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章 怒打金元宗

    玉秀听柳絮断断续续说完,明白了。

    金元宗,看上了颜家的钱财,还看上了自己姐妹俩。

    那李承恩呢?

    有利可图之事,李承恩必定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玉秀早就想过自己兄妹四个无权无势,若是钱财露白,必定引人觊觎。如今果然是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金元宗不仅盯着自家的银子,还盯上了自己姐妹俩,她不由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回县城去,想法子打听一下,昨夜金元宗和李承恩喝酒是如何情形,还有今日两人有没有做什么。这几日都想法子找人盯着些。”玉秀让柳絮回建昌县城去打听。

    两人就算心里没把自己兄妹四个放眼里,明面上也不敢明火执仗就上门。那么,要防的,自然是暗地里有什么动作。李承恩不是有耐心的人,金元宗很快要回京复命。他们在建昌县都待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九娘和柳絮都是风尘打滚多年的,玉秀又让两人要舍得花银子,所以,在建昌县城里,她们三教九流也都认识一些。

    柳絮知道这事要紧,答应一声,匆匆忙忙又赶回建昌县去打听。

    玉秀想了半晌,叫富贵来,让他去找钱掌柜传了些话。

    这日下午,王府田庄中一派热闹。

    李承允宴请金元宗,李承恩和武知县作陪。李承允又特意从芙蓉楼请了女妓席间弹唱陪酒,一时间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酒喝到一半,小北走进厅中,与李承允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李承允为难地看了金元宗半晌,还未说话,外面已经吵了起来,哭声喊声吵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外面是怎么回事?”李承恩对于李承允的热闹,还是很爱看的。

    “我失陪片刻,出去看看。”李承允示意小北推自己出门,又吩咐厅中的女妓,“你们好好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腿脚不便,这要有什么事可如何是好?还是我们陪你出去看吧。什么人这么大胆,竟敢在王府田庄外吵闹。”李承恩一副共进退的样子,放下杯子就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厅门处,他有转身招呼,“武知县,你是建昌父母官,不如一同出去看看?”

    武知县避不过只好跟着出门。

    李承允对金元宗苦笑,“金主事,这事……料来无妨,您先在厅中稍候,我去看看。若有事再派人请您吧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听他这话意,外面吵闹的人是冲着自己来的?

    他当然不肯干坐着,“赶在王府别庄前闹事,必是刁民无疑。下官同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真有什么事,金主事也不用担心。”李承允安慰了一句,金元宗已经听到外面吵闹得更厉害,心下疑惑,快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外面,只有一群人,领头的竟然是个穿着圆领长衫、一副书生打扮,看着就是有功名在身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众位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,我家公子稍候就出来见大家。”丁三爷正带着人在门口拦着。

    “丁三,出了什么事?”李承恩人未到声先至,“你们有何事,可以先跟本公子说。”

    围在大门口的人不认识李承恩,李承恩所带的侍从马上上前说道,“这是靖王府二公子,最是爱民如子,你们有什么委屈,都可跟我们二公子说。”

    很快,武知县、金元宗和李承允也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李承允坐在轮椅上,小北推着上前,“众位有什么事,不如先到庄子里说?”

    李承允在建昌待了这些时候,众人都知道靖王府大公子腿脚不便,所以一看就知道是他了。

    那领头的青年男子看看李承恩,又看看李承允,长揖朗声说,“在下砚山县秀才王彬,参见大公子、二公子。斗胆上门,实在是想着在建昌县境内,除了求大公子外,没别人能为在下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恩一听是来求李承允做主的,有些无趣,他本来还想看李承允的笑话呢。

    李承允谦和地虚扶一把,指着李承恩说道,“看先生是有功名在身的,请勿多礼,若有尽心处,自当尽心。这是我二弟,若先生真有何事是我们兄弟不能相帮的,我二弟回明州时也可禀明父亲。”

    他又指了指金元宗和武知县,“刚好武知县也在,他是建昌县父母官。这位金主事是京中来的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书生一听是京中来的大人,指着金元宗问道,“你就是昨日刚来建昌县的金元宗金主事?”

    被一个秀才功名的书生直呼其名,金元宗皱了皱眉,“正是本官,你有……”他刚想问王彬有何事。

    那王彬走上几步,忽然扑上前吐了一口唾沫,一手揪住金元宗的衣领,一手举起拳头就打,“我打死你!打死你个仗势欺人的王八蛋!”

    王府田庄的大门就那么点大,金元宗被王彬拖到门槛处,门槛内外是丁三爷带的田庄里的随从护卫。

    众人猝不及防,金元宗自己也没想到这出,一下脸上就被打了好几拳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丁三爷连忙带人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金元宗带的随从站在门槛里,看到自家老爷被打,自然要冲出来护人。

    李承恩和武知县也不能干看着,都招呼带来的小人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结果救人的在门口挤成一堆,谁也出不去。

    丁三爷带的人倒是能拖到金元宗,可一群人有往外拉的,有往里拉的,门里还有往外推人的。就看到几十只手臂在挥舞,一群人互相遮挡,想插手都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等金元宗好不容易从人堆里被拉出来,样子已经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六月天气渐热,他穿的是夏布裁剪的衣裳,现在一身常服被拉成破布条,一只袖子都不见了。头上发带掉了,发髻松散。脸上鼻青脸肿,鼻血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王彬看着瘦削,力气居然不小,他站起来的样子,虽然圆领长袍也破了,可跟金元宗一比,样子好多了。

    金元宗因为是来赴宴的,他那些卫队之类都没带,就带了几个随从轻车简从而来。

    他一身狼狈地被自己的随从护住,再好的涵养也没了,指着王彬怒声道,“把他……把这刁民给我抓起来,打!”

    殴打朝廷命官,这罪名可不小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