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章 外来和尚步难行

    心思电转间,李承恩知道自己让人去赎人的事,一定要瞒下。不然王彬要是知道芸娘是自己杀死的,那就要咬着自己不放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瞒下赎人的事,金元宗就苦了。李承恩的话证明他们昨夜确实从百花楼叫了女妓来,可留下的两个女妓,只回去了一个。

    青楼女的命,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是一群秀才在讨说法,这其中还牵涉到金元宗擅用贡品之事,金元宗又是钦差身份。

    武知县这个七品知县,没法做主了。

    这事,放眼明州,也只有靖王爷才能压得住。

    李承允的这一场接风宴,就这样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为示公正,李承允邀王彬和金元宗都歇在王府田庄,明日一早启程回明州。

    至于王彬所告的芸娘失踪之事。李承允、李承恩和武知县派人跟随,顺便去客栈里搜查芸娘尸身。

    金元宗在田庄里住了单独的一进院落,因为客院就是李承允先生唐赫章的住处,送他到院落的丁三爷,很委婉地提醒:唐先生不喜人打扰,也不喜欢在附近听到喧闹声。

    金元宗只能待在院落里,一步都不能出去。他有心派人出去打听王彬等人底细,却不知该找谁才好。

    李承允与他没什么交情,他也不能指望李承允为他摆平王彬。

    李承恩与他倒是有点交情了,可昨夜他挑唆的计划,还未能实行。

    两人还只是两只各自蹦跶的蚱蜢,没拴在一根绳上。李承恩又不是傻子,就算有心算计颜家,在明州府境内,靖王府二公子比他金元宗行事方便,没有他也能成事,自然不会为他冒风险。

    客栈里的侍卫等人,都不是他的心腹。而他带来的几个心腹,都留在田庄了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可以出门,但出门后有什么用?满大街打听事情?

    武知县官微言轻,金元宗原本并没把他放眼里,等现在他觉得武知县值钱了,攀不到了。

    外来的和尚,在这里没有根基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金元宗是官场老手,知道这事必定是有心人的安排。

    今日出面首告的是王彬,听他话语,跟那失踪的女妓芸娘应该是相识。可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头上,还如此大胆指控,背后必定有人。

    能煽动这么多士林中人,背后之人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明州境内有这势力的人当然不少,比如靖王府内的人。可是,自己来到明州后就直奔东屏村,都未与这边官员打交道,明州这里谁会害他?

    难道是京中的对手,跟到明州来布局?

    金元宗身在官场,再圆滑,也难免会有政敌和对手。

    户部有三个主事,户部尚书告老后,大家都猜会是左右侍郎中的一个顶上,那空出来的侍郎之位,就是他们三个主事中的一个顶上。

    金元宗是仓部主事,因做事灵活善于逢迎,很得上司赏识。若是有空缺,极可能升他为侍郎。为此,他们三个主事都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难道是那些人的安排?可细思之后,觉得不可能。那两个主事的手,怎么可能有这么长,能伸到明州来?

    事情怎么如此之巧?那女妓怎么就不见了呢?

    金元宗一夜未眠,想破了头,也想不出到底是谁会布局害他。六月初夏,田庄中晚上凉爽宜人,还得盖层薄被,可金元宗愣是出了一夜的汗。

    第二天,芸娘搜查之事有了进展。

    在云昌镇外官道边的一处荒山上,有两个砍柴人发现女子尸身,找百花楼的人来认后,确认这女尸就是芸娘。

    六月天气炎热,尸身已经微微发臭,但没有变形。

    武知县来到现场,带了仵作验尸。仵作仔细查看后,看芸娘神情惊恐,胸前一个血洞,显然是一刀毙命。芸娘的袖袋里还有一些碎银,确定不是被人劫财而杀。最后,在芸娘的身上,找到了两盒胭脂。

    武知县看那两盒胭脂都是白色瓷盒,盒子正面有“露花香”三字。

    这露花香三个字,却不是时下的草书楷书,而是完全和时下不同的。这三个字,竟然是用花鸟图案环绕拼成。白色瓷盒,衬着鸟蝶飘飞、花草环绕,字、画融于一体,粗看是一副花鸟画,细看却是三个字,两者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因为这处离东屏村不远,武知县让差役拿了两盒胭脂去东屏村颜家作坊。

    很快,颜家管事富贵跟着差役赶来,禀报说这两盒胭脂是颜家为了皇家采买而特制的贡品。“禀告老父母,这几盒胭脂因为原料采集不易,一共只做了二十盒,是金大人采买之外,特意制作的贡品。昨日都交给了钦差金大人。作坊里有账目为证。”

    他又指着那胭脂盒说,“这盒子也是特制的,这上面的字样,还是我家小郎君撰写后,送到瓷窑去烧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郎君和娘子听说有女子被杀抛尸荒野,心生同情。两位娘子让小的带了银子来,给这女子买副棺材,也好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富贵说着,拿了一张银票,“这事拜托老父母安排。”

    武知县从师爷手里拿过银票一看,居然是二百两,一副厚棺木也就几两银子,明白这其他的银子就是孝敬自己了。

    富贵又躬身说,“郎君听说这事,因为这女尸身上有我家特制的胭脂之物,心中有些惶恐,不知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何况武知县与颜家早就相熟了。

    颜家专门为皇家所做的胭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探听消息,当众他自然不好多说,就跟师爷使了个脸色。

    那师爷也是机灵的,走到富贵身边,低声道,“让颜大郎放心,这事和颜家无关。昨夜在王府田庄,有秀才告了京里来的金大人,说他草菅人命、擅动贡品。现在连尸身都有了,估摸着今日就要去明州,让靖王爷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富贵听了松了口气,擦擦额头的汗,又塞了个钱袋给师爷,“这点钱,师爷给大家买些酒吃,去去晦气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离家出走后,建昌县衙上下最喜欢的就是颜大郎和颜家人了,凡是和颜家稍有沾边之事,总是异常热忱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