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章 门前问案

    金元宗带来的随从就要上前抓人。

    跟王彬同来的男女老少都有,挤在前面的都是学子打扮。

    众人还未说话,官道上又有一群人来到王府田庄,这次来的人,却都是武生打扮,箭袖长衫。

    与王彬一起来的人里,就有人招呼,“钦差打死人啦!钦差纵奴行凶!”

    有人悲呼,“圣上英明,都是坏在这种小人之手!”

    “金元宗欺负我江南无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讲理还打人?”那群武生可不是文弱书生,听到这群书生的话,上来拳脚一挥,金元宗的几个随从一下就被打得哇哇乱叫了。

    武知县看着面前这些人,觉得有点头疼。先来一群文秀才,又来一群武秀才,这到底是闹哪出啊?

    王彬大叫,“金元宗,你私藏御宝,辜负皇恩,草菅人命!你就算打死我,江南士林也看清你的真面目了!我今日就撞死在门前,以血鸣冤!”

    他又转向李承允和李承恩叫道,“我真是瞎了眼,竟然相信靖王府公正清明、爱民如子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李承允越众而出,“都住手!我是靖王之子李承允,你们既然有理,何不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他又转向金元宗说道,“金主事,这人莫不是对你有误会?不如我们先听听他如何说?”

    他这里刚说慢着,那边丁三已经带人挡在王彬和金元宗的随从之间。

    来的人听说他是靖王府大公子,就有人拉住了王彬,“大公子谦和明理,你何不先当着大公子的面,把前因后果说清楚?”

    金元宗这顿打挨得莫名其妙,总觉得事情不对,可李承允这么说,他若不听就是驳了李承允的颜面,而且也显得他心虚。

    他昨日刚到建昌,想做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吧?更何况他这一路,可算是最低调的钦差了。官场应酬往来,收礼在所难免,可什么草菅人命、私藏御宝,简直是子虚乌有!

    若是不让这书生说,还显得自己心虚了,他寒声说道,“大公子说的是,不让这秀才说话,倒显得本官理亏了!”

    “武知县,不如就由你来问吧?二弟,我们旁听如何?”李承允温声安排。

    李承恩有些不忿被他压住了气势,这些人,竟然只知道靖王府大公子,而不知道自己这堂堂二公子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李承允经常在五味茶楼与文人学子们谈学论道,在各处游玩时也多有扶危救困之举,提起靖王府大公子,谁不是尊敬有加?

    李承恩,在明州的达官贵人中无人不知。而李承允,却是在士人和百姓中扬名。

    丁三做事很麻利,随着李承允的吩咐,让人搬了几案就摆放在田庄的大门口,李承允、李承恩和金元宗坐在一旁,另一边站着王彬一群人。

    田庄门前,沿路点了十几个大火把,霎时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武知县硬着头皮坐到案几后,想摸一把惊堂木,才想起这可不是建昌县大堂,他咳了一声,“王彬,你刚才说金大人草菅人命,这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王彬大声说道,“禀告大人,在下有一红颜知己,名叫芸娘,是建昌县百花楼中的姑娘。今日在下去百花楼探望时,众人都说是昨夜被带出楼后再未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承恩和金元宗一听是百花楼的女妓,不由皱眉。尤其是李承恩,他忽然想起早上的那个女妓。

    这王彬倒是好口才,说着自己与那女妓如何相得,今日想去为她赎身,却听说已被带走,“楼里的妈妈说芸娘被赎身了,可芸娘与在下有约,怎么忽然变心?在下不死心,就打听着找到客栈,才知道那里是二公子和金大人下榻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想客栈中的随从打听,众人去都说未见过一个女子。后来……后来在下在客栈客房后窗下,捡到了一方帕子,正是芸娘所用之物!”

    王彬掏出一方绢帕,左下角有一小小的芸字,绢帕上用红色胭脂,写着大大的“救命”二字!

    “若芸娘无事,为何要在帕上写救命二字?在下喊了几声,却无声响,想走进院中查看,又被拦住!芸娘只是一个青楼女子,金大人为何要杀她?在下又去找昨夜与芸娘同去的女子探问,她说金大人晚上高兴,赏了不少东西。芸娘赏的东西里,就有红色胭脂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就拿着这方绢帕到脂粉铺子询问,大家都是不认识,最后问到露花香铺子,那家掌柜的一看,惊呼这胭脂是今年露花香特意制作,只供给宫中的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一声,金元宗竟然拿供给后妃所用的东西,随意赏赐给一个青楼女子?

    “在下想,这必是金元宗昨夜酒醉,今晨酒醒后怕这大不敬的罪名败露,就杀了芸娘灭口!”

    金元宗开始听王彬说芸娘如何,只觉荒谬无比,听到最后,却是脸色惊变!

    “你胡说!什么芸娘雨娘的,本官压根不知道!”金元宗这辩驳,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“那你敢说昨夜没有找百花楼的姑娘?”

    金元宗看看李承恩,咬牙说道,“昨夜本官与二公子在客栈饮酒,只叫了两个唱曲的助兴!因为天色太晚,念她们归途不便,就留她们在客栈歇了一晚,今日一早赏了银子,让她们回去了。是让随从随意找的,哪知是哪里的姑娘?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让众人哄笑起来,大家都是男人,叫了两个唱曲的姑娘,留人家住一夜?金元宗当他自己是柳下惠啊!

    金元宗听到这哄笑,硬是咬牙不认。虽说官场应酬往来大家心知肚明,但是传出钦差**之事,是要被御史台弹劾的!

    “二公子,金大人说您昨夜也在场,可知昨夜之事?”武知县只好又问李承恩。

    李承恩听到王彬的话,已经脸色一变,难道早上那个女妓,就是王彬口中的芸娘?听到武知县询问,他看看金元宗,“昨夜我和金大人饮酒,为尽地主之谊,让人叫了几个姑娘来弹琴唱曲。今日一早,就都回去了。”找本站请搜索“6毛”或输入网址:.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