱼米之乡、富庶之地。

    李承恩一听武帝查府库,是想从各地搜刮银子到国库,连忙诉苦,“金大人这一路南下,想必见到了,各地府库也是寅吃卯粮的多,富余的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?这银子吃紧,朝廷办事就难。现在北地那战事,听说宫里娘娘们为圣上分忧,连首饰都拿出来卖了。圣上正和礼部商议,打算将教坊给裁减些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拿起酒杯又喝了一杯,“下官离京时,听说洛郡王为圣上分忧,捐了二十万两银子,圣上高兴地直夸呢。洛郡王嫡长子一直没正经差事,这次,圣上说要让宗室历练历练,打算让洛郡王的嫡长子负责护城河疏通之事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这么明,李承恩自然都听懂了。武帝缺银子,谁孝敬银子他就提携谁。

    可他不明白金元宗说这些的意思,是提点自己学学洛郡王?下午那一出,他认定金元宗与李承允有瓜葛,所以,只笑着不接口。

    金元宗明白李承恩是不信自己,靖王上了请封世子的奏折,武帝迟迟未批复。这事朝廷中的大臣们都知道,自己忽然给他指路,他有怀疑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觉得颜家那对姐妹花长相如何?”金元宗忽然又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李承恩眯着眼回想下午见到的玉秀和玉淑长相,“是对美人坯子。过几年长开了,必定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也这么觉得?下官觉得这姐妹俩一个娇艳,一个清秀,真是春兰秋菊各有胜场啊。”想起下午乍见颜家姐妹,玉秀那抹娇柔无助的神情,那芊芊细腰,让人恨不得将她抓过来狠狠亲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不知道吧,这女人十二到十五岁,最是动人,若是调教得当,比这种青楼女可有意思多了……嘿嘿……”金元宗说着,或许想到什么美事,舔了舔嘴唇,脸上的笑带着几分寓意深长。

    李承恩从来不缺女人,各种女人也见识过。不过刘氏在色字上管得严,他至今也只能玩玩青楼名妓和府中丫鬟,听金元宗这话,不由好奇,“雏儿有什么意思?碰一碰就哭,毫无风情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听李承恩这话,不服气起来,说起京中如今流行的瘦马,“年纪小又干净,还知情识趣,这才是佳品啊。颜家那对姐妹花,要是调教好了,必定是上品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金大人看上了?”李承恩看金元宗一脸向往,玩笑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多了,有些喝高了,胡说八道,呵呵。”金元宗笑着说,“我要真看上,也先看上颜家那作坊,再看上那对姐妹花啊,哈哈。不行了,下官真喝多了,得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说着,踉跄地扶着桌沿站起。

    “金大人车马劳顿,早些歇息吧。这两个,就留在这伺候吧。”李承恩说着,又吩咐那两个女妓,“今夜好生伺候着,若是伺候得好,明日有赏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妓停下弹唱,娇声应诺。

    金元宗扶着两个女妓,晃晃荡荡地回到房中。

    李承恩看着他那背影,想着他刚才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看这样子,金元宗是看中了玉秀姐妹俩,想下手却不得其门而入,所以怂恿自己帮他动手?

    先看上作坊,再看上姐妹花,这姓金的胃口不小,这是想人财两收啊。

    朝廷国库空虚他是知道的,洛郡王被封赏的消息,也已经传到明州来了。若是,自己敬献朝廷几十万两银子,是不是能让武帝快些册封自己为世子?

    李承恩想着,他得回到明州后,和母亲商议一下。若是可行,那颜家这笔财——就像金元宗说的,颜家兄妹年纪不大,无权无势,简直是一笔无主之财啊。

    金元宗若真是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,到时作坊的收益每年分他一成也可。他听说,这金元宗在户部混的如鱼得水,眼看着户部尚书要告老了,金元宗升到侍郎是十拿九稳,若是运道好,直升尚书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每年送个几万两银子,买个京官盟友,还是值得的。至于玉秀姐妹俩,李承恩想到金元宗所说的瘦马,或许,自己留下一个,送一个给金元宗?

    不过,这脂粉生意有没有金元宗所说的那么好?他想到这里,李承恩也顾不得已经深夜,吩咐人等天亮后,就去打听一下颜家的生意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若真是利润可观,颜家兄妹要是肯投到自己门下也就罢了,若是不识相,就让他们消失吧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