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章 青楼有信

    李承恩身边的人,还是很得力的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李承恩就知道了颜家的生意。除了脂粉作坊外,颜家的两宜茶专供五味茶楼售卖,一年少说也有几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颜家还有露华香铺子,在明州府内开了七家铺子了,听说家家都赚钱。小的去问过建昌县这边的铺子,他们隔壁的首饰铺子伙计说,露华香那铺子,一月保不定有上万两。”

    侍从的话说完,李承恩惊讶了,一家铺子一月上万两,七家铺子,一月就有七万两,这一年不得有八十来万两?漕运每年孝敬他的银子,也不过一年五十万两而已。

    没人嫌银子烫手,李承恩只觉再想起颜家兄妹,就想到了银疙瘩。颜玉栋那种傻小子,居然能赚到这么大家财?不过傻小子就是傻小子,有这么多银子,看着还是穷酸样。

    玉栋的秀才功名,李承恩自然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还有一件事。小的打听到颜家的小郎君颜玉梁,是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每日都到王府田庄去,跟着唐赫章读书。”那侍从探听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“每日都到王府田庄?”李承恩神色正了正,李承允是唐赫章弟子的事,他是知道的。这颜玉梁是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不就是李承允的师弟?

    “你让人去找具年轻女子的尸体,丢颜家去。然后,趁着我们还在建昌时,让人发现这尸体。”既然是李承允的师弟,那就不会轻易投到自己这边了,李承恩当机立断吩咐道。

    想到昨日在颜家吃的亏,哼,他刚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颜家兄妹若对那女子不知情,那就算他们倒霉吧,谁让他们与李承允扯上关系了呢?

    那侍从一愣,这找具合适的尸体可不好办啊,“二公子,这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恩看他那呆愣的样子,冷哼了一声,刚好一个女妓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女妓,正是昨夜伺候金元宗两个中的一个。因为接她的轿子还未来,只好让同伴先走,自己在此等着。

    她看到李承恩,连忙露出一抹媚笑,远远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李承恩对那女子抬了抬下巴,“送点银子去百花楼,跟老鸨说这女人爷买下了。你让人将她丢颜家去,明白了?”

    那女妓看李承恩看着自己,这样年轻多金的恩客,是很受欢迎的,不由脸上的笑又娇媚几分。

    那侍从看那女人还在娇笑,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啊,“小的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跟在李承恩身边多年,知道二公子的脾气。他走过去叫那女子进了客房,随后,又走出门到县城的百花楼交赎身银子了。

    反正靖王府要的人,肯给银子,那老鸨就该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满意地让人送上早膳,慢慢吃完,看金元宗还未起床,自己带了人出门,随处逛逛。

    这日正午时分,留在建昌县管铺子的柳絮,坐着马车,匆匆回到东屏村。她一进门,等不及让洪伯让人去内院通知,自己一拎裙子就往内院冲。

    玉秀正在屋子里与九娘和郑氏商议,这皇家采买的脂粉,应该选用哪些比较妥当。玉淑坐在一边偶尔听一耳朵,正拿着一件衣裳在那缝制。

    九娘被玉秀交来帮忙,柳絮暂时代替她在建昌县那边管铺子,这么匆忙回来,玉秀以为铺子出了事,连忙让人将她带进来。

    柳絮一进门,看到玉秀就惊呼了一声“娘子,不好了。”她这一嗓子嚎出来,九娘、郑氏和玉淑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神色慌张,却是神色不变,连声音都没什么起伏,“怎么了?铺子里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看到她这么沉稳,柳絮原本惊慌失措的心,好像安定了些,一路跑着连气都没大喘。这一放下心,捂着胸口呼哧呼哧喘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慌里慌张地回来,铺子里倒是有什么事,快说呀,急死人了。”九娘看柳絮忙着大喘气不开口了,着急催促。建昌县的铺子是她一手管着的,铺子出事,她比谁都着急。

    “铺子……铺子没事,不对,铺子现在没事,九娘你别急。”柳絮总算喘过气回道。

    “铺子没事你这么急干什么,想吓死人啊。”九娘昨日惊吓一场,今日再被柳絮这么一吓,不由嗔怪道。

    郑氏拿过边上的杯子,给柳絮倒了杯水,“柳掌柜,您先喝口水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柳絮接过杯子喝了一口,看看屋里的人,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郑氏,你要不先去作坊那边,按我们刚才商定的,将一些货色选出来,给采买的人备选吧。”玉秀看柳絮那神情,知道她是有些话不好当众说。

    郑氏答应一声,起身出门。她一向只管作坊的事,铺子里的事都是九娘在统管,所以,看柳絮的意思是要说铺子里的事,不以为意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我到门口去。”玉淑叫双喜帮她拿上布料针线,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她心细,双喜这些人都是新来的,家里的事还是要避开些。

    屋里就剩下玉秀、九娘和柳絮三人,玉秀看了看柳絮。

    “娘子,事情是这样的。昨夜。那京里来的金大人和靖王府的二公子,从县城的百花楼里召了两个姑娘。您知道,金奴是百花楼那里赎身出来的,百花楼里的姑娘羡慕她,时常会通个信息,那些姑娘也是想有机会,就到咱们家铺子来。”

    柳絮一口气说了一堆,玉秀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昨夜百花楼被叫去的两个姑娘,都和金奴要好。昨夜,在那边伺候的时候,听到那京里来的金大人和靖王府二公子的话,那些黑心肝的,竟然想算计郎君和娘子。这些不要脸的下流胚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絮说着忍不住骂了两声,九娘性子急,不像玉秀等得住,“你倒是快说他们要怎么算计啊,别光骂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算计,她们没听到。那个金大人就说家里生意好赚钱多,要那个二公子别放过,有些话没听清,对了,还说了京里什么洛郡王捐银子,儿子得差事了。那个金大人不要脸……还说……还说……娘子和二娘子长得好,那些污言秽语,让人听着都替他们脸红,还读书人出身,整个一衣冠禽兽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